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吻第59节

所以, 她也要保护好她最挚爱的人。

“好。”

蒲斯沅微微敛了下眸子,然后他抬起了他们交握着的手,在她的手背上落下轻轻一吻。

在他们从暗门和楼梯往安全屋里走的时候,歌琰的心脏跳得很快。

这毕竟是要去揭晓一个可怕的真相,哪怕她表面上装得再镇定,她的心里多少还是有些慌神的。

而且,她并不知道,蒲斯沅会怎么样去试探言锡。

等进了安全屋,就看到言锡他们四个人团团围坐在沙发上,就连早前因为身体不适在房间里休息的徐晟也在。

看到他们俩回来,所有人立刻眼睛一亮,从沙发上起了身。

言锡性子急,第一个开口问道:“你们抓到刺客了吗?人有受伤吗?”

歌琰摇了摇头,叹了口气:“没抓到,又被她跑了。”

“啊?”言锡惊了,“我刚刚听小蒲那个笃定的语气,都以为你们俩势在必得啊!”

“本来应该是可以抓到她的。”谁知,蒲斯沅这时忽然冷不丁地开口了,“但是她得到了一些额外的帮助。”

这后面半句话,在此刻听起来,怎么听怎么奇怪。言锡他们跟了他那么久,也都是聪明人,都立刻察觉到了蒲斯沅语气里的一丝反常。

童佳这时小心翼翼地问道:“是谁给了刺客帮助?是O么?还是亡灵?难道还有别人么?”

蒲斯沅一开始没有说话。

沉默了片刻,他才说:“是我们中的一员。”

当这七个字落下地的那一刻,就如同一枚惊天手|雷,直接在安全屋的客厅里爆炸了。

所有人脸上的表情都惊惧万分,言锡还以为自己是不是听错了,瞠目结舌地看着他:“……你说什么?我们中的一员?你是说,我们这几个人里,有O和亡灵的内奸?!”

童佳瞪大着眼睛、抬手捂着嘴,踉踉跄跄地往后退了一步;南绍整个人神色仿徨游离、面色苍白,仿佛像被风一吹就倒的枯木;而徐晟则面容严肃地站在原地,他看上去却是此刻所有人里最为冷静的那一个。

蒲斯沅将所有人的反应都尽收眼底,随后,他动了动唇,平静地说道:“你们应该都记得,血蝎子人口拐卖事件时,有两个巢穴的人提前接到消息逃脱成功,根据时间差可以推断,只有我的核心小组三人才能得知第一手的消息并有机会告知那些人。”

这句话说完的那一刻,言锡和童佳的脸色顿时变得更加难看了。

“我今天给了你们我会出现在F酒吧的时间点,但是,我给言锡和童佳的时间点,是不一样的。我告诉童佳的时间是六点半,告诉言锡的时间是八点整。”

他不徐不缓地说着,“而刺客出现的时间点,是八点一刻。”

当他说完最后一句话的时候,言锡已经将刚刚脸上的不可置信统统都收了回去。

歌琰发誓,自从她认识言锡以来,她从来都没有见过言锡那么可怕的脸色。

仿佛山雨欲来,又仿佛已然天崩地裂。

一个那么爱笑爱闹的人,脸上却会有如此绝望无光的神情。

童佳也已经听明白了蒲斯沅这最后一句话,她的眼眶顿时变得通红。

在一片死寂中,她转过脸,一眨不眨地看着言锡。

她的浑身都在发抖。

言锡这时用力地闭了闭眼,然后他向前了一大步,他的脸几乎要和蒲斯沅的脸贴到了一块儿。

他看着蒲斯沅,连语调都彻彻底底地冷了下来:“蒲斯沅,你是不是疯了?你他妈是在怀疑我?”

就这简简单单的两句话,他仿佛都是从牙缝里硬抠出来的。

蒲斯沅静静地回视着言锡。

他看着言锡,看得非常非常认真。

过了良久,他忽然开口道:“巴登别车站旁的樱花树最近应该开了。”

歌琰在旁边和他十指紧扣,本来手心里已经全是汗了,但却突然被他这么一句没头没脑的话给弄得硬生生地愣了一下,装作不经意地瞥了他一眼。

他依然一动不动地注视着言锡。

由于他这句古怪的话说得又快又轻,她相信除了她和他自己之外,只有离他最近的言锡听到了。

因为下一秒,她看到言锡的脸色有一瞬间僵了一下,而后他不动声色地眯了下眼睛。

不过很快,他又恢复成了刚刚那副怒气冲冲的模样,对着蒲斯沅说:“好,蒲斯沅,你可真他妈的棒极了!怀疑内鬼怀疑到我头上来了,你可真是太出息了!”

蒲斯沅则抬了下眼眸,冷淡地回应道:“你是信息泄露的唯一出口,并不是我想怀疑你,而是事实在告诉我这个唯一的可能性。”

“……唯一的可能性吗?”

言锡在嘴里喃喃自语了这么一句话,而后他便像个浪荡的二流子那样耸了耸肩,往后退了一步,无所谓地笑了起来,“行,你是大家的神,你说是什么就是什么吧。原来我言锡活了快三十年,救了无数人的命,每年就回家几次,将自己整个人都奉献给了这个操蛋的世界,直到现在我他妈都快要当爸爸了,却成为了一个会去和人渣结盟的煞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