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吻第56节

因为这么一打岔,刚刚客厅里还很凝重的气氛顿时消散了不少。蒲斯沅将刺客的情况简要跟言锡和童佳说了一下,歌琰则去沙发那边找一反常态的南绍去了。

直到她人站到南绍面前,南绍才像是陡然回过神来似的。

他脸上的表情还是和平常显得很不一样,看上去有些慌乱、又有些无措,更有些不应该在他脸上出现的复杂和仓惶。

只是,在看到歌琰的那一刻,他还是尽力把他脸上的这些情绪通通都压了下去。

“你们回来了啊!”

南绍一下子从沙发上站了起来,他眼神聚焦、目光紧盯着她,“你和我姐夫都没受伤吧?”

“没事儿,俩人都活蹦乱跳的。”她看着南绍,调侃他,“倒是你,怎么像是一副丢了魂儿的样子?被刺客追杀的人又不是你咯?”

南绍一听到“刺客”这两个字,神色就有点儿紧绷:“哈哈……我是担心你们有事儿,我自己一个菜鸡又帮不了你们,所以才很慌,在安全屋里待着坐立难安的……”

歌琰一时并没有再在他身上挖掘出什么异样,这时转过头问言锡他们:“对了,徐晟呢?”

童佳说:“徐晟在自己的房间里休息,他好像有点儿不舒服,可能是因为之前狙击的时候,在屋顶上受着太阳直晒的缘故,今天这儿的太阳特别毒。”

歌琰听到这话,和蒲斯沅隔空对视了一眼,然后他们不约而同地走到了徐晟屋子的门口。

蒲斯沅敲了敲门,低声道:“徐晟,还好吗?”

“还行。”徐晟沉冷的声音很快就从内屋传了出来,“吃了药,待会儿睡一会儿应该就会好了。”

“你好好休息。”蒲斯沅说,“这两天缉捕亡灵的行动你暂时不用参与了。”

只有她和蒲斯沅知道,这是一个试探。

如果说,徐晟是那个内鬼的话,他应该会表现出哪怕强撑着都要参与行动,了解他们的所有动向,以汇报给亡灵和O。

但是,当蒲斯沅说完这句话后,歌琰原本以为徐晟会反对,结果徐晟竟然很爽快地就答应了下来:“以不好的状态去缉捕亡灵只会给你们造成负担,我休息好之后再回归。”

其实在回来的路上,歌琰就已经仔细地考虑过这个问题了。

在言锡、童佳和徐晟当中,如果非要她选出一个可能的内鬼,那么在她的视角里,沉默寡言、情感不外露、平时不出任务时更喜欢独来独往的徐晟或许会比言锡和童佳更能做成一张内鬼牌。

虽然她一点都不想这样去怀疑自己的队友,但她也确实需要通过一些线索试着去推测出事实的真相。

而令人感到欣慰的是,徐晟并没有在他们的初步试探上,做出任何异样的回应。

歌琰在心底稍稍松了一口气,然后转过身对言锡他们说:“从现在开始,我建议我们所有人都开始分头行动,如果我们集体出动,很有可能会招致刺客的再一次袭击。尤其是蒲斯沅,我建议你最好不要在大白天时出现在大街上。”

这是她和蒲斯沅早就已经盘好的计划,只是借由她的口说出来而已。

言锡他们都很同意这个方案,只有南绍弱弱地举了举手:“那个啥,我……我一个人单独行动的话,怕会被亡灵活活恁死吧。”

“你还是跟着我吧,菜鸡。”言锡这时一把勾住了南绍的肩膀,“你看见没?在这个地儿,只有我这个奶妈不嫌弃你,连你的男神也整天只知道沉迷恋爱和自己的女朋友厮混在一起。”

南绍阖了下眼眸,笑了:“是是是,关键时刻还得靠言哥。”

-

大家在安全屋稍事休息了一段时间后,准备再次出发前往F酒吧附近勘察。

言锡带着南绍、童佳单独一人先行出发了,而蒲斯沅则假借着要和歌琰再厮磨一会儿的理由,在他们充满着“这昏君没救了”的眼神中,和歌琰暂时先留在了安全屋里。

等他们三人走后,蒲斯沅和歌琰立刻收起了刚刚的玩笑和满脸伪装的愉悦,二话不说一起悄声进了歌琰的房间。

虽然这里每一间房间的隔音效果都非常好,但是因为徐晟还在他的房间里,整个安全屋并非只有他们两个人,所以蒲斯沅和歌琰还是将声音压到了只有他们两个彼此才能够听到的程度。

歌琰这时悄悄地和他咬耳朵:“我反正会先去那个视野最清晰的暗角蹲点,你只要按照我们计划的时间点出现就好。”

蒲斯沅微微点了点头,然后将手机拿了出来。

他当着歌琰的面,分别给言锡和童佳发了两条消息。

但是这两条消息的内容却是不一样的。

他发给言锡的消息内容是,他会在晚上20:00出现在F酒吧。

而他发给童佳的消息中,他则把时间从20:00改成了18: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