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吻第18节

刚刚从负六层上来的时候,歌琰其实还有些疑惑,为什么这一层只有区区两个看守者。

直到这一刻,她才恍然——因为这一层里没有拥有生命迹象的人,所以并不需要人来看管。

一条冰冷极寒放满了尸体的长廊,平日里也不会有人想要上来。

整条长廊里,此刻只有她和蒲斯沅两个人的脚步声,她想要快一些离开这里,却发现这条长廊比她想象的要更长。

在这个密闭的空间里,每走一步,都是痛不欲生的煎熬。

终于,他们快要走出这条长廊了。

前方尽头的门已经近在咫尺,歌琰加快了步子,想要上前推门,却发现她身边的蒲斯沅似乎因为看到了什么,步子几不可见地顿了一下。

她敏锐地捕捉到了这一个卡顿,然后也跟着停下脚步,顺着他的视线朝左手边的墙上看去。

然后,她的目光猛地颤了颤。

这面墙上也挂着一个女孩儿。

女孩拥有着和她颜色相近的发色,左眼下面有颗痣,脸上有一点点小雀斑。很容易就能让人联想到,她笑起来的时候,有多么地可爱。

她的左手臂似乎是被人硬生生砍断的,而她的尸体上,此刻只留有双腿和右臂。

虽然歌琰在此之前从未见过这个女孩,但她能够确认,她就是乔伊,是伊娃的好朋友。

歌琰看了几秒,再也没有办法继续看下去。

因为这张脸,不仅会让她想到伊娃,更会让她不可自拔地想起另外一个人。

而那个人,是她日日夜夜都在追寻的星星,是支撑她在颠沛流离中活在这个世界上的光源。

所以,哪怕再看一眼,她都担心自己会失去理智,彻底毁了这个炼狱。

而此时,她并没有发现,蒲斯沅始终在她的身后静静地注视着她。

良久,歌琰深呼吸了一口气。她转过头,握住了大门的把手。

下一秒,她听到沉默了一整条长廊的蒲斯沅在她的耳后低声开了口。

“伊娃永远不会知道,乔伊是这样去世的。”他看着她的背影,“我会告诉她,乔伊去了一个满是鲜花的地方,那里没有痛苦和罪恶。”

以后,总有一天,她们总会再次在阳光下相逢。

那个时候,只有笑,没有泪。

歌琰的手紧紧地扣着门把手。

半晌,她哑声回了一个“好”。

-

离开负五层的长廊,往负四层走的时候,歌琰听到楼上的人声渐渐开始多了起来。

所谓的“实况区”,经营原理应该就是应“客户”的要求进行现场拍摄录制。这些受众“客户”不需要亲临现场,也不需要冒着被抓的风险买走女孩。他们只需要通过暗网,就可以当场满足自己所有变态和泯灭人性的兽|欲。

歌琰从最开始进入到这个“巢穴”的时候,心里就憋着一股子无法输出的邪火。而这股火,在经历了刚刚负五层触目惊心的场景后,已经临近分崩离析的边缘。

也因此,她完全没有和蒲斯沅商量,一上负四层,就直接拔出枪爆了两个看守者的头。

她从楼梯口开始,一路推进。一手拿匕首、一手拿枪,每一个企图对她开枪射击的人,在按下扳机之前,就已经瞪大着双眼倒在了地上。

她的枪法又快又狠,用刀的动作也毫不留情。

而蒲斯沅就这么落在她身后隔着几米的距离,悄声无息地帮她处理她没有完全击杀的残渣。

唯一的好消息可能是——因为这里每一层的分工布局都截然不同,所以这里上一层和下一层之间的隔音效果相当好。即便歌琰在负四层闹出了很大的动静,上面负三层的人也似乎毫无察觉。

歌琰手起刀落,在十分钟之内就结束了她的所有行动。

当整个负四层都被清理完成后,她手上拿着的枪里已经没有了弹药,她面无表情地将枪扔在了地上,想要开门进里面还在传出声音的封闭房间。

然而,当她的手才刚放到房间的门把手上时,她的肩膀上忽然落下了几块布状的东西。

歌琰回头一看,发现是蒲斯沅从楼层中央的桌面上抽走了这些桌布。

他没有去扯犯罪者身上的衣服,而是拿了这些桌布。

他想让她等会用桌布包裹住那些被胁迫拍摄视频的女孩们。

歌琰看着离她有两步远的蒲斯沅,冲他微微一点头,然后开门进了房间。

房间里的情景根本不堪入目。

一个赤|裸的瘦弱女孩,浑身上下都是被鞭打过的痕迹。而此刻,她的身边有两个男人正在施加着对她的暴行,与此同时,还有一台摄像机从正前方拍摄着他们。

那个女孩脸上的泪渍已经干竭,此刻她的表情就如死亡般的麻木不仁。

她甚至连声音都没有发出来。

歌琰咬了咬牙,在那两个男人还惊诧地愣在原地的时候,抬手就用匕首破坏了那台摄像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