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吻第29节

她心想。

死就死吧,死前能死在这么一个男人的怀抱里,她人生这一遭应该也算是没白走了。

眼看着那堵死亡之墙越来越近了。

歌琰这时深呼吸了一口气, 张了张嘴,在轰鸣声中大声对他说:“谢谢你啊!愿意比我早走几步!蒲斯沅!好人一生平安!”

蒲斯沅的耳朵都差点被她叫聋,他无语地看了她两秒,而后他像是忽然发现了什么似的,眼神牢牢地聚焦在了她额头正上方的那个位置。

歌琰动了动唇:“怎么,我的天灵盖上难道已经开始散发出天堂的金光了么?是天使要来接我了么?”

蒲斯沅实在是佩服这女人在这种时候都能有闲心开玩笑,他发现,她好像每次在面对死亡的时候都格外地慷慨洒脱、洒脱得根本不像是个只是拥有着血肉之躯的人。不知道的还以为她不是去赴死的,而是去旅行而已。

他没说话,这时抬起一只手,轻轻地按了一下她身后那块悬挂着小黑板的挂钩。

歌琰:“嗐,这里我都翻过个底朝天了,黑板我也拿下来看过了,不可能有……”

就在她话音未落的时候,那个被蒲斯沅按了一下的挂钩突然自动转了两圈,连带着那块小黑板一起陡然往下移动了一块砖的位置。

而后,在原来挂钩位置的那块砖头,突然自己从墙里弹了出来。

而那块镂空的砖头里,赫然放置着一个可以按下密码的密码锁装置!

歌琰侧过头朝上看了一眼:“……”

眼见死亡之墙的轰鸣声已经近在耳边,蒲斯沅抬手就把刚刚解出来的八位数字往密码锁里按,他边按,还边慢条斯理地低声靠在她的耳边说:“嗯?不可能有什么?”

他说话时清冽的气息立时沁入了她的耳垂,而后又蔓延进了她的五脏六腑。歌琰的脸颊越来越红,她翻了个白眼,侧过脸,抬起一只脚怼住了那堵已经快要压到蒲斯沅背部的墙,故意用凶狠的语气来掩饰自己的羞恼:“屁话少说!你快点!”

他勾着嘴角低笑了一声,在输完密码之后,利落地按下了井号键。

这堵挂着九宫格的墙面瞬间发出了机关转动声。

就在歌琰死命踩着的那堵墙快要压上蒲斯沅背脊的那一刻,歌琰背后的那堵墙也缓缓出现了一扇小门的形状。

“走。”

蒲斯沅伸手重重地推开了那扇小门,然后他一把拽过了歌琰的肩膀,把她整个人转了个身往小门里轻轻一推,随后自己才跟着弯腰钻进了小门里。

在他们进入第二间密室的时候,那堵死亡之墙,也在距离黑板墙五厘米的地方,堪堪停住了。

歌琰坐在第二间密室的地板上,用手撑着地面,缓了两口气,表情略显嘚瑟地说:“嗐,看来老天爷还是觉得我太美了,想让我继续留在这个世界上造福人类,不想让我那么快离开。”

蒲斯沅轻轻地拍了一下自己的手掌,居高临下地看着她,薄唇轻启:“造福?你确定不是祸害?”

歌琰一挑眉,张口就怼:“我祸害谁了我?”

说完,她就发现这句话好像有点儿不太对劲。

摸着良心说,深受她害的对象,可不就是现在正站在她面前的这位?

人家好好一位Shadow的王牌,高冷得一匹一大帅哥,本来金光灿灿地站在特工界的金字塔最顶端独自美丽着。可自从认识她、和她扯上关系之后,先是在黑帽大会被她冒名顶替、还要替她当枪手还债,后来在血蝎子巢穴里被她胡扯成她表妹,现在又被她坑进密室、还险些被压成肉泥。

这也太倒霉了,她的功效简直就是一丧门星啊。

歌琰在脑子里过了一遍他们认识至今的种种,有点儿心虚地从地上爬了起来。她拍了拍自己身上的灰,对他说:“要我说,南绍跟我合作了那么久,也没见他有你那么倒霉啊?”

本来蒲斯沅还在观察这第二间密室,结果一等她说完这句话,他原本还算是没那么冷的脸一下子就温度骤降了。

然后过了两秒,他转过头,冷冰冰地看着她:“你是想要南绍跟你来这?”

歌琰耸了耸肩,顺口就答:“这种危险的事儿,小屁孩可不能插手。”

她的意思其实只是觉得就南绍那种纯攻技术、手无缚鸡之力的人来这儿简直就是来送人头的,非但不能起到任何帮助的作用,反而可能还会拖后腿。童佳言锡他们也是同理,虽然他们有本事,但到底还是可能会遭遇危险,她不想增加无辜的伤亡。

可是,蒲斯沅不一样,他要跟她一起来,她一想到他仿佛能通天的本事,再加上她对他来由不明的信任感和依赖感,也就掩着小心思、顺水推舟地默许他一起来了。

太奇怪了。她对他的想法,真的和对其他人完全不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