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吻第20节

“噢对了。”歌琰想了想,又补充道,“不高兴姐姐呢,其实是个哥哥,之前是为了不让你们对他产生害怕抵触的情绪,才特意把他的性别转了转。”

姑娘们听到这话,都面面相觑了几秒,然后又忍不住笑了起来:“无论是哥哥还是姐姐,他对我们很温柔。”

“嗯。”歌琰勾了勾唇,想到了那人手掌心的温度,“不张嘴的时候,他是挺温柔。”

在歌琰要去负五层的长廊之前,伊娃从人群中跑过来,轻轻地拉住了她的手。

“歌琰姐姐。”伊娃用小鹿般湿漉漉的大眼睛看着她,“你刚刚在上面,有看到乔伊吗?”

一听到这个名字,歌琰的心就忍不住抽痛了一下。

深呼吸了一口气,她微微弯下腰,揉了揉伊娃的额发:“因为一些原因,乔伊已经离开这里了,不过她给你留了一张纸条噢。”

伊娃:“她说什么了?”

“乔伊说。”歌琰笑了笑,慢声道,“她去了一个很美好的地方,那里都是阳光和鲜花,没有痛苦和伤病。她还说,她会在那里想念你、等着你,因为以后总有一天,你也会去到那里,再次见到她的。但是在此之前,你一定要继续好好生活,保护好你自己。”

伊娃听完这段话,一下子垂下头,沉默了下来。

过了一会儿,伊娃再次抬起头,眼眶却已经红了:“歌琰姐姐,乔伊去了天堂,是吗?”

歌琰没有说话,她低下头,轻吻了一下伊娃的额头。

伊娃闭上眼睛,眼角慢慢地滚落下了大颗大颗的眼泪。

“亲爱的,天堂其实并不遥远。”

歌琰抬起手,轻轻地抹去了伊娃眼角的眼泪,“因为每一个善良的好人,或早或晚,总会去到那里。”

-

片刻后,歌琰重新回到了那条冰冷得没有一丝温度的长廊里。

她将浴巾放在地上,然后开始从长廊最前端的墙壁上解开少女的尸体。每当她将一具尸体放到地面上时,她都会拿起一条浴巾,完整地盖住少女赤|裸的尸体。

她已经尽量避免让自己去看那些少女们的脸,也尽量不要去感受那些尸体的重量。只是,在重复松绑和搬运的过程中,她的眼尾还是悄声无息地红了。

整条长廊里此刻只有她一个人动作时带出的沙沙的声音,而余音回响在长廊里,一直散落到了尽头。

在这里,连时间都仿佛静止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歌琰听到长廊尽头的大门被人推开了。随后,走进来了一些身穿shadow黑色制服的女性们。

童佳走在队伍的最前面,当她看到长廊里的景象后,她的眼眶瞬间就红了。

在原地站了一会儿,她抬手抹了一下眼睛,然后对身后的同事们做了一个手势,那些同事们便立刻开始和歌琰做起同样的事情来。

歌琰听着耳后细碎的人声,加快了手里的动作。

等她将她这一边最后一具尸体从墙壁上放下来后,她看到一个有着乌黑的大眼睛、留着黑色短头发的女孩子走到了她的跟前。

歌琰将浴巾盖在少女的尸体上,然后从地上站了起来。

没等对方开口说话,她率先浅笑着问道:“死神先生的组员,是么?”

童佳看着她,张了张嘴,然后顿了一下,点了点头。

歌琰:“能麻烦你帮我把他叫进来吗?我有些话想要对他说。”

童佳咬了咬唇,似乎有一瞬的犹豫。但很快,她还是转过身,准备朝门外走去。

走了没两步,童佳又回过了头,一字一句地对歌琰说:“你如果现在走,还是来得及的,cia的人还留在负一层和负二层。徐晟暂且在上面堵着他们,没有让他们下来。”

歌琰听罢,弯着嘴角歪了歪头。

“谢谢你。”她说。

见她依旧没有要离开的意思,童佳低低地叹了口气,打开了长廊尽头的大门。

歌琰站在门边上,静静地注视着此刻已经恢复雪白无物的长廊壁。

过了一会儿,大门又被重新打开,蒲斯沅一个人信步走了进来。

他已经换下了潜伏时穿着的绿色连衣裙和板鞋,穿回了平日里的黑色制服以及黑色高帮靴。

正统英气的装扮,将他整个人衬得更为丰神俊朗,让人根本移不开眼。

歌琰看着他走到自己的面前,冲他一抬下巴,还有闲心和他开玩笑:“能够在上路之前再看一眼你这张不高兴的脸,还是挺赏心悦目的。”

蒲斯沅面无表情地看着她,没有搭她的这句话。

“我要你帮忙找的人,是我的亲妹妹。”

歌琰这时顿了顿,不徐不缓地对他说:“她叫歌芊芊,她有着和我一样颜色的短发,脸上有一些小雀斑,笑起来有小虎牙,她和乔伊长得有一些相似。很多年前,在一次突发的暴恐袭击中,她和我走散了,不知道去了哪里,但我坚信她一定还在这个世界上的某一个地方平安地活着。只是我找了她很久,用了很多种方法,最后还是没有能够找到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