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吻第53节

小蒲:不用,去了无人岛我就会了

火姐:?

第48章 刺客

蒲斯沅听完她的话后, 漂亮的眼睛微微一眯。

这姑娘心眼儿实属坏得很——不仅故意靠近他的耳边说话,说完还使坏,对着他的耳朵似真似假地呵了一口气。

于是, 萦绕在她身上那股淡淡的香气和她所说的那句话,都让他的眼神瞬间黯了一下。

蒲斯沅一直觉得自己是那种极其有自制力的人,那么多年以来,在任何情况下,从来没有什么可以轻易地动摇到他,让他的思维产生一分一毫的偏差。

可是,直到遇见了她以后, 他才发现, 原来真的可以有人只凭简简单单的一句话,就将他整个人轻易地点燃。

他现在甚至有一种想要终止任务的念头,立刻就将这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小狐狸摁在旁边一条无人的街道,让她好好尝尝逗弄勾引他的下场。

使完坏, 歌琰倒是知道事后害羞了,她松开了他的手,独自一人往前走了几步, 背对着他以来遮掩自己脸颊上的红云。

只是,没过几秒,她的手就从后被蒲斯沅拖住了,他的手掌微微一使力, 她就只能被迫转过头去看他。

熙熙攘攘的街道里,他就这么平平静静地看着她,眼角含笑地对她说:“等到时候真的天地为床了,你可别哭着说不要,说太刺激了。”

歌琰看到他炙热的眼神, 身体也不由自主地麻了一半,她强装镇定地去缓和心里翻涌着的燥热,对他说:“……本姑奶奶怕过什么?你可别小看我。”

“好。”他淡淡地应了一声,眼底的笑意更深,“那就请夫人说话算话。”

自己挖的坑,自己哭着也得往下跳,接下来的一路歌琰都因为自己扔出“天地为床”的军令状而恨不得咬掉自己的舌头,某人则一直用意味深长的眼神打量着她。

等他们来到那间F酒吧的附近,蒲斯沅忽然拉着她的手停下了步子。

他垂着眸看着她,忽而对她低语道:“孟方言有个朋友叫柯印戚,你听说过么?”

歌琰在脑中过滤了一遍这个名字,问道:“柯氏的太子爷么?”

他点了下头。

歌琰挑了挑眉:“他怎么了?”

“他没有怎么。”蒲斯沅说,“我只是以前听孟方言提到过,柯印戚的父亲柯轻滕是个狠角色。”

她想了想:“好像确实是一代风云人物,听说当年北美的所有集团都被治得服服帖帖的。”

“业务能力并不是重点。”蒲斯沅娓娓道来,“重点是柯轻滕和他夫人之间的佳话。”

一听这话,歌琰不知道为什么心底突然产生了一种不太好的预感,她盯着他看了几秒,眯了眯眼:“什么佳话?”

蒲斯沅看到她警惕的小眼神,忍不住勾了下嘴角。

然后,他将唇瓣贴在了她的额头,哑声说:“他们的第一次是在沙漠里。”

……

歌琰整个人都要爆炸了。

她差点一个条件反射就要一拳往蒲斯沅那弧度完美的下巴上砸过去,只不过理智最终还是阻止了她的手。

没等她动手揍人,某人却还是不肯消停,继续用他那把低冷的嗓音说着最火热的话语:“虽然很有建设性,但沙子太脏,我可能还是倾向于别的地方……你认为呢?”

“……我认为个屁!”歌琰面红耳赤地瞪着他,“蒲斯沅你……”

她原本想大骂几句这座“前”冰山现在简直是比孟方言那个混球还要更骚上一层楼,可她刚说完这几个字,忽然就觉得浑身一凉。

那是她这么多年下来各种经历铸造出来的警惕和敏感,也是身为特工最令人仰仗的第六感,在刚刚的那个瞬间,她发誓她感觉到了一股强烈的杀意和仿佛被毒蛇窥探的冰冷感。

所以几乎是下一秒,她立刻就变了脸色,下意识地将蒲斯沅挡在了自己的身后。

蒲斯沅刚刚在专心和她说话,但就在她变脸的那一刻,他也立时察觉到了同样的异样。

他扫了一圈四周,冷声说:“有人在监视我们。”

歌琰点了下头:“我也有同样的感觉。”

两人对视一眼,决定暂时先不做出任何防御和观察的姿态、静观其变,一同拐弯进了F酒吧。

歌琰在进入酒吧之前,不动声色地开了通讯器,低声将这个发现传递给了言锡他们两组,让他们在靠近这里时都多加小心。

F酒吧如同他们之前做功课调查过的那样,大白天就已经人声鼎沸,整个酒吧里几乎座无虚席,连给他们站的地方都难以找到。

人们欢声笑语,喝酒碰杯,一派放松和愉悦的氛围。

歌琰和蒲斯沅都明白很可能他们没有办法在第一天就找到谁是亡灵,所以今天也都只是抱着一个试水和踩点的心态来的。

只是现在知道了有人在监视他们,他们的警惕度便上升了好几个等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