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吻第22节

歌琰弯着嘴角笑:“不客气,以后一定要注意保护好自己,别再让爸爸妈妈担心啦。”

“嗯!”伊娃用力地点了点头,又说,“你和不高兴哥哥,都是很好很好的人。”

她听到这话,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正在她身后低声和Shadow的人说话的蒲斯沅。

他英俊的脸庞上依然是如常般沉静的神态,就仿佛刚刚做了那么多,救了自己、救了那么多人的,根本不是他一般。

伊娃这时轻轻地拽了一下她的衣袖,大眼睛忽闪忽闪地说:“歌琰姐姐,我有个小秘密要告诉你,你要听吗?”

她饶有兴致地蹲了下来,拉着小姑娘的手,耐心地问:“什么?”

伊娃看了一眼她身后的蒲斯沅,然后神秘兮兮地用手掌贴在了自己的嘴唇边,靠在她的耳边,压着嗓子告诉她:“我刚才问了不高兴哥哥,他说他没有女朋友。”

说完这句话,伊娃便冲她眨了下眼睛,然后在她的脸颊上“吧唧”亲了一大口,转过身跑回了救护车。

歌琰感受着脸颊上湿漉漉的唇印,有些哭笑不得地看着小姑娘鬼灵精怪的背影。她好不容易把小姑娘的这句话消化完,才从地上重新站了起来。

然后一回头,就看到了静立在她身后的不高兴哥哥本人。

一对上他的眼睛,歌琰就有些不自然地别开了脸:“……我坐哪辆车回你们那去接受审问啊?”

他看了她一眼,这时拉开了他自己这辆车的车后座。

歌琰没再和他进行目光接触,这时一低头,直接敏捷地钻进了越野车宽敞的车后座。

她本来以为他会坐在前面开车,或者是坐在副驾驶座。可谁知道,过了两秒,她就看到一条被黑裤子包裹着的大长腿出现在了她的身侧。

歌琰张了张嘴,看向了关上车门坐在她右手边的蒲斯沅。

言锡和童佳这时也一左一右地上了前面的驾驶座和副驾驶座,一向话唠的言锡此刻仿佛是哑巴了一样,从发动车子到把车开出去,全程都没有开口说过一句话。

安静得有些诡异的车内氛围里,倒是歌琰先有点儿坐不住了。她低低地咳嗽了一声,看向坐在副驾驶座上正在眼观鼻鼻观心地低头记录案件报告的童佳:“这位妹妹。”

童佳转过头看着她,好脾气地说:“我叫童佳。”

“好,童佳。”她呼吸了一口气,试探性地问道,“我不是嫌疑人么?你们,都不用给我戴个手铐、绑个绳子什么的?”

此话一出,正在开车的言锡下意识地一松方向盘,整辆车子很明显地扭了一下。

童佳抬手揉了揉太阳穴,看了一眼在驾驶座上装死的言锡,又看了一眼在后座上面无表情的蒲斯沅,斟酌言辞:“嗯……不用。”

整个Shadow最厉害的人就在这辆车上,你要是有个轻举妄动,不是分分钟就能把你给镇下来?还需要绳子和手铐么?

只是,这位最厉害的人,压根就没把你当成犯人,那些说你是血蝎子的嫌疑人和当事人之类的话,全都是说给JC听的屁话,人家根本就不想铐你。

童佳心想。

歌琰听了这话,还想再搭一句什么,就听到身边那位冰山开了口:“闭嘴。”

“……”

她翻了个白眼,只能收回了自己跃跃欲试的嘴。

然后过了一会儿,她目光一动,便看到一只白皙纤长的手正面朝上摊开着轻轻地伸到了她的手边。

这个动作,如果她没有理解错的话,似乎是要她把手递给他。

歌琰愣了一下,在心跳一瞬间加快的同时,错愕地转过头,就看到了手的主人淡定从容的侧脸。

她不知道这人的葫芦里究竟在卖什么药,但犹豫几秒,还是把手放到了他的手心里。

然后,他虚虚地握着她的手,竟然就这么用另一只手的手指在她的手心里写起了字来。

她的手有些冰,他的手却很温热,他用指尖在她的手心里写字的时候,挠得她的手掌和心里都有些浅浅的发痒。

歌琰感觉到自己的耳根一下子就红了,于是她侧过脸假装看向窗外。

很快,她就知道他究竟在写什么了。

他在她的手心里,完完整整地,写下了他的名字。

蒲斯沅。

他叫蒲斯沅。

作者有话要说:  明天更新恢复成晚上八点哦,以后都是晚8点,宝子们不用熬夜等了!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捏着手写字了!!!!四舍五入等于牵手了!!!!接下去我要大步走感情线了你们好好期待把!

言锡啊言锡,我建议你小心开车,答应我!不要看后面!我怕你把车开到河里去!

今天的MVP要给伊娃,乖孩子(一脸慈祥),你可太会助攻了!黄金单身汉不高兴哥哥脱单之后一定会感谢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