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吻第34节

那一年,他十五岁。

那是他成为Shadow的特工后,被战神孟方言带着一起执行的第一个外勤任务。

彼时,L还不放心他这么早就出外勤任务,想说就算再天赋秉异,也可以先缓缓,暂时留在后方做技术支持也好,等他再多经历几次任务再开始正式出外勤,毕竟他年纪还那么小。

而当时的孟方言却完全不把局长的话放在眼里,只回了一句嚣张至极的话:“这必须是他的第一次外勤任务。”

于是,他便得到了自己人生中的第一把枪,穿上了Shadow的制服,跟着孟方言一起来到了巴黎。

到了事发地后,孟方言他们负责去捉拿暴恐分子,而他和另外一些特工则负责去救援生还者。

这么美丽优雅的一座城市,却因为暴恐分子的袭击而变得千疮百孔。那是他第一次亲眼见证遍地横尸和血色满地。

他一步一步踩在这片已然失去生气的土地上,看着四周那些破碎的砖瓦以及被烟和火熏黑的道路,努力地想要去找到哪怕一个生还者。

不知道走了多久。

他终于在音乐厅附近的一片倒塌的建筑前,看到了一个活着的小女孩。

她有着一头火红色的长发。

就像是地狱中开出来的、最鲜艳的花。

作者有话要说:  哇最后直接一身鸡皮疙瘩起来了!!从开头就埋下来的梗终于可以慢慢揭晓了!!!

是的当年那个很暖的小男孩就是小蒲,红发妹妹就是火火子,他们从很多年前就已经遇见彼此了!!!缘,妙不可言!

看到有评论说请火神夫妇在密室里把所有该做的步骤全都完成!我觉得!!!你们都想得很美!!

小蒲:还没签够么?签有什么好签的,你可以直接摸的

火吻:?

记得给你们的桑桑子疯狂打call!留言营养液收藏!谢谢!

第30章 重叠

那片废墟之中, 拥有着火红色长发的小女孩儿,就像是照亮这片死地的唯一的光源。

蒲斯沅看到她在原地半蹲着,紧紧地抱着自己的膝盖, 对着面前的两具尸体默默地流着泪。那两具尸体已经有些面目全非,但从衣着上来看,应该是小女孩的父母。

而小女孩流了一会儿泪后,总会想要努力地站起来,她似乎是要去找什么人,可是接连不断的连绵的炮火声,又会让她始终驻足在原地。

他就这么站在不远不近的地方看着小女孩, 感觉自己的整颗心都被揪住了。

此时的风中, 不知道从哪儿飘散来了几片花瓣。

兴许是因为暴恐袭击炸开了音乐厅前的花坛,而其中所有的花都散落在了一地,有些被尘埃掩埋,有些已然失去生气。这些花一瓣一瓣地掉落下来, 又随着微风,开始四处飘散。

就像是上帝对这场惨绝人寰的噩梦的祭奠。

蒲斯沅站在原地,向着风的方向, 轻轻地抬起了手。

然后,一片火红色的花瓣便静静地飘落到了他的手心里。

他合上手掌,抬步朝小女孩走去。

蒲斯沅走到小女孩的面前,轻轻地弯下了腰。

他用一只手轻触了一下小女孩的头顶, 下一瞬,小女孩便有些仓惶地抬起了满是泪痕的脸。因为她抬头的动作,也让他清清楚楚地看到了她脖颈后那片火焰状的胎记。

他从未见过这样的胎记。

顿了一秒,他的手又从她的发、落到了她的眼角边,帮她轻柔地拭去了那些滚落下来的泪水。

然后, 他对着她,慢慢地打开了那只躺着火红色花瓣的手。

“地狱中开出来的花,是置之死地而后生。”

他垂着眼眸,一字一句地对她说,他说得很慢,又带着与生俱来的温柔:“相信我,你一定可以站起来。”

小女孩静静地看了他一会儿,眼角的泪水也停止了滚落。

过了半晌,她伸出手,轻轻地把自己的手放到了他的手心里。

她的手很小又很软,让他的心也跟着她手掌的温度,而微微地震颤了起来。

然后,他看到她从他的手心里,取走了那片花瓣。

“哥哥。”

她将花瓣握在了自己的手里,终于靠着自己的力量从原地站了起来。她站得直直的,扬起了自己的脸颊,对着他努力地扯出了一个笑容,“谢谢你。”

蒲斯沅垂眸注视着她还留有泪渍的脸,顿了两秒,低声对她说:“你愿意跟我去一座特别的帐篷么?那儿不会有炮火,也不会有坏人,但是会有医生姐姐来帮你治疗你的伤口。”

小女孩纤细白皙的手臂上,似乎是被流弹的碎片所割到了,此刻正静静地流淌着血。

谁料,小女孩听完他的话后,却坚定地对着他摇了摇头。

“暂时先不了吧。”

她笑了笑,弯着明亮澄澈的眼睛,像个成熟的大人那样,对着他轻轻地摆了摆手,“我要先去找我的妹妹了,她和我走散了,如果离开我和爸爸妈妈太久,她会害怕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