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吻第40节

原本她是不想他来陪她走这趟鬼门关的,可是看到眼前这一幕,她竟然觉得他这趟能来可太好了。

像这种长得贼帅,既有体力,又有脑力的男人,能上哪里去找噢!

就是嘴太毒了,永远不说话该多好!

下一秒,她就感觉到原本目光专注地落在仪器上的蒲斯沅不动声色地朝她看了过来。

然后,他从忙碌的动作中腾了一只手出来,轻轻地叩了一下她的头顶,不徐不缓地说:“我不脱裤子,你就这么一直盯着我瞧?”

歌琰满脸写着“滚”:“……”

看!她说得没错吧?这男人什么都好,就是不能张嘴说话!

只是,虽然他说话的语气还是凉飕飕的,可是歌琰确信,她竟然从他的话里听出了一丝宠溺的味道。

蒲斯沅接收到了她的白眼,才慢吞吞地将手收了回去。只是,歌琰看到,他在收回手的时候,还带动了一丝微微上扬的唇角。

……逗弄她就有这么高兴吗?

她捏着自己一直没有退减下去热度的耳垂暗暗想着。

随着墙壁上时间的流逝,在歌琰的帮助下,蒲斯沅也以最快的速度配比出来了这间密室所需要的那剂所谓的药剂。

药剂从精密的仪器里缓缓流动着,最后全部流进了那个白色小盒子里的试管里。

等试管里盛满了这剂无色无味的药剂,那台装着小盒子的机器上也亮出了一排绿灯。

这说明蒲斯沅做出来的药剂是完全正确的。

只是,当歌琰还没来得及给他来个彩虹屁,就听到从这间房间的某一个角落里,突然传来了一道声音。

是O。

那道令人厌恶的声音这时说道:“恭喜你成功配比出密室通关所需的药剂,现在,请你将这剂药剂喝下去。”

“请注意,房间里有可以检测出人体体内是否含有该药剂的装置,如果你将药剂倒掉或者以任何其他办法消除,则这间密室将被永远封锁,无法逃脱。”

等那道声音消失,歌琰立刻气得吹胡子瞪眼:“去他妈的!谁知道这药剂里含着什么东西?他当是饮料还是好酒呢?还要人生生喝下去?!”

蒲斯沅没说话,他这时走到那个小盒子前,将那支试管从里面小心地取了出来。

眼看着他面无表情仰头就要喝,歌琰立马跑过去劈手制止了他的动作:“喂你还真喝!你怎么心这么大啊!”

他侧头淡然地望向她:“应该死不了。”

“那也不能你一个人喝啊!我也要喝!”她信誓旦旦地说,“这要是剂春|药呢!怎么能只让你占我便宜?”

蒲斯沅:“……?”

作者有话要说:  蒲蒲子:我用命替你喝药,你却还想着占我便宜

火火子——一个永远不按常理出牌的女人!哈哈哈啊哈哈哈我怎么感觉我从火姐的话里听出来了一层别的意思,你是想占蒲蒲子的便宜是吗!!一会儿要人家脱裤子一会儿不让人家喝药!!!你真的司马昭之心太明显了火姐!!!

死神:我真的没病(脱裤子)

火姐:啊啊啊啊啊滚啊!(捂眼睛)

死神:(拉住火姐的手)来,自己检查,我到底有病么?

所以,你们猜,这到底是不是一剂□□呢嘻嘻???麻麻们,我看到你们都让我gkd!!别急!!该来的一定会来的!!我们蒲蒲子,值得十万字车!!(做梦

留言营养液收藏!谢谢!爱你们!!mua!!

第36章 幻境

蒲斯沅听完O的那段录音以后, 就知道把这剂药剂喝下去应该不会出什么太大的问题。

毕竟,这八度空间的游戏设计,最终目的是为了让火吻能够经历层层考验后突破出去, 成为血蝎子的核心成员,而不是让火吻直接死在这里。

想把火吻弄死,O可以有很多种更简单高效的办法,何必如此折腾?

因此,他认为,这剂他刚刚试配出来的药剂,从副作用上来分析, 顶多是会让人产生一定程度上的不适, 但应该不会影响到人的生命安全以及最终的逃脱。

要不然这八大密室的意义也就本末倒置了。

所以,他想要自己把这剂药剂喝了。

只是,他还是低估了这位歌小姐的能耐。

这姑娘大步流星地过来制止他,搞得他像是要独吞这剂上古神药似的。而且, 她制止他的原因竟然是觉得这药剂是剂春|药,不能让他一个人喝了之后独占便宜。

他活了这么多年,还是头一次听到这种说辞。

蒲斯沅握着那支试管, 连眉头都快打结了。

行。

所以归根结底,是她想占他便宜是么?

歌琰趁着他的动作僵在半空中,直接从他的手里将那根试管给抽走了。

然后,她就着试管爽快地把药剂喝下去了一半, 抹了一把嘴,又把试管重新塞回到他的手里:“一点味道都没有,喏,这一半是你的,干了它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