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吻第61节

那鼓手在她叫出自己名字的那一刻, 终于慢慢地从帽檐下抬起了脸。

那是一张一看就阴霾无比的脸。

尖脸、上吊眼、沉重的眼袋、鹰钩鼻、薄削唇。

他整个人看上去其实并不胖,甚至还有点消瘦,再加上他个子矮, 如果一戴上帽子看不清脸,绝对是会在人群中瞬间被埋没的那种人。

只是,歌琰在这一行干了那么久,早就已经很清楚——很多看上去好像并不具有很大攻击性、长得一点都不壮实、浑身也没几块肌肉的人,却实际上坏得入骨。

因为他们不靠身体和蛮力去掌控别人,他们靠的是他们的脑力。

她相信,面前这个矮小的男人, 能够仅靠这样薄弱的身板和不起眼的模样, 就成为O的核心成员,独自一人掌控墨西哥的所有犯罪链、甚至有时候还辅助管理北美的犯罪链,必然是有他的“过人之处”的。

亡灵这时看着她,阴恻恻地笑了笑:“你好, 火吻。”

在他张开嘴的那一刻,歌琰借着路灯的光亮,更加仔细地看清了他的脸。

他看上去年纪也不是特别大, 四十岁不到的年纪。可整张脸却是蜡黄无比,最可怕的是,他的牙齿有好些颗都掉落了,剩余还在的牙齿几乎都黄得犯黑。

歌琰立刻就知道了——他是个瘾君子, 这个男人长期吸毒。

歌琰看到这张脸就感到生厌,她几乎一句话都不想和他说,可她知道自己必须多说一些,为在屋顶狙击的徐晟争取时间。

徐晟必须要找到一个最精确的点打伤亡灵,不然错过这个机会, 亡灵今晚很可能会逃脱。

“不愧是大名鼎鼎的火吻,竟然在酒吧呆了不足一刻钟,就已经辨认出我是亡灵来了。”亡灵说,“我想请教一下,你是怎么认出我的?”

她冷笑了一声:“装神弄鬼要辨认出来还不简单吗?首先,你混迹在酒吧观众里的下属们都是通过往箱子里扔纸条给你传递信息的,而那个主唱拿起纸条回过身和你们讨论的时候,所有人都在有意无意征询你的意见。”

“你虽然是坐在最后面最不起眼的那个,但是他们每一个人,在听到纸条内容的时候,下意识的第一反应就是去看你,哪怕他们做得再不明显,但人的潜意识动作是不会骗人的。而只有他们的领导者,身居高位的人,才会被这样尊敬。”

她当时在酒吧里观察到这一现象后,就在纸条上写下了“我是火吻,请鼓手(亡灵)到酒吧对面的街巷来”。

而蒲斯沅也同样发现了这个现象,因此与她异口同声地说出了鼓手这个词。

说完这些,她看着亡灵,讽刺道:“怎么,一支乐队的鼓手就这么堂而皇之地从酒吧里跑出来,不怕观众骂街吗?”

亡灵无所谓地耸了耸肩:“这本来就是欲盖弥彰的假身份罢了,你觉得我真的会在意我的假身份在群众前的口碑吗?”

没等她说话,亡灵这时有意无意地往头上看了一眼,轻飘飘地说:“倒是Shadow的狙击手,摆了那么久的姿势还没找准射击点吗?”

他是怎么知道的?又是内鬼告诉他的吗?!

歌琰一听这话,脸色微微一变,她刚想拔枪,就听到亡灵说:“你们是不是太小瞧我了?我敢一个人这么过来和你接头,必然不是赤手空拳来的……火吻小姐,现在就让我的狙击手来告诉你,到底谁能瞄准得更快一些吧。”

她二话不说,直接从身后拔出了枪支,用力地顶着亡灵的眉心:“你的狙击手要是敢对我们的狙击手开枪,我就让你现在立刻下地狱。”

亡灵被黑洞洞的枪口顶着额头,也是不慌不忙的,他拿出口袋里的通讯器,脸上带笑地问狙击手:“怎么,打中了吗?”

歌琰的额头上已经开始冒冷汗,但她还是死死地盯着亡灵,仔细地观察着他在听狙击手说话时的反应。

几秒后,亡灵将通讯器放回了口袋里,他摊了摊手,神情看上去十分遗憾:“你们的狙击手人失踪了,根本不在上面的狙击位……Shadow的作战就是那么随意的吗?还是因为我来,他直接被吓跑了?”

歌琰的心里顿时松了一大口气,虽然她并不知道为什么徐晟现在会不在当初说好的狙击位,但是这种时候,他不在反而是件好事。

“火吻小姐,虽然我不知道你的那位男朋友……噢,就是Shadow的死神他现在会怎么样出来帮助你,但是我相信,我的狙击手的子弹速度,一定比他跑过来的速度要更快一些。”

亡灵这时望着她,脸上阴险的笑容更深,“不过,也有可能,他已经被你们的内鬼给牵制住了,都根本没法儿过来帮你呢!”

按照计划,蒲斯沅和南绍现在会协助她从后方包抄缉捕亡灵,但是她确实并没有从通讯器里听到蒲斯沅那边有任何动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