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吻第19节

他人本来就高大,此刻身体投射下来的阴影,几乎将她整个人都笼了进去。

一瞬间极具压迫感。

歌琰虽然一点儿都不怕他,但这时想了想,还是停了步子,仰头望着他,似笑非笑地说:“我只是想上去视察一下你的行动成果。”

蒲斯沅的脸上没什么表情,他这时侧目看了一眼那些裹着桌布的女孩,又转过头看向她,薄唇轻启:“大开杀戒并不能改变她们过去的遭遇。”

歌琰的眼睛里也没了笑:“但至少可以替她们出了这一口噩梦的气。”

“她们需要的不是出气。”他一字一句地说,“而是从现在开始重新开启未来的勇气。”

歌琰原本还想说些什么,甚至想试着强硬地突破他的阻拦。但听到这句话后,她咬了咬牙,停下了手里的动作。

蒲斯沅看着她,又道:“CIA的人现在在外面。”

她眸色一动:“他们自己找来的?”

蒲斯沅敛了下眸子:“你怎么知道不是我叫来的?”

她耸了耸肩:“如果是你和你的组员叫来的,你就不会还安着好心站在这儿不让我上去,你应该希望我一路往上冲,然后直接掉进他们的包围圈去见上帝。”

而且,她知道,他的通讯设备在他刚刚上楼的时候,其实已经恢复了。

他已经和他的组员重新取得了联络,制定了计划,同时才能得知CIA也来到了这里的讯息。

那么,他现在堵在这里不让她上去,显然是有一些和她之间的对话,想仅止于这个一层之隔却无法接收到外界讯号的地方。

这个负四层的楼梯拐角,就像是他们两个人的安全屋。

与世隔离,无人能扰。

静默片刻,歌琰又开口问道:“这位死神先生,请问你想和我说什么悄悄话?”

蒲斯沅的眸色在灯光下看不清深浅:“你的条件。”

“嗯?”因为他说话的音调很低,她一时没能太听清,于是自然而然地就往上走了一格台阶。

也因此,她和他之间的距离忽然便缩小了一大截,她的额头几乎都要触碰到他的脖颈。

因为距离近的缘故,她甚至能够闻到他身上淡淡的香味。

像是雪松的味道。

冷冽,却澄澈干净。

蒲斯沅的喉结不由自主地慢慢翻滚了一下。

而后,他敛了下眸子,微微侧过脸,冷声说:“你在车上说,你帮我完成这里的任务,要我答应你一个条件。”

她怔了一下,然后弯起了嘴角:“哟,没看出来,你还挺言而有信的,我还以为你会逃票呢。”

他没搭理她的调侃,只是静静地等候着她的下文。

“既然你开了口,我就不会和你客气了。”

她虽然是笑着的,但眼底深处却蕴着一抹阴霾,“我希望你能够帮我找一个人。毕竟作为黑客界的永恒传说,想要通过互联网在这个地球上掘地三尺找个人,应该没有人比你更适合了。”

蒲斯沅听完她的话,并没有开口答应,但也没有拒绝。

她也不着急,就这么仰头望着他。

等了一会儿,她听到他淡冷的声音响起在耳廓边:“刚刚交易区的人坦白,负三层有一条特设的逃生通道,不通过负二层、负一层以及一层,能够直接通向别墅外的树林里。”

歌琰听罢,漂亮的眼珠微微一转:“噢,然后呢?”

蒲斯沅轻蹙了下眉头,一时没有回话。

她的两只手背在身后,这时往后退了一格又一格,直到落到台阶的正下方。

然后,她闭了闭眼,长吁了一口气:“我并不是不能够一次又一次地在CIA的眼皮子底下金蝉脱壳,这也的确是我这些年来一直都在做的事,亡命天涯也已经成为了我生活中的一部分。”

“况且,今天还有你和你的组员打掩护,我相信我一定可以比以往的任何一次都逃脱得更加顺利轻松。”

歌琰顿了顿,声音一下子低了下来:“可是,我不想逃了,我有点儿累了。”

“因为该逃的那个人从来都不是我。”

“该受到惩罚的那个人不是我,应该被除名的那个人不是我,真正背信弃义、违背正义的人也不是我。每天需要躲躲藏藏地生活在黑暗里、不能光明正大地走在这个世界的阳光下的人,更不应该是我。”

她在说这些的时候,往日里身上那些艳丽的、明媚的、张扬的东西,一瞬间全部都像被风吹熄了的蜡烛,再也找不到一点光亮。

他认识她至今,从未见过她像现在这样。

她在他的面前,就这一瞬间,卸下了她身上所有的伪装和防备。

“你知道吗?”歌琰这时又再次笑了起来,“我其实还挺羡慕你的。”

“我也想重新拥有一个光明磊落的身份,可以名正言顺地去替这个世界上的普通人背负和抵御黑暗的侵蚀。这曾经对我来说,是我比自己的生命都看得更重要的东西,是我的信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