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吻第57节

就你会骚行了吧!你踏马有本事倒是把这句话当着团队的面在公共通讯器里说一遍啊!

虽然某人已经不要脸到人设崩塌的地步了,但是歌琰还是抵挡住了美男的诱惑,强迫自己专注在接下来进入酒吧的人群当中。

她的脑子里就像有一根紧绷着的弦一样,而那根弦上,则牢牢地牵挂着友情和信任。

在这一个多小时的时间里,歌琰无数次地祈祷、甚至祈求着,这名刺客可以永远不要再出现了。

或者,至少在今晚,她可以不要出现。

仿佛过了一个世纪般漫长。

在离八点整倒计时的最后那几分钟里,歌琰几乎是每隔十几秒就会低头看一次手表上的时间。

她在嘴里念念有词着,还有三分钟,还有两分钟……

都到了这个时间点,应该不会再来了吧?

这名刺客,在上午就已经失手过了一次,甚至还被她看去了正脸。就算出于自保的理由,对方也不应该选择在同一天再执行一次刺杀,这在杀手这一行是大忌。

以前她在做杀手的时候,如果第一击不中,要么就会选择和雇主说放弃任务退定金,要么就是会过个十天半个月,等目标已经彻底放松警惕之后再第二次出手。

这名刺客但凡有点儿脑子,今晚就算拿到了时间情报,也不应该来的。

就在她如雷的心跳声中,八点整到了。

歌琰放下了刚刚一直半抬着看时间的那条手臂,紧紧地盯着F酒吧门口的人流。

没有。

怎么看都是没有。

就算那名刺客再怎么样乔装打扮,她都能够在第一眼就认出来,因为对方的身形和样貌,已经牢牢地刻印在了她的脑海中。

她不可能看错,也不可能漏看。

“八点一刻了。”

歌琰这时算是松了半口气,对着通讯器那头的蒲斯沅说,“咱们是不是该撤了?”

因为差不多能够确认团队里没有内鬼了,所以她连说话的语气都是带着些许上扬的。

可谁知道,就在她刚说完这句话的下一秒,她整个人就僵住了。

在离F酒吧大门的入口处大约十来步的地方,不知道什么时候,突然出现了一个人。

那个人独自一人混迹在人群之中,乍一看似乎毫不显眼,甚至有些过于普通。

可是对于歌琰来说,那却是当头一棒。

因为对方化成灰她都能认得出来。

对方只是换了一件和早上样式有些许不同的黑色卫衣以及一条深蓝色牛仔裤,头上则戴了一顶黑色的鸭舌帽,深色系的装扮几乎让其都要与这黑夜融为一体了。

但那束成马尾落在脑后的火红色长发,还是在第一眼就抓住了她的眼球。

是那名刺客。

她还是来了,就在离蒲斯沅预告的第二个时间稍稍过十五分钟左右的时候。

那头的蒲斯沅似乎感觉到了她的呼吸突然变得急促起来,立刻关切地问道:“歌琰,你怎么了?”

歌琰的喉头有些发紧,她眼睫颤抖着,这时根本来不及回应他的话,身体已经本能地朝刺客的方向冲了出去。

她不能让那名刺客进酒吧。

酒吧前的人群都是极其松散的,因此她突然朝这边冲了过来,其他人一时都反应不及,自动就让开了一条可以让她跑动的道路。那名刺客最开始还没有发现她,是直到听到人群发出的哗然声,才发现她人已经快要冲到自己的近处了。

几乎是眨眼间,刺客转身就跑。

然而这一次,歌琰却带着比早上更坚定的决心和更势在必得的力量,因此他们之间的差距很快就被越缩越短了。

“你别再跑了。”

两人一前一后拐过五个街巷后,歌琰呼吸也不带喘地在那刺客的身后说,“我今天一定会抓到你,你就算跳到河里我也会跟着一起跳下去的!”

此话一出,那刺客瞬间就跑得更快了,但这快里也夹杂着一丝慌乱。

而往往人越着急、破绽就会越多,那刺客跑动时没有留意到前方地上的一块碎石,这时一脚踩上去,人瞬间就朝地上扑了出去。

就打这几秒钟的时间差,歌琰在刺客快要起身继续往前跑的那一瞬间,从后面一把抓住了对方的后领!

电光火石之间,她以对方完全措手不及的速度将那刺客拉扯到自己的正面,然后朝地上用力地一掼。

然后她直接扯掉了对方头上的鸭舌帽,整个人半跪着将刺客压在了地上,居高临下地望着对方。

而早上一闪而过的那张脸庞,这一次在月光下完整清晰地出现在了她的眼前。

那名女刺客被歌琰牢牢地压在地上,挣扎了很久,却怎么样也挣脱不了。于是她呼吸急促地喘了一会儿,目光竟不断地有些发颤。

歌琰一动不动地盯着女刺客,而后开口道:“我是不是认识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