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吻第43节

他没有办法听到她的回应,甚至都不知道她身在何处,但他却依然如此平静地说出了这些。

他非常相信她。

是那种即便被剥夺了五感,即便被这个世界所隔绝,依然毫无保留的信任。

“好。”

即使知道他已经听不到了,歌琰将眼眶里的那股涩意逼退回去,还是自顾自地说着,“但是蒲斯沅,你错了,我是绝对不会扔下你自己去逃生的。”

“今天要离开这里,就必须是我们两个人一起离开。”

说完这句话,她便大步走到了他的跟前。

然后,她从他的身上找出了剩余的绷带和止血喷剂,以最快的速度帮他处理了一下他愈加触目惊心的肩伤,便轻轻地拉住了他的手,接着带着他往迷宫的下一条路口大步走去。

蒲斯沅虽然五感几乎都已经变得很淡很淡了,但停顿了几秒以后,他就这么安安静静地被她牵着手,抬起脚步跟着她继续向前走去。

在没有任何知觉的前提下,歌琰不知道他究竟是怎么能够做到像现在这样的。

他表现得极其安静和配合。

他没有焦虑地问过她一句话,也没有自顾自地崩溃乱走,他甚至像是还残留着一定的听觉一样,在她停下脚步观察四周的时候,也会顿上个几秒,然后跟着停下脚步在原地静立。

歌琰虽然心里极其担心他,但是也明白,药剂的药效应该是具有时效性的,越快带他离开这里,他也就越快能够得到救治,甚至像她脱离幻境那样、自然恢复到正常状态。

而且,他之前在瓷器密室里受的肩伤,也因为伤口浸过水和时间的推移,变得越来越严重了。

所以,她几乎一秒都不停歇地在寻找着迷宫的出口。

这么偌大的一个迷宫,她硬生生地带着他在两个小时之内走完了。

因为一路上都留下了粉末路标和微型定位器,所以当她看到他们经过的第一个路口留下的那个定位器的时候,她就知道,他们已经把整个迷宫都走遍了。

微型定位器的所有讯号都集中收集在了他的手机里,她这时从他的衣服口袋里摸出了他的手机,然后用他的手指解了锁。

虽然在这种时候产生这样的想法不太好,但是歌琰看了一眼乖乖在原地一言不发的蒲斯沅,心里想着某人就这样不张嘴不开口、还任由她乖乖摆弄,这种感觉实在是有点儿好。

可能蒲斯沅这一辈子活到现在,也就只有这么一次,会这样听之任之、“任人鱼肉”。

想到这里,她忍不住对着他做了一个鬼脸。

谁知道,过了几秒,已经很长时间都没有说过话的蒲斯沅,忽然冷不丁地开口了。

就在歌琰还以为自己是不是出现了幻听的时候,就听到他透心凉的声音响起在了耳边:“你现在笑得有多开心,等我五感恢复之后,你就会哭得有多惨。”

歌琰:“……?”

她一动不动地看着他,大张着的嘴巴连合都合不拢。

火吻小姐连做梦都想不到,竟然会有人在五感全失的时候,还能够威胁人威胁得那么顺畅又理直气壮的!

最后她咬牙切齿地瞪了他一眼,选择无视他的威胁,然后低下头去继续摆弄他的手机了。

现在他完全没有办法能够帮上她任何的忙、给出任何的建议,也因此,在这个镜子空间里,只有她自己的判断和决策才能够引导他们走向生路。

而这也是这八大密室中最关键、也是最后一次的密室逃脱。

如果能够逃脱成功,他们就可以永远离开这个噩梦般的地底空间了。

歌琰将整颗心都静了下来,她握着他的手机,仔仔细细地盯着他手机上显示的所有微型定位器的坐标。

其实,在进入八度空间之前,她一直都是自己独自去面对所有困境的,但是也不知道为什么,自从认识了他、和他一起来到了这里之后,她总会习惯性地想去倾听他的意见和决策、甚至想要去依赖他,相对地来说,她自己也就没有太过于主导这整个流程了。

而也恰好是因为他现在这样的情况,却能够让她再次恢复平日里的模样自己来掌控整个局势。

“臭名昭著”的火吻,可不是个普普通通的等闲角色。

她看了一会儿那些微型定位器的坐标,对于破解整个镜子迷宫,突然有了一个大胆的猜想。

他们将迷宫中所有的路都走遍了,到处都是死胡同,没有找到一条可以通往外界的最终出路,这也就是说明这整个迷宫的出口,并没有在迷宫延展的外面,而是在迷宫的里面!

而如果她没有看错的话,这所有微型定位器放置的点,最终连线组合在一起,好像拼成了一个字。

是一个汉字。

这个字,从古至今,都让许多人为之着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