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吻第37节

虽然已经被除名了,但她毕竟依然是公认的现世最顶尖的特工之一。

寂静的密室之中,唯有池子里隐隐约约发出来的水波轻轻浮动的波澜声。

歌琰的目光聚焦在了那些石块上,然后一个健步朝第一块石块跳了过去。

就在她的右脚踩在那块石块上的一瞬间,原本空无一物的两面墙壁上忽然出现了两个凹槽,然后有两把利剑突然一左一右呼啸着朝她直扑而来!

在那两面机关墙打开的一瞬间,她就已经听到了声响。于是,她眼神一凛,在两把利剑快要刺到她身上之前,一个前空翻,准确地翻到了第二块石块上。

两把利剑分别刺了个空,“噗通”两声双双掉落进了黑色的池水中不见踪迹。歌琰还没来得及喘口气,就听到她头顶的天花板上也传来了机关的转动声。

“咔嚓”一声,一把巨大的斧子陡然从天花板上坠落了下来,直劈她的天灵盖而来。

所幸她早已有心理准备,毫无停顿,再度一个跳跃来到了第三块石块上。

也就是两秒间的功夫,那把大斧就落到了她刚刚所站着的位置。

如果她再晚动作个一秒,她现在就已经被生生劈成两半了。

蒲斯沅面色沉静地站在池子的入口处看着她在池面上矫健的身手和动作,虽然他表面上看上去脸色没有任何变化,还是那幅冷冰冰的模样。但是如果仔细去看他抱着的双臂,却能发现,他的整条手臂都微微地绷紧了。

也因此,由于他手臂的紧绷,使得他肩头的血色渗得更快了一些。

他很担心她。

即便知道她身手那么出众,遇到过的险境也层出不穷,他还是忍不住地会去担心她。

这种担心,他在之前的那么多年里,似乎从未体会过。他甚至在再困难的险境里,都从来不会去担心自己和自己的队员,他觉得他们都可以迎刃而解。

要这么说来,他也并不是担心歌琰无法闯过这一关,他只是本能地会去牵挂她的安危。

会去牵挂一个人,在意一个人,担心一个人——这是这么多年来,他最最陌生也从未去触碰过的领域。

而今天,她却让他全然地踏进了这个陌生又崭新的领域。

在第三块石块被歌琰踩上去的时候,整个密室里并没有什么机关开启的动静,但是她却发现,自己脚下的这块石块竟然开始下沉了!

不出五秒,这块石块就会没于这片黑色的池水里,连带着她也会坠入进这片死亡之池。

因为发现得及时,所以在石块开始下沉的时候,她就已经翻到了第四块石块上。

第四块石块并没有引发机关,也没有下沉。

但是,这第四块石块在她落脚后的那一刻,竟然左右移动了起来!

一块原本静止的、厚重的石块,就这么开始突兀地游曳在这片黑水之上。

原本石块之间的距离就并不近,而因为这块石块还在不断地移动的缘故,她必须要找准一个精确的时间点跳到第五块石块上。否则,她就会因为距离过远而失败坠落。

歌琰站在这块不断移动着的石块上,并试图努力地稳住自己的身形,与此同时,她的眼睛也牢牢地聚焦在了第五块石块上。

三、二、一,就是现在。

电光火石之间,她陡然身形一闪。

借着移动的石块,她一个大跨步,准确地跳落到了第五块石块的正中央,然后在第五块石块将要触发任何可能的机关之前,再一个毫不停顿的连跳,稳稳地落到了房间最北端狭窄的实地上。

然后,她终于狠狠地松了一口气,才回过头,看向始终在另一端看着她的蒲斯沅。

虽然距离有些远,她也并不能完全看清他此刻脸上的表情,但她却感觉,他看着自己的目光是专注而温和的,应该也觉得她刚刚的表现很不赖。

歌琰看了他几秒,然后冲着他高高地比了个剪刀手。

蒲斯沅在另一头望着对面那位浑身都写着俏皮和“我最酷”的姑娘,眼睛里闪动着淡淡的波光。

他眼底此刻浮现起来的笑,连他自己都不知道有多么柔软。

作者有话要说:  我真的受不了这个恋爱的酸臭味了呜呜呜呜我真的好酸!!!我也想被小蒲这么注视啊!!!小蒲哥哥你不是冰山吗你怎么能这么温柔这么苏呢!!想做火火子呜呜呜!

那些说火火子被小蒲压下风头的人!!来!!看看今天我们火姐真正的实力!!我接下去会让她有更多的高光时刻!!

死神:我老婆出风头,就等于我出风头(慈祥)

桑桑子:滚!!不要秀恩爱!!!

明天!!双更!!老样子!!中午12点第一更,晚上8点第二更!!看个爽!!明天高能!!要进一步了!!好好期待一下!记得给你们的桑桑子疯狂打call!留言营养液收藏!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