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吻第46节

蒲斯沅耸了耸肩,平平静静地注视着她:“你叫我什么?”

歌琰死咬着牙,就是不肯叫他一声“男朋友”。

开玩笑,刚刚她都已经当着整个Shadow的面儿被迫秀过恩爱了,现在还要她继续这样当众说肉麻话,砍了她的头她都不愿意。

但终究是道高一尺,魔高一丈。

等童佳带着医护小组赶过来,要把蒲斯沅送上救护车的时候,蒲大佬却站在原地像耳朵聋了一样。

童佳看着他那个伤口,急得不行:“老大,你赶紧上车,你这肩伤再不治绝对要留疤的!”

蒲斯沅的目光一动不动地扣在歌琰的身上,选择充耳不闻。

童佳都懵逼了,一掌拍上依旧虚弱的言锡的肩膀,压低声音问他:“老大在干嘛呢?”

言锡扶着额头,幽幽地叹了一口气,转身就要上车:“……我实在不能再在这儿待下去了,我真的要吐了。”

童佳抓了抓脑袋,一脑门问号。

歌琰本来想和某人死磕,但眼看着他的肩伤愈来愈吓人,还是不忍心在这种时候和他继续耗下去了。

于是,她没好气地低低咒骂了一句,然后拽过他的手臂就往救护车那边走:“你踏马别磨蹭了……男朋友。”

那最后三个字,因为害羞,她说得又快又轻,几乎都变成了一串儿气音。

但蒲斯沅还是完完整整地听在了耳朵里,他不动声色地勾了下嘴角,顺从地被她拖着上了救护车。

等目送着他们俩上了车,留在原地的孟方言他们也开始依次上车准备返回Shadow基地。

在这股满满的恋爱的酸臭味中,言锡“嘭”地一声把车门摔得震天响。

童佳脸色僵硬地看向孟方言:“方言哥……我这一辈子第一次知道原来老大能听话成这样,歌琰姐可太牛了。”

孟方言一边因为受到蒲斯沅的刺激而忍不住摸出手机开始给祝静发消息求老婆的安抚和亲亲,一边头也不抬地回童佳:“可以改口了,等会回去你要是不叫火吻嫂子,我怕你们老大要抽你。”

童佳:“……”

请问他们这些单身狗到底做错了什么要遭受这些非人的折磨?!

作者有话要说:  哈哈哈哈哈欢迎大家进入第五卷 新副本亡灵笙歌!!!国庆假日,让我们每天好好沉浸在小蒲火姐恋爱的酸臭味里!!最近应该不会虐!!!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蒲-骚-斯沅真的是绝了!!!整个Shadow的人今天都疯了!老L估计需要心肌梗塞药了每天!!草,一种植物,可以用来完美地形容苏(欲)神小蒲的牛逼!!我一定要让小蒲成为我男主里的最苏(欲)!

战神:我以前以为我最骚,看来是我错了

死神:知道就好

战神:骚不过骚不过,我要回家找老婆亲亲了

死神:我回家找老婆doi

静爷&火姐:?

第41章 抓紧

歌琰和蒲斯沅所在的这辆救护车的车厢里, 除了他们两个人之外,就只有另外两位医护人员。

歌琰在一旁安静地看着医护人员动作娴熟地帮蒲斯沅处理着肩膀上的伤口,那个伤口确实因为浸过水又没有及时得到医治而变得有些恶化, 医护人员处理的时候也着实下了狠手,讲道理,应该是痛到钻心的程度。

可某位受了伤的人却在医治的全程都表现得面不改色,甚至连半声闷哼都没有,目光始终定定地落在她的身上。

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受伤的人是她。

等处理完蒲斯沅的伤口,帮他仔细谨慎地彻底包扎好之后, 这两位医护人员都立刻从原地弹跳起来, 瞬移般地坐到了车厢里离他们俩最最远的那个角落,眼观鼻鼻观心地低头看地板。

歌琰有些无语地看了一眼那两位全程都没有和他们进行过眼神交流、仿佛和他们对视一眼就会被变成石头的医护人员,又看向已经自说自话地起身要坐到她身边来的蒲斯沅,立刻递了个幽怨的眼神过去。

蒲斯沅接到那个眼神, 却当作没有看到一样,在她的身边大马金刀地落了座。

歌琰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小声道:“你刚刚一直看着我做什么?看我就能让你的伤口变得没那么痛了么?”

他这时取了一旁的湿巾纸, 把她的脸上因为之前纵火时留下的黑漆漆的印子仔仔细细地一一擦去,然后才慢条斯理地应了一声:“嗯。”

歌琰看着这张在自己眼前无限放大的俊脸,觉得自己现在比在八度空间里时都要头晕脑胀。

而且,他给她擦脸的动作, 实在是太温柔了。

好像自从爸爸妈妈离开之后,已经很久很久都没有人这样对待过她了。

这种温柔,对于一直游走在生死线的她来说,就像是罂粟那样,明知不能太过沉迷, 可依然会让她沉溺到不可自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