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吻第41节

还有她的爸爸妈妈。

这三个根本就不可能出现在这里的她的血缘至亲,就这么突然出现在了离她近在咫尺的地方,沉默地看着她。

他们的皮肤灰白,身上全都穿着白色的衣服,脸上也没有任何表情。

她一边觉得眼前的这一切全都是虚假的,一边又无法控制自己地想要去触碰他们。

“爸,妈,芊芊……”

歌琰张了张口,干涩的声音从喉咙里接二连三地滚了出来。

而在蒲斯沅的视角里,说完那句玩笑话后的歌琰,整个人一下子就变了。

她原本没有焦点的眼睛突然聚焦在了虚空中的某一点,而后她沉下了脸,拼了命地伸出自己的双手,想要去触碰些什么。而且,她的嘴里还在喃喃自语地说着什么。

他发现了她的不对劲,一边叫着她的名字,一边想要抓住她的手。可她却突然变得力大无比,他原本就不敢抓她抓得太用力、怕弄疼她,可此刻一个毫无防备,就被她直接推倒在了地上。

接着,蒲斯沅就看到她陡然从地上站了起来。然后她突然像是能站稳了,迈开脚步,大步朝他身后的那堵镜子墙走去。

以她这样走路的速度和力度,不出五秒,她的头就会狠狠地撞在那面镜子上,撞得头破血流!

蒲斯沅以最快的速度从地上翻了起来,他几乎是将那段路缩短成了两个健步,然后堪堪赶在先她一步的时间点,用自己的身体挡在了那堵镜子墙的面前。

歌琰显然已经失去了最基本的意识和理智,即便她看到他出现在了自己的面前,脚步也丝毫没有停顿,就这么面无表情地直直冲着他撞了过来。

“咚!”

重重的一声,蒲斯沅的背部因为她这一下撞击,狠狠地砸在了他背后的镜子上。那面镜子因为这一击,几乎是同一时间立刻发出了“滋啦卡啦”的碎裂声!

蒲斯沅闷哼了一声,他原本肩膀上就有伤,此刻因为这一撞,他本就没有治疗愈合的伤口被撕裂得更加严重,鲜血横流。

而他却忍着肩膀和胸口的剧痛将歌琰整个人都牢牢地压制在了自己的怀里,同时以最快的速度离开了那面镜子。

两秒后,那面镜子在他们的身后砸得粉碎。

一地碎玻璃渣发出的巨大动静,似乎也终于将歌琰的理智唤回来了几分。

她浑身大汗淋漓,仿佛刚去水里走了一遭,脸色也白得近乎发青了。

她剧烈地喘息着,看了几秒那一地的碎玻璃,又抬起头看向他和他身后的虚空,目光依旧有些飘忽。

蒲斯沅一动不动地垂眸望着她,他的额头因为忍耐剧痛已经全是薄汗,可他却依然镇定又温柔地握住了她垂在身边、还在微微发颤的手。

他就这么握着她的手,将她的手慢慢举起来,而后展开她的五指,轻轻地贴在了自己的脸颊旁。

“歌琰。”他低声开口道,“你看着我。”

她听到他的话后,眸色微微一动,过了好几秒,才慢慢地对上了他的眼睛。

“看着我。”他说得很慢,又将这句话重复了一遍,“歌琰,你知道我是谁么?”

她定定地看着他,脸上还是什么表情都没有,也没有吭声。

“我是蒲斯沅。”

为了让她听清楚他所说的每一句话,他几乎是贴在她的脸颊边,一个字一个字地看着她的眼睛告诉她。

“我们在ADX监狱里短暂地交了第一次手,我让你在通风管道里有了一段此生难忘的记忆。后来,我们在黑帽大会上第一次见面,你不仅想在电梯里偷我的请柬,还当着我和全世界黑客的面盗用了我的名字。我却巴巴给你善后,最后再在CIA发现你之前把你送走了。”

“再后来,我们一起去了血蝎子人口拐卖链的巢穴,那是我人生第一次穿女装,也是第一次被犯罪分子三番五次调戏,你当时差点笑掉大牙。在那里,我们一起见过了真正的炼狱,我们永远都不会忘记。但是,我们也将伊娃她们解救了出来,让她们重新拥有了开启未来的勇气。”

他这一生从来都没有这么好的耐心,会将和一个人从相遇相识相知的全过程,都这样一一娓娓道来。

“而现在,我们来到了这个叫做八度空间的地方,这里是O这个魔鬼所设下的考验你的游戏。我们之前经历了七个不同的密室,好几次险些丧命,但是我们都挺过来了,来到了这最后一间密室。”

“让你致幻的应该是刚刚你在第七间密室里喝下去的药剂,所以你才会看到幻觉,看到你的父母和你的妹妹。”

“但是,请相信,你刚刚看到的人,绝对不是他们。”

他的语气愈来愈温柔,就像是在呓语那般地对她说,“因为他们在看到你的时候,一定不会吝啬他们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