火吻第17节

蒲斯沅的眸光微微一闪。

他一动不动地看着她的神态和动作。

当时间滴答流逝,他最终却也并没有说什么。

歌琰将那颗水珠在指尖轻轻捻了捻,而后低声问道:“伊娃她们人呢?”

他朝左边的那间牢房一抬下巴:“我已经把四间房间里被关押着的女孩们全部都放了出来,并把她们都暂时先集中在了伊娃她们这间。”

歌琰:“一共有多少人?”

蒲斯沅:“二十九人。”

歌琰蹙了蹙眉:“才二十九个人?”

他点了下头,再看了一眼她身后的楼梯。

歌琰瞬间明白了他的意思。

如果安全地遗留在这一层的女孩们总共只有二十九人,那么可能其他牢房里被带到上面楼层的女孩会有不少的数目。

“走。”她从身后拿出了两把从看守者们身上顺走的枪扔给他,“在他们发现这一层的问题之前,我们必须先解决他们。”

这个组织的领导者或许觉得这些手无缚鸡之力的女孩们根本没法儿闹出什么动静来,于是在最初设计整个组织架构的时候,对这最底层的管理安排最为松懈。

而这恰好给了他们绝佳的钻漏洞的机会,能够在解决上面楼层的所有人之前,先把伊娃她们暂时安置在这个无人打扰的相对安全的地方。

沿着楼梯慢慢向负五层前进的时候,歌琰忽然想到了什么,于是她转过头问蒲斯沅:“你刚刚在其他几间牢房里,有看到过伊娃的朋友乔伊吗?一个红头发、脸上有雀斑和痣的女孩儿。”

蒲斯沅:“没有。”

歌琰并不知道他拥有着过目不忘的记忆力,但凡看一眼,无论是人的皮相还是繁复的数据都可以牢记于心。于是,她还怀抱着一丝侥幸的心理,想着可能是他刚刚不够仔细去观察那些女孩子们,或许乔伊现在已经在下面的牢房里和伊娃团聚了。

他们从负六层走到负五层,只花了约摸一分钟左右的时间。在快要进入负五层的时候,歌琰靠在楼梯的拐角旁仔细听了听,压着嗓子道:“好像没人在,好安静。”

蒲斯沅落在她后面一格台阶,闻言淡声回:“有,但最多一两个。”

歌琰一听这话,想着一两个对她来说可不是小菜一碟的事,刚想直接翻上去正面硬刚,忽然被蒲斯沅轻轻地拽了一下衣袖。

她回过头时,他已然松开了手。

他也没打算解释什么,这时从她的身后直接绕到了她的身边,并准备继续往上走。

她注视着他几秒,似笑非笑地说:“怎么,刚刚被我押了两秒不服,要先上去出风头?”

他脚步不停,这时已经踏上了负五层的地面:“先别上来。”

歌琰其实也就是开开玩笑,并无所谓谁先上去动手,反正最后要达到的最终目的是清楼,既然他想主攻,她也不是不能配合一下。

于是她百无聊赖地靠在楼梯边把玩手里的枪,等了大约快有五分钟左右,她发现上面还是一点儿动静都没有,蒲斯沅也没过来叫她上去。

歌琰终于有点儿忍不住了,她在原地犹豫了三秒,决定翻身而上。

整个负五层的格局和负六层完全不一样。

负五层的格局设计颇有一些艺术馆的味道,用一条长廊连接着楼层的首尾。然后入口处是一扇黑色的大铁门,整条长廊像一条黑色巨蟒那样蜿蜒盘踞着,铁门口则有两个看守者。

而此时,这两个看守者都已经静静地躺倒在了地面上,了无生息。

歌琰走到他们的身边,发现他们身上的铁门钥匙已经被取走了。于是她没有犹豫,直接跨过了地上的尸体,进入到了黑色大门中。

令她感到很意外的是,面前的这条长廊里此刻漆黑一片,几乎伸手不见五指,而且整条走廊都极其地安静且寒冷。

毫不夸张地说,这里简直像一个空置的冰窖一样。

歌琰咬着牙、不断地揉搓着自己的手臂,心里不免感到了一丝疑惑——五分钟之前蒲斯沅就上来了,而且也已经解决了门口的看守者,显然他应该早已利用这段时间拿下了这一层,那为什么走廊里还会不留灯呢?

而且,这里为什么会那么冷?

歌琰处在这反常得连一根针掉落在地上都听得见的寂静之中,又联想到之前威尔所说的“展示区”,心里不好的预感越来越强烈。

所以,她一直都站在大门边,暂时没有继续往前走。但同一时刻,她伸出了一只手,试图在门边的墙壁上摩挲走廊灯的开关。

很快,她就摸到了一个类似走廊灯的按钮。

在她快要按下按钮的那一刻,忽然有另外一只手悄悄地附着在了她的手背上、阻止了她的动作。

那只手的温度,不像那人的外表那样冰冷,而是从手掌心就在传递着温热。他的手掌比她要大上一些,几乎完全盖住了她的整只手,让她没有办法再继续按开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