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吻第25节(第2/3页)

歌琰本想给他狠狠来一拳让他哭着喊自己“爸爸”,结果却发现这人自说自话地拿走了她的手机后,在她的手机上轻轻松松地随便点了几下,就将手机扔还给了她。

她狐疑地接过手机,定睛一看,傻眼了。

只见,她刚刚来回算了两个小时都没有摸到正确答案尾巴的那行字谜,此刻正静静地躺在她的手机备忘录里。

同时,在那行字谜的下面,干干净净地罗列着一行全新的夹杂着英文字母和数字的文字。

而此时此刻,这些英文字母不再混乱无章,而是一个个完整正确的英文单词。

歌琰瞬间感觉自己的智商再次受到了侮辱。

她最开始就已经推敲出要用数字转换英文字母的这种算法,谁知道这行字谜中只有一半的数字要替换,另一半的数字则是完全保留的。

谁能想到让她整整蒙了两个小时的谜题,这人十秒钟不到就给解出来了。

歌琰揉了揉太阳穴,无比努力地给自己做了一套心理建设,才能暂时好不容易咽下喉咙口的那股气,不当场和他大打出手。

她虚弱地扶着自己的额头,盯着那行全新的文字看了几秒,抬起头,语气僵硬地问他:“这难道是一个地址么?”

蒲斯沅眸色淡淡地点了下头:“在亚特兰大。”

歌琰张了张嘴:“O要我去亚特兰大做什么?难道那里是他的基地之一?”

说完她就觉得不可能,O在上一条短信里提到过这是一个要考验她能否加入血蝎子的“游戏”。所以,这个游戏一定是为了她而特意设计的,只有她自己才可以是那个唯一的参与者,而没有血蝎子的其他人参与进来。

“应该不是基地,也不知道是什么,不过无所谓了。”她这时收了手机,耸了耸肩,“反正不就是一个火坑么,跳就跳呗。”

说完这句话,她又想到了什么,转而对蒲斯沅说:“你给你们局长打个报告,就说我明天一个人出发去亚特兰大,会随时让你了解进展的。他也不用担心我会跑路,一来我都把南绍当人质压在这儿了、二来我还得等着你帮我找我妹妹……还有,你就别让童佳他们去瞎掺和了,也不要告诉南绍,说不定这一趟就是有去无回的。”

蒲斯沅这时从制服内兜里摸出了自己的手机,他一边听她说话,一边给言锡编辑消息,嘴上淡淡地回道:“他们都不去。”

歌琰放下心来,又开始嘴贫:“那你给我去弄把枪来,最好再弄几个烟|雾弹之类的,你们Shadow最新研发的那些酷炫的新产品也来点儿呗,以备不时之需,我毕竟是去送命的!”

蒲斯沅头也不抬:“车里都备着了。”

歌琰乐了:“哟,你连车都给我准备好了啊!”

下一秒,歌琰就看到她对面的这个男人淡定地收起了手机,从椅子上站起了身:“不是给你准备的。”

歌琰的脑门上缓缓地打出了一个问号。

他垂眸看着她,不徐不缓地对她说:“我不在,谁来帮你解密码?”

作者有话要说:  我们小蒲哥哥真的太、帅、了!!呜呜呜!!小蒲哥哥动凡心的样子也太帅了!!接下去桑桑子会(暂时)让火神夫妇好好二人世界!!好好谈恋爱呜呜呜!我想了好多好苏的恋爱情节呢!!!

火姐:他帅个屁!

死神:虽然老婆是只地鼠,还要我帮她解谜,但是那也没办法,自己的老婆只能自己担着

火姐:滚!!!!

桑桑子需要你们的一键三连收藏营养液留言!!昨天留言少了!你们都不爱小蒲哥哥了吗!

第22章 叛逆

直到歌琰坐在副驾驶座上, 看着车窗外即将慢慢醒觉过来的大地万物,还觉得此刻有点儿不太真实。

当蒲斯沅在她的隔离间里说出他要和她一起去亚特兰大的时候,她还觉得他是在开玩笑。

o的意思其实很明显, 就是让她一个人去参加这个所谓的“游戏”。她让蒲斯沅不要告诉童佳南绍他们, 其实就是让他们所有人都别去的意思,谁知道会在那个鬼地方遇到什么样的危险?

可到头来,他怎么给她理解成了“童佳他们都不去, 他去”的意思了?

然后,凌晨三点, 他就带着她这个还没有被定性的“高危嫌疑人”,从隔离间开始, 一路连刷了十次通行卡, 大摇大摆地离开了shadow的基地,上了他的车,朝亚特兰大绝尘而去。

歌琰这时从车窗外收回目光, 苦大仇深地看着在驾驶座上开车的某人:“这位朋友, 你确定等几个小时之后, 你不会和我一样变成通缉犯么?”

他堂堂shadow的二把手,目前整个特工界最牛逼最闪耀的存在, 所有人都仰仗的神人, 现在竟然选择独自带着她“越狱”, 自说自话地开始单独行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