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吻第60节

童佳被留下来看管言锡,今晚会参与行动的只有徐晟、南绍、蒲斯沅和歌琰。

“徐晟不进酒吧,在外头的狙击位。”

傍晚时刻,所有人都已经整装待发, 蒲斯沅在客厅里做着最后的行动部署,“南绍跟我们一起进去。”

南绍听到这个安排,并没有说什么,倒是一向沉默寡言的徐晟看了一眼南绍,沉声说:“南绍不擅长近战,他可以和我一组,用技术扫描配合我的狙击。”

“我信任你的狙击能力。”蒲斯沅平淡地回道,“你一个人行动起来会更方便一些,南绍跟我们一起进酒吧,我有需要他帮忙的地方。”

说完这些,他微微侧过脸来看歌琰,目光一瞬间就软和了下来。

她也回视着他,然后朝着他轻轻地点了点头。

她服从他的所有安排,甚至不会有一丁点想要去质疑他的心思。

和他认识至今,他没有一次的决策让她失望过。

他们之间对彼此的信任,是牢不可破的。

-

七点整,他们四人相携着从安全屋离开。

临走前,童佳千叮万嘱他们一定要注意安全。她其实非常想跟着一起去,因为安全屋里有一间无法逃脱的密码房、是专用于关押犯人的,如果让言锡滞留在里面,就算暂时无人看管也可以。

但出于多年来对蒲斯沅的信任,她也知道蒲斯沅让她留下来看管言锡,一定有他的道理。

所以她最终还是没有提出这个建议,红着眼眶将他们送走了。

一路无话,徐晟很快在酒吧附近的最佳狙击位就位,歌琰他们三个也准备提前进入酒吧潜伏。

在快要进入酒吧前,蒲斯沅忽然让南绍在门口稍等片刻,将歌琰叫到了一边。

夜色中,他静静地看着她,然后抬起手轻抚了一下她的脸庞。

歌琰原本以为他是有什么关键的信息要单独嘱咐她,还竖起耳朵准备很严肃地洗耳恭听一番。没想到某人就这么像对待一只小动物一样,先是摸摸她的脸,然后又是亲亲她的额头,接着再捏了捏她的手指,正经话倒是一句都没有说。

就这么腻歪了好一会儿,她终于有点不耐烦了,一把将那只在自己的头发上轻抚着的手抓住,眯了眯眼:“蒲斯沅,敬业点,行不行?”

他听到这话,终于算是露出了今天的第一个笑容。

路灯的映照下,他英俊的脸上挂着一抹淡淡的笑,他也并没有解释他刚刚为什么会做那些小动作,只是忽然冷不丁地来了一句:“你真的很信任我。”

她怔了一下:“要不然呢?我去信谁?”

他这时将眼底的暗涌都敛了回去,随后伸出手将她拥进了怀里。

“歌琰。”他靠在她的耳边,轻声唤她的名字。

“嗯,我听着。”

“这世界上有千百种真相,你有可能很难接受其中的一部分,但是我希望你能够记住——”

他这时微微侧过头,一眨不眨地盯着她的眼睛。

“你眼睛看到的,不一定全是真的,但哪怕再高明的演员,都无法在他的骗局中将自己的真心全然抹去。所以那些曾经感动到你的,让你感受到的真心,一定也都是真的。”

这段话,歌琰在不久之后的将来终于明白了其真正的含义,也终将铭记一生。

“好。”她说,“我明白了。”

“还有。”

他用他最动人性感的嗓音继续说着,“有一件事,永远都是真相,直到我的生命终结,都不会被任何人或事左右改变。”

她的心跳也忍不住加快了起来:“是什么?”

蒲斯沅的眸色波光流转,仿佛藏了一整个宇宙的光芒:“我爱你。”

歌琰张了张嘴,整个脑袋“嗡”地一声,像是被人用什么重重地砸了一下。

虽然她知道,他自从开启了恋爱开关之后,各种撩人的小把戏层出不穷,但内敛沉冷如他,几乎从来不会如此直白地表达情感。

所以,这句情话对她来说的冲击力,是千万级别的。

被自己最爱的男人如此告白,她真的感受到了那种浑身都被粉红泡泡包裹着的漂浮感。

那么多年了,这也是她第一次感受到,自己是那么地幸福,自己和这个世界的联系是那么那么地深而强烈。

这都是因为他。

因为他是她和这个世界之间最强有力的联系和羁绊。

只是,没有来得及等她好好地给他一个回应,他就已经松开了她,带着她转身准备进入到酒吧里。

时间不等人,而今晚至关重要。

在这一个时刻,歌琰忽然意识到,这句情话,很可能不仅仅是一个他对她最真挚至极的告白,也是一个为了特意安定她心神的存在。

他更像是将他所有饱满炙热的情感都灌注在了她的身上,希望她在接下来的时间里足够坚强,也足够勇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