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吻第31节

歌琰从刚刚开始,就觉得这间密室里的空气变得越来越热。她抬手一摸自己的背脊和额头,发现都是汗,于是便将自己身上的外套脱了下来,只余下了一件短袖。

谁料她刚把外套系在腰间,就听到某位正背对着她在检查密室边边角角的人慢条斯理地来了一句:“不用给自己想脱衣服找借口。”

歌琰:“……”

去死吧你!

大约仔仔细细地检查了整间密室十五分钟后,歌琰感觉自己全身里里外外全部都已经湿透了。只是她身上的衣服和裤子里已经没有多余的内搭能给她挥霍脱去了,总不见得让她在某人面前直接裸奔吧?要是这里只有她一个人倒也算了,这尼玛房间里还有个大活人在,还是个男的呢。

她这时热得实在是检查不动了,半蹲在了地上,支棱着两条酸软的胳膊,幽幽地看着还在认真检查墙面的蒲斯沅,气若浮丝地说:“你真的不热吗?我觉得这里最起码有四十度啊大哥!”

难不成这位“冰库”还自带冷冻去热功能吗?

蒲斯沅这时从墙面上回过头,看了她一眼:“不热。”

歌琰愤怒地指着他道:“你脸上的汗都快流成瀑布了,你还跟我说你不热?!”

蒲斯沅淡定如佛:“心静自然凉。”

她忍无可忍地翻了个白眼。

等蒲斯沅检查完了整间密室之后,他从身上拿出了一根小小的专用撬锁器具,开始松那块通风管道闸门上的螺丝钉。

歌琰大汗淋漓地指着那个通风管道:“所以那玩意儿就是这间密室的唯一出口么?我怀疑那里面最起码有80度。”

这间房间的热度,就是被从那个通风管道里源源不断输入进来的热气给提高的。

可能她一进去,出来就直接是烤焦的猪排了。

“你不用进去。”

他这时以飞快的速度松了闸门上的所有螺丝钉,收起了器具,开始解自己的外套。

歌琰挑了挑眉,似有不解:“我不进去,我要怎么离开这儿?”

蒲斯沅没说话,他这时已经将身上的外套脱了下来,他外套里面什么都没有穿,也因此,歌琰在同一时刻已经完整地看到了他裸|露的上半身。

虽然在这种人命关天的时候,本不应该产生什么私心杂念,但当歌琰看到他线条分明的背脊、身上肌理分明的人鱼线和腹肌之后,内心深处还是忍不住、本能地产生了一丝悸动。

他身上的肤色和他脸上的皮肤一样白,这的确很难令人相信——这么一个身经百战的特工,身上竟然没留下什么疤痕,每一处的肌肤都如此地光滑细腻。

这具男人的身体,足够点燃所有女人的渴望和冲动。

歌琰虽然没有见过其他男人的身体,但她还是大致清楚什么样的身体线条可以被称得上为完美。

他的身体就是。

于是,等蒲斯沅回过头,就看到歌琰的整张脸都红了。

这种红,比起是被室内的高温所熏红的,好像更像是因为某种内心产生的情绪而导致的颜色。

他似乎有一瞬是愣了一下,但很快,他就明白了她此刻脸红的原因。

蒲斯沅在原地看了她几秒,而后突然抬了步子,慢慢朝她走了过去。

歌琰半蹲在地上,看着他越走越近,忍不住轻轻地吞咽了一口口水。近距离地去看,更能发现这人的身上竟然连半点多余的赘肉都没有,仿佛像是被人工砌成的雕塑那般。

要是摸上去,手感一定很好吧。

这张脸,再配上这具身材,是真的要人命。

草。

她忍不住在心里骂了一句。

还有二十个小时都快没命了,她为什么脑子里竟然还在垂涎着男人的□□?

等蒲斯沅的脚步停在她的跟前,他微微地俯低身子,以此能使自己的视线和她持平。

下一秒,歌琰就看到这个男人,用那张禁欲的脸冷静地问她:“你是看什么看得脸红了?”

她严重怀疑他是故意的。

歌琰张了张嘴,顶着愈来愈红的脸,反呛了他一句:“这破密室里除了你,我还能看什么?通风管道么?”

密室的空气中此刻除了热,暧昧的意味也愈来愈浓郁。蒲斯沅的眸色微微一动,却并没有要结束这段对话的意思:“那你看完之后,有什么感想么?”

兴许是因为他实在凑得离她太近,近得让他们的呼吸又完完全全地交融在了一块儿,她只要稍稍再往前动一些,她的鼻尖就能碰到他挺拔的鼻梁。

这个距离太危险了,危险到会让人脑子发晕。

于是,歌琰的下一句话,完全没过脑子就直接跑了出来:“想你为什么不把裤子也脱了。”

蒲斯沅似乎没料到这女人竟然敢直接这么说,一时之间都没有回话。

而刚说完那句话就想撞墙而死的歌琰,顶着一张已经快要熟透了的脸,瞪大着眼睛看着某人沉默了几秒,竟然真的抬起手,轻轻地落到了自己的皮带上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