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吻第26节

歌琰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你当我是三岁小孩么?”

他沉默了两秒:“三岁小孩或许也比你靠谱点。”

歌琰在内心暗骂了一声,决定不再搭理他。

路上的时间很快飞逝而过,就在他们快要抵达亚特兰大境内的时候,言锡的催命电话也随之接踵而至。

蒲斯沅按了接听键后,言锡歇斯底里的声音顿时响彻了整辆车:“蒲斯沅!你踏马是真的疯了对吗!”

蒲斯沅面无表情地抬起手,把车内音响的声音调小了。

旁边童佳和徐晟低声的劝慰也无法安慰到爆炸的言锡,见蒲斯沅不说话,他又在那边情绪激动地大声嚷嚷道:“你以为o是什么人?你就这么单枪匹马地去了?你有几条命可以浪啊?那位火吻小姐脑子不正常整天干疯事,你也偏要和她一起发疯么!”

歌琰本来在旁边捏着耳朵翻白眼,听到这句,立刻放下手,不满地怼了回去:“关我屁事。”

言锡暴跳如雷:“从你出现开始,蒲斯沅就没正常过!你心里就没点呜呜呜……”

谁知道这句话还没说完,他似乎就被旁边的人捂住了嘴。歌琰听到这话后心也一下子漏跳了一拍,下意识地侧目看了一眼她身边的蒲斯沅。

他的目光也似乎刚从她的脸颊上抽离开来。

歌琰咬了下唇,立刻有些别扭地转了逐渐开始升温的脸对着窗外。

电话那头这时似乎换了一个人,下一秒,一道性感又上挑的嗓音便从车内音响里传了出来:“别担心,血蝎子人口拐卖链的巢穴我会带着言锡他们继续追查,老l那边我也会搞定的,这边有我控着,你该干嘛干嘛去。”

是孟方言。

其实蒲斯沅在离开之前,心里也是经过斟酌的。作为shadow历史上的最强特工和他的引路人,他知道最近这几天孟方言都会留在shadow,也只有孟方言能在他不在的时候替他坐镇能让他放心了,所以他才会带着歌琰走得更痛快了一些。

蒲斯沅这时对着电话淡淡地应了一声:“谢谢了,方言哥。”

“小意思。”

孟方言接了口,然后忽然轻飘飘地来了一句,“只要你别泡妞泡得忘记干正事儿就行,姑娘长得再好看也不能被迷得不务正业啊小蒲!”

蒲斯沅:“……”

妞:“……”

没等他伸手去挂电话阻止对面的人继续瞎扯,孟方言又加了一句:“加油,希望你回来的时候就不是母胎单身了,哥看好你噢!”

然后电话就被对面先一步给挂了。

车里顿时陷入了前所未有的诡异气氛里。

歌琰单手捂着自己已经红透了的右边耳朵,假装自己刚刚什么都没有听到,要是她的眼睛能发射出激光来的话,可能这车窗玻璃已经被她给射穿了。

而驾驶座上的蒲斯沅将手机收起来了后,沉吟片刻,侧头看了一眼在副驾驶座上的歌琰,然后云淡风轻地来了一句:“掩耳盗铃也没见过只捂一边的。”

……草。

歌琰这时愤怒地放下了自己捂着单边耳朵的手,故意用粗声粗气的语气来掩盖自己的不自在:“孟方言怎么能那么骚啊?”

蒲斯沅撩了撩眼皮:“结了婚当了爸,能不骚?”

“怎么,能当爸了不起啊!”歌琰怒完之后,又瞬间怂了,“……是了不起,本姑奶奶也是母胎单身,跟你同病相怜,没资格说他。”

蒲斯沅被再度内涵了一下,倒也不见有任何生气的意思。相反,他的目光不经意地在她的身上点了点,而后竟然悄声无息地勾了下嘴角。

-

为了防止打草惊蛇,他们最后决定把所有武器和辅助工具都先装备在身上之后,把车子停在了距离o给的坐标大约一公里左右的地方,然后下车徒步前往坐标地。

原来歌琰想问蒲斯沅多要点儿装备的,昨天她在shadow基地里早就已经瞄上了好几个很新颖的爆破器,结果某人压根没搭理她的诉求,最后只施舍给了她两把枪和一个随身手电。

歌琰气得吹胡子瞪眼,边走边骂:“蒲斯沅,你怎么能那么小气?我玩过的装备可不比你少,你多分我几个怎么了?”

蒲斯沅走在她身边,一边用眼睛谨慎地观察着四周的情况,一边漫不经心地回:“为了我的生命安全着想,我还是小气点来得好。”

歌琰:“……日。”

就你这张嘴,能找得到老婆吗!!

两人脚程很快,没多会儿就走到了接近坐标的地方。这个小镇表面看上去一派祥和,压根没有什么可疑的人或者地点,歌琰对着手机上的卫星导航仔细地对照了好几遍,发现坐标显示的地方应该就是一个看上去已经废弃了的塑料加工厂。

蒲斯沅也看了一眼那个坐标显示的位置,点头确认道:“是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