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吻第45节

他眼眸微阖,吻得很温柔,也吻得很炙热。

歌琰感觉到他温热柔软的唇瓣吻住自己的那一刻,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

原来他并不冰冷淡漠。

原来他的吻,是这么地热烈又浓郁。

唇齿相依,难分难舍。

那是他们对彼此的贪欲。

也是他们对彼此的渴望。

还有从他们在巴黎的此生第一次相见时,就已经埋下的花的种子。

今天,这朵花终究在命运的火光中傲然盛开。

这朵花的名字,叫爱情。

他在黎明中,心无旁骛地亲吻着他的爱情。

作者有话要说:  名场面来了!!我的大招来了!!!!终于亲亲了呜呜呜呜!!!小蒲世界苏神!!!!一战封神!!从此我的男主top就是他!

我今天,什么话都不想多说,只想听到你们的尖叫、暴风哭泣和你们的疯狂呐喊!!!!!!

祝各位宝贝中秋国庆快乐!!全家幸福平安哦!!本章留言的前100个宝贝送上红包!!!么么哒!!这是桑桑子对你们的爱!!

第40章 调情

升降机在升到距离地面具有一定高度的时候, 终于自动停了下来。

而他们的唇瓣依然紧密地交织在一起。

歌琰感觉到了强烈的日光洒在自己眼皮上的时候,终于微微地从这个让她快要喘不上气的吻里退开了一些。

她看着蒲斯沅的眼睛低低地喘息着,对着他挥了挥拳头:“……蒲斯沅, 你这个大骗子。”

蒲斯沅的眼眸半阖,眼底有一丝淡淡的笑意流淌过,带着他一贯独有的冷调的性感。

只是,他此刻说出来的话,却一点儿都不冷:“我的味觉还没有完全恢复,所以我在确认。”

歌琰一时还没有反应过来他究竟在确认些什么,刚想要问他, 就看到鼻息交错之间, 他又再次朝自己吻了过来。

这一次,他吻得更深,也更用力了一些。

他撬开了她的牙关,卷着她的小舌头, 长驱直入,亲得她浑身一阵一阵地泛着酥麻。

歌琰刚刚才纵火加千米疾跑过,实在是挡不住这么接二连三的刺激。又过了一会儿, 她觉得再这么亲下去自己就要窒息的时候,终于好不容易才从他的吻里挣脱开来。

她红着脸,没好气地瞪他,可因为她的眼睛里还残留着刚刚因为接吻时勾起的情愫, 这么一瞪,非但起不到半点震慑的效果,还有点儿撒娇的意思:“……你没恢复个屁,我能信你就有鬼了。”

蒲斯沅轻轻地勾了下嘴角,目光在她泛着水光的嘴角点了点, 然后才煞有其事地说:“嗯,恢复了,是甜的。”

她听完这话,愣了一秒,然后瞬间连耳根都红了。

他的意思是——他们的吻是甜的,她的嘴唇也是甜的。

歌琰在这一刻,是真的觉得自己见了鬼了,她就问,谁敢相信蒲斯沅能说出这种话?

不是别人,是蒲斯沅啊。

整个Shadow乃至特工界最牛逼最鼻孔朝天性子最冷的人!被人称为根本不具有正常人类七情六欲的蒲斯沅!

而且,他不仅仅说出了这种让人鼻血直流的话,还做出了同样更让人招架不住的事。

一个母胎单身,竟然能把他的初吻接成这样又欲又苏。

她实在是弄不明白,他到底是怎么无师自通的?从他们进入密室到现在离开,一共就只有24个小时而已。难道天才就是这样,在接触一个之前二十几年都从未踏进过的领域之后,可以用一天的时间就把这个技能点到满级吗?

这个人,怎么开启了恋爱神经之后能变成现在这幅样子?

他是想要苏死谁啊?

而就在歌琰在心里对着某人提出灵魂质问的时候,她的目光不经意地朝旁边一瞥,当场就石化了。

就在他们进来的这个废弃工厂的正前方,此时停着十几辆车。

全部都是Shadow的车。

在这些车前,乌压压地站着一大片Shadow的特工、后勤人员以及医护人员。

也就是说,刚刚,在她和蒲斯沅从八度空间里逃脱、并从地下空间升到地面上的这段时间里,他们两个,当着这帮人的面,旁若无人地接了一个吻。

不对,不止一次,他们接了两次。

而且,第二次比第一次,接得更投入,也更深。

……

一向以厚脸皮著称的火吻小姐,心态当场就崩了。

她,一个CIA的首席通缉犯,和Shadow之光、特工界的金字塔搞在了一起。

并且,如果是暗暗地搞也就算了,可他们刚刚是当着所有人的面示范了一遍搞在一起的意思——甚至可能连Shadow的局长老L也通过言锡他们的摄像设备,看了个完整的现场直播。

她踏马以后还要不要做人了?!

蒲斯沅感觉到了被他抱在怀里的人浑身瞬间的僵硬,也将目光朝旁边投射了过去,但他的脸上并没有出现半点儿惊慌失措,就和看到了一堆草木是一样的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