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吻第36节

人平时哪怕手指上被锋利的白纸划开一道小小的口子,都会觉得痛。而肩膀上被刀划开一个那么深的刀口,那得有多痛。

如果不是为了保护她,那么他就根本不会受伤。

正是因为她没有选对瓷器,所以才会触发惩罚机关,可他却生生地替她抗下了原本要由她自己来面对的危险。

都是她的问题。

都是因为她是这么一个自带倒霉体质又永远和幸运无缘的人,所以才会把他牵扯进来。

眼见她一声不吭地盯着他的左肩,而她的眼尾也几不可见地开始微微泛红。蒲斯沅这时低咳了一声,对她说:“我左边口袋里有止血喷剂和绷带。”

她整个人脸上的表情依旧是木愣愣的,但听了他的话,还是先伸手过去拉开了他的衣服口袋,去拿止血喷剂和绷带。

而后她坐到了他的身边,开始动作利落地帮他止血、清理伤口。

蒲斯沅静静地坐在原地,任由她帮着自己处理。然后过了两秒,他忽然低声开口道:“别这个表情,我又没死。”

她现在脸上的表情,不知道的还以为她是在给他送葬。

只是,就算是听了这种玩笑话,歌琰脸上的神情也还是轻松不起来,她此刻心里的自责已经升腾到了顶点。

因为这个伤口有些深,止血喷剂就算再有效,也只能暂时支撑过眼下,如果拖得时间太长,情况可能会再度恶化。

他们必须以最快的速度离开这里,让专业的医护人员来帮他做伤口处理。

歌琰此时将绷带在他的肩头轻轻地打了个结,然后对他说:“剩下的两个瓷器,你选一个,我去放。”

他盘腿坐在原地,对着她摇了摇头。

她怔了一下,而后蹙起眉头:“你是还嫌被刀割得不够疼么?”

他的意思,是继续让她去选择瓷器然后置放。

蒲斯沅这时注视了她片刻,然后抬起了自己没有受伤的那条右臂。

他的右手轻盈地落到了她柔软的发丝上,然后勾着她的发尾,在自己的指间慢慢地转了一个圈。

在一室的寂静之中,他略微垂着眸子,看着自己指间的那缕火红色的发丝,过了几秒,终于淡声开口了。

“别怕,有什么我都能替你担着。”

作者有话要说:  我真的呜呜呜呜,我真的要被小蒲哥哥苏哭了我爱他一辈子TAT呜呜呜呜真的好帅好好!!!!我现在站在死神坑里动也不动,战神是谁我不知道!!!

死神:其实我不仅能替你担危险,还能担得动你各种五花八门的样子

火姐:?

死神:(doi)姿势

被阉割的车神只能在作话里开开车了,嗐……我看到有不少宝子在评论里说期待我的雄风,我尽量好吧!!让我们好好享受恋爱的酸臭味!!

记得给你们的桑桑子疯狂打call!留言营养液收藏!谢谢!

第32章 动心

歌琰听到了自己心里一瞬间如雷般的心跳声。

她一动不动地和他对峙了一会儿, 直到他的手指离开了她的发,她才终于闭上眼睛,深深地喟叹了一口气。

然后, 她破罐子破摔地从原地站了起来,连看都没看,就从地上捞起了剩余两个瓷器中的一个。接着,她将之前那个错误的瓷器从凹槽里取出来扔在了一边,将手里的那个直接填了进去。

她也不知道她是哪来的勇气敢这么干。

这可不是什么手机游戏,这可是货真价实的真人生死游戏,走错一步就是死。

在放下那个瓷器的一刻, 歌琰甚至都已经做好了防御的姿态, 随时准备迎接第二把匕首飞出来。

仿佛时间凝固的一瞬间。

下一秒,她看到那第五个凹槽原本亮着的扎眼的红色陡然消失殆尽,并转而由浅浅的绿光所代替。

五个凹槽的颜色统一为绿,同一时间, 整个房间顿时发出了机关的转动声,那五个凹槽所在的整块空地都完完全全地塌陷了下去,并出现了一排通往下一间密室的下沉式阶梯。

她闭着眼睛瞎蒙的, 竟然被她给蒙对了。

她这一辈子,都没有过这么幸运的高光时刻。

歌琰盯着那片下沉式阶梯张了张嘴,然后回过头看向了蒲斯沅。

那个纵容她第二次试错的人淡定地从地上站了起来,他左肩的绷带此时开始微微地渗出血, 血色从白色的绷带上透出来了一些,在强光下,更是显得触目惊心。

歌琰咬了下牙,看着那个因她而起的伤口,觉得自己的整颗心都依旧紧紧地揪着, 连半点儿都没有释然放松。

空气中,就像有一根无形的线,从他肩膀上的那个伤口开始,一路延伸到了她的心脏处。

他有多疼,她也能清晰地感受到。

那根无形的线,就这么将他们两个紧紧地牵连在了一块儿。

她想,从此以后,无论是多么尖锐的利器,都无法割断这根线和他们之间的羁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