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吻第25节

【O:火吻,很高兴你终于愿意答应来帮我。但是,在你正式进入血蝎子的核心巢穴之前,你需要先和我玩一个游戏。】

她看着这条讯息,蹙了蹙眉。

一看到“游戏”这两个字,她就有一种不太好的预感。

但是为了获取O的信任,她还是必须明知山有虎,偏往虎山行。

【歌琰:什么游戏?】

这一次,O间隔了大约有十分钟左右,才回复她。

他发给了她一串没有规律的数字。

她盯着这行数字,满脑门的倦意顿时都消散了。

于是,歌琰从床上一咕噜地爬了起来,开始解这行字谜。

由于这些数字之间没有符号,也没有联系,因此她判定这应该不是一道需要她自行加减乘除的算术题。而后她试着用英文字母去替代这些数字,却发现解出来的拼音或者英语都是混乱没有章法的。

她死死地盯着这行数字,脑子里忽然闪过了一个念头。

要是蒲斯沅在这儿就好了。

某人不是天才少年么?玩代码玩得那么溜,解谜对他来说不更是小意思?

然后,她又瞬间被自己的这个想法给惊到了。

什么时候她竟然会在遇到棘手的问题时开始依赖仰仗起某人了?居然还想着让他来帮自己解谜,这难道是在血蝎子的巢穴里和他合作对敌留下的后遗症么?

呸呸呸。

她自己就能解,才不需要那位不高兴呢!

于是,歌琰就这么握着手机,在床上和这行数字死磕。

不知道死磕了多久,她忽然听到这间封闭房间的门被人从外面轻轻地敲了敲。

起先,她还以为自己是不是幻听了,然后等到那低沉的敲门声再次响起来的时候,她才终于意识到原来真的有人在门外。

歌琰顺势看了一眼手机上的时间。

这都凌晨三点了,哪个疯子不要睡觉的啊?

于是她冲着门外喊了一声:“别敲了,我又不能开门,自己进来啊。”

然后,五秒钟之后,她就看到门外那位“疯子”走了进来。

歌琰一看到门背后出现的那条长腿,就已经知道是谁来了。于是,她从刚刚趴在床上的不雅观姿势,瞬间一个鲤鱼打挺变成了盘腿坐在床上。

她抓着手机,看着那位把一身黑色制服都能穿出西装男模感觉的人,没好气地说:“谁允许你半夜三更进女孩子闺房的?”

蒲斯沅站在她的床边上,居高临下地看着她,撩了撩唇:“闺房?”

他可真算是长见识了,第一次听到有人把Shadow的封闭隔离间称作闺房的。

歌琰仰头看着他,气势上毫不示弱:“本姑奶奶睡觉的地方,就是我的闺房,你有什么意见?”

见他抿着唇不说话,她又说:“你大晚上的不睡觉来找我干吗?想挨揍么?来,凑近点儿,我肯定能满足你。”

蒲斯沅听到这话,眼眸轻闪了一下。

然后,他忽然微微弯了腰。

歌琰感觉到房间里的光源一下子就被遮挡了一半儿,而那张英气逼人的俊脸也陡然和自己拉近了。

她没来由地咽了口口水,然后全力维持着自己的气势,就这么眼睁睁地看着他的脸庞最终和自己处于同一条水平线。

蒲斯沅两只漂亮白皙的手掌轻撑在自己的膝盖上,黑漆漆的眼眸就这么平视着她,慢条斯理地开了口:“第一次看到有人解个数字谜解了两个小时还毫无头绪的,所以过来看看。”

歌琰:“……”

草。

行走江湖向来以脸皮厚著称的火吻小姐的脸一下子就红了,连带着连耳根都红了,根本拦都拦不住。

她瞪大着眼睛和他对视了几秒,从喉咙里蹦出来了一句尾音都破了的话:“你踏马怎么知道?!”

蒲斯沅这时微勾了下唇角,然后转身将她房间里摆着的一张椅子抽了过来,轻轻地搁在她的床旁边,不慌不忙地弯腰坐了下来。

歌琰感觉自己这一辈子都没有那么丢人过,就连在ADX监狱的通风管道里跳脱衣舞都显得没有那么狼狈落魄了!

他微侧着身子靠着椅背,一条胳膊慵懒地搁在椅子上,轻偏了下头,示意她去看她床对面墙壁上挂着的那个平平无奇的白色时钟。

歌琰脸红脖子粗地侧目望过去:“这钟里有监视器?!”

变态的Shadow!

杀千刀的蒲斯沅!

他似乎罕见地心情不错的样子,居然还耐心地“嗯”了一声。

这让歌琰更抓狂了:“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监视我的?!”

蒲斯沅:“就在你像只地鼠一样在床上撅着屁股的时候。”

歌-地鼠-琰:“……”

她今天一定要掐死他,不是他死就是她亡!

眼看她恼羞成怒想要动手,他终于收起了刚刚带着几分漫不经心的调侃,直接从她抬起的手里抽走了她的手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