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吻第23节

童佳想了一下,拿出手机打了个电话给徐晟,然后开了免提把手机放在桌上:“让南绍听一下电话。”

然后,下一秒,歌琰就听到了南绍兴奋得仿佛中了一千万彩票的声音:“歌琰!我和我男神说上话了!我男神还夸我了你知道吗!他说我组织的几次黑客行动都很棒啊啊啊啊!!”

歌琰:“……”

南绍:“然后他说他希望我能帮忙升级一下shadow的通讯系统!妈的,男神开口,我就算是跪着也要帮他升级完啊!然后我还问了他能不能帮我在背上签个名,虽然他拒绝了我,可是他拒绝我的样子也好帅啊呜呜呜!”

歌琰&童佳&旁听的徐晟:“……”

然后,没等南绍继续向歌琰表达自己是多么地兴奋激动并心甘情愿为男神干活,她直接按了挂断键,把手机推还给了童佳。

童佳犹豫了一下:“你不和他说别的了么?”

歌琰皮笑肉不笑地“呵呵”了一声:“不用,他有他的男神就足够了。”

-

等蒲斯沅带着言锡来到l的办公室时,竟然在屋子里见到了一位熟悉的故人。

那人长着一张似乎永远都不会变老的混血颜,漂亮的眼睛里含着淡淡的光泽,嘴角则带着一抹上扬的漫不经心的笑。

这是shadow历史上口口相传的最强特工,曾经的王牌战神,也是他在shadow的启蒙人和引路人。

是的,这位故人就是孟方言。

“卧槽!”言锡一进去就惊了,“方言哥,你怎么在这?”

孟方言正和l相对着坐在沙发上给对方沏茶,闻言似笑非笑地看了他们一眼:“怎么,我退役了就不能常回娘家看看了?”

言锡:“我想你和静姐还有小祁夕一家人其乐融融还来不及,哪有空来掺和咱们这一堆破事啊!”

蒲斯沅倒是并不意外他的出现,这时对着他微微点了下头算是打过招呼。

孟方言倒完茶,示意他们坐下来:“撒旦协议被盗走这么大的事儿,我能不出现吗?当年还是老子好不容易抢回来的,谁能想到又被一个变态给盗走了,还真用这协议集结了那么多前特工,这简直就是一支黑暗军团。”

l这时在一旁沉声开口道:“这次o一手挑起的一系列事件确实是对全球安全史无前例的威胁,mars最近正好陪家人来美国,我就把他召过来一起商量对策了。”

孟方言这时转向了蒲斯沅:“小蒲,说说看吧。”

蒲斯沅将人口拐卖巢穴的情况大致说了一下,然后道:“虽然我让sky他们在第一时间就分别去了其他几个血蝎子的巢穴,但是不知道是他们的警惕性很高还是什么其他的原因,最后我们只拿下了七个巢穴。也就是说,有两个巢穴里的血蝎子的人在我们赶到之前全体逃逸了。”

一听那个“其他原因”,l和孟方言都蹙起了眉。

“不过,这两个巢穴里的犯罪分子虽然都逃走了,但没有来得及带走被他们拐卖侵犯的女孩们,这些女孩们现在都已经安全地回到了她们家人的身边。”

孟方言:“这可能是不幸中的万幸了。”

l点了点头,表示了解了情况后,又转而问道:“thanatos,关于火吻,你现在有什么打算?当时情况紧急,你让我以shadow的名义向cia发送通知函,我因为出于信任你所以没有询问任何原因就帮你把人扣在了我们这方。而且,我听说你还让她那个搭档去了技术部帮忙升级我们的通讯系统?”

一提到歌琰的名字,言锡也立刻从认真听讲,变成了满脸八卦的表情。

孟方言这时忍不住插了句嘴:“火吻?是不是之前cia那个很强的女特工,后来被除名后自立门户专杀暴恐分子头目的通缉犯杀手?”

言锡在一旁点头如捣蒜。

孟方言一脸疑惑:“她怎么会扯进这次的事件啊?”

言锡:“……一言难尽。”

蒲斯沅这时眸色轻闪了一下,淡声对l说:“现在在我们已经获取人口拐卖巢穴这条线索的情况下,所有被扣押审问的血蝎子的人都不知道o在哪里,他们声称o从来只单方面通过暗网联络并指挥他们。而且o用的是匿名装置,无法被追踪信号源。”

“至于火吻,我目前还没有具体审讯过她。但是我认为她可能和o有过联系,或者说,可以以她为突破口去找o,因为她的名字也在撒旦协议上,却暂时没有加入o的阵营。”

l立刻听明白了他的意思:“原来你不是把火吻当作血蝎子的嫌疑人,而是想和她合作?你别忘了,她可是cia的头号通缉犯。”

蒲斯沅面色沉静:“我们的最终目的是抓到o,但是截止目前为止的两次交锋中,我们甚至连他的尾巴都没有触碰到。如果没有一些非常手段,我觉得很难能够找到他。”

说到这里,他顿了一下:“我会亲自负责全程看管火吻,以确保她不是或不会成为变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