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吻第51节

他撬开了她的牙关,给了她一个几乎要让她呼吸不过来的深吻。

歌琰起先一直侧着头被动地承受着他狂风暴雨般的亲吻,而后她索性在他的怀里转了个身,用手臂扣住了他的后脖颈,将他朝自己压得更近了一些。

既然这渴望之火她已经无法承受,那倒不如将那火拥抱得更彻底一些。

拥吻之中,歌琰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解开了他身上的西装外套,将那件外套扬手扔在了地上。而蒲斯沅则一把将穿着厚重裙子的她像洋娃娃似的抱了起来,让她坐在了洗手台的边缘。

但因为生怕她坐得不舒服,他的一只手始终轻轻地护着她的后背和臀。

“难受的话就告诉我。”他在亲吻中,见缝插针地哑声对她说了一句。

歌琰微微仰着头,她上翘的眼尾处已经全红了,她从他的薄唇前移开,这时半阖着眼眸,半亲半咬地舔了一下他的下巴。

她并没有咬得很重,但因为他肤色白皙,牙印落上去,就很明显,足够让人看到。

“……召唤兽,我觉得,你应该有个主人留下的印记。”她低声说,“对不对?”

在她做完这个动作之后,她觉得他的呼吸变得更加急促了一些。

多么奇妙。

她心想。

这个如此冰冷的男人,却因为她,在此时此刻而变得热得像火。

原来不止是他可以引领着她,她也可以将他毫无保留地蛊惑点燃。

这让歌琰的争强好胜心得到了极大的满足。

蒲斯沅的眼睛里已经充满着平日里她从未见过的那些东西,他的整张脸都已经变得完全不像平日里的他。

那抹叛逆的性感、没有来由的妖冶,已经彻彻底底地主导了此时的他。

但是她也很高兴。

因为这样的他,只有她看过,只有她能看到。

这是她的爱人,也是她的男人。

蒲斯沅不断地连绵地亲吻她的眼睛、鼻子、嘴唇……这是他最最珍视的人,他想给她最好的,也想给她最温柔的,他想把她捧在自己的手心里去疼。

可是一这样与她靠近,他就会忍不住,变得不那么温柔,甚至会有一些想要对她更粗暴一点的念头。

她是他的蛊。

于是,那些他落在她脸庞上的亲吻,到最后,都演变成了他落在她耳垂下方、脖颈上的吻和轻轻的啃咬。

这个亲吻的时间,仿佛一个世纪般的漫长。

久到歌琰的眼尾已经有些湿润,久到她已经在他的肩头咬出了一个深深的印子,久到……她从喉底发出了一丝长长的叹息时。

她希望这个吻可以快一些、再快一些结束,但是当真的要结束了,她又有点儿不舍得了。

她从来没有过这种感觉,也没有过这样的心情,这些全都是他赋予给她的。

比心动更多,比情愫更多。

是沉溺。

她沉溺于他。

她觉得自己疯了。

深陷在他的漩涡里。

她听到他在她的耳边,用那道磁性低哑的嗓音问她。

“难受,还是舒服?”

歌琰还以为自己是不是听错了。

她睁着已经有些模糊的眼睛,去看近在咫尺的他,看到了几乎要从他眼底满溢出来的渴望和情愫。

看惯了平日里面对任何事都能保持清醒机敏的他,再忽然看到他这样的一面,这种反差的冲击感于她而言是更致命的。

她觉得她已经无法承受更多了。

然而她没有想到,他的话还没有说完。

下一秒,他亲了亲她的耳垂,说:“还好我刚刚没有擦手。”

作者有话要说:  对不起,让大家久等了,改了一百次,我太累了……………………

小蒲!!!一头真正的野兽!!!桑家男主中的欲王之王!!!没写过那么喜欢咬人的男主!!!

火火子,一个企图反攻,但是最后还是屈服于野兽的人!!但是路还长!!她还有机会!!

……我尽力了各位,请你们低调并热烈地歌颂伟大的桑桑子,谢谢!!!!

第46章 酒吧

听到这话, 歌琰的喉间溢出了两声急喘,然后她视线一低,看到了蒲斯沅骨节分明的手。

她一直觉得他的手生得很好看, 是她所见过生得最好看的一双手。

也就是因为这双手的骨相,才会让她在和他初次相见时,就立时感受到了一股熟悉感。

后来她才知道,是因为他们早年已经在巴黎见过。

这段时间以来,她看到过这双手拿枪,看到过这双手解放长廊里的少女们,也看到过这双手在密室里破解谜题, 看到过这双手将她从深渊和幻境里拉出来。

而今天, 在这里,这双手却做了一件她以前从未曾敢想象过、也难以启齿的事。

她第一次知道,原来这双手,除了会做守护世界之外的正事, 还会做出如此暧昧狎昵的举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