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吻第58节

歌芊芊就像在这个世界上的另一个她一样。

十年间无数个日夜,她不是深陷在巴黎的噩梦里,就是沉溺在歌芊芊和她之间的回忆里。

只要一闭上眼睛,她就会看到歌芊芊在她的前方不远处,笑眯眯地朝她摆手说:“姐姐,你快来找我吧。”

她找了歌芊芊那么久,也想过很多次,歌芊芊是不是遇上了一个好人家,从巴黎的噩梦中彻底脱离,开始了一段崭新的生活。

甚至她一直都觉得,歌芊芊值得比她更好的。一个那么柔软可爱的女孩子,应该在宠爱和关怀下长大成人,在阳光下过着最最幸福的生活——那是她这一辈子都难以触及的美梦。

就让她替歌芊芊受着所有的苦难和颠沛吧,只要歌芊芊在这个世界上的另一个角落过得好,那她就知足了。

所以,她怎么能够接受她捧在手心里疼爱的妹妹,在与她失散之后,不仅改变了容貌,失去了说话的能力,甚至还变成了一个只能隐藏在黑夜和黑暗里的杀手呢?

如果这名女刺客真的如蒲斯沅所说的,是歌芊芊。那么这么多年在歌芊芊的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

蒲斯沅这时用力地反握了一下歌琰的手,然后在她颤抖的目光中,他松开了她的手,走到了歌芊芊的身边,弯下腰将躺在地上的歌芊芊轻轻地从地上扶了起来。

歌芊芊始终低垂着眸子,不敢和歌琰对视,即便已经站起来了,她纤细瘦小的身体也依然在晚风中不停地颤抖着。

歌琰紧紧地咬着牙,看着面前这个于她而言面容陌生、但又冥冥之中羁绊至深的女孩子。

唯一让她感到庆幸的是,歌芊芊还活着。

可更让她感到痛苦的是,歌芊芊竟然活成了这样。

她看着歌芊芊,眼尾已经悄声无息地变得通红了。

蒲斯沅这时望着她,低声开口道:“歌琰,你相信我,这一定不是她自己想要的。”

如果能够选择,谁会想要去做一个只能埋没在黑暗中,靠杀人为生的刺客呢?

谁不想要活在阳光下,做一个普通人,每天笑着享受生活的多彩和幸福呢?

即便她不敢也不愿意相信自己眼前的女刺客是歌芊芊,但是因为她信任蒲斯沅,所以她知道他一定不会欺骗她。

就算看上去再不可能,这也只能是真相了。

歌琰就这么沉默着,一动不动地看着歌芊芊。

不知道过了多久,她终于对着低垂着头的歌芊芊,轻轻地动了动唇:“……芊芊?”

在听到那两个字的时候,歌芊芊慢慢地抬起了头。

她看着歌琰,瞬间泪如雨下。

“你为什么不能说话了?”

歌琰的整颗心都揪成了一团,近乎让她有些无法呼吸了。她这时咬着牙,朝歌芊芊走近了几步,站在歌芊芊的跟前问她,“你告诉姐姐,这些年,你到底发生了什么?到底是谁伤害了你?姐姐去帮你报仇。”

歌芊芊一听到这些问题后,立刻开始猛烈地摇起头来。

她一边流泪,一边摇头,似乎是不想回答歌琰的这些问题。

眼看歌芊芊的情绪变得愈来愈激动,蒲斯沅轻轻地拍了拍歌芊芊的后背,低声安抚了几句,然后又对着歌琰摇了摇头。

他的意思是,现在最好不要去问歌芊芊这些问题,因为那是歌芊芊还没有准备好对她开口的,也是歌芊芊身上最痛的地方。

歌芊芊显然今天早上就已经认出了她来,虽然觉得自己无颜来见她,可今天晚上还是依然冒着生命危险出现在了酒吧。

只有歌芊芊自己知道,她是顶着多大的压力和风险,才能再来见姐姐一面的。

她一边抵触于让姐姐见到自己现在这个样子,但一边又控制不了自己地想要去靠近姐姐。

歌琰也立刻就看明白了蒲斯沅的意思,虽然她真的非常急切地想要挖掘出这些年落在歌芊芊身上的伤疤究竟是出自于谁人之手,但是她也不忍心看到歌芊芊因为这些问题而变得这么痛苦。

“……好。”歌琰这时用力地抓住了歌芊芊的手,“芊芊,你别哭了,姐姐不问了,等你想告诉姐姐的时候你再说,好吗?”

歌芊芊听到这话,立刻点了点头,然后她将歌琰握着自己的手翻转了过来,开始低下头在歌琰的手心里写字。

歌琰感觉到歌芊芊指尖的温度落在自己的手心里,刚刚努力忍耐下去的酸胀又再度充满了她的鼻间。

歌芊芊一笔一划地认真写道:姐姐,我好想你。

就这六个字,让歌琰原本尽力蕴在眼眶里的泪,瞬间就从眼角滚落了下来。

她曾经无数次地想象过她和歌芊芊重逢的一面。

她以为那会是在阳光明媚的异国他乡,她看到歌芊芊和其崭新的家庭幸福快乐地坐在长椅上晒太阳。她或许都不会走上前去和歌芊芊相认,因为她不想打扰到歌芊芊新的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