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吻第64节

他已经没有办法再亲自走出这黑暗地底的牢笼,也没有办法再出去接受她善意的批评和责骂,更没有办法继续和他们一起去看这个世界的光明和美丽了。

他只有二十岁。

他年轻的生命,至此,却已经彻底走到了尽头。

“南绍!”

歌琰在他的面前跪了下来,她颤着双手,将南绍的头轻轻地抱到了自己的膝盖上,不断地去叫他的名字,“……南绍!南绍!”

她泣不成声,从嗓音里发出来的,全都是痛到极致的哭声。

那是比困兽还痛苦的悲鸣。

抱着歌芊芊的蒲斯沅也轻轻地跪了下来。

他的眼眶是通红的。

而南绍的眼睛已经近乎半闭住了。

但是,他还是努力地,想要睁开眼睛,去看歌琰。

他想要说话。

歌琰的眼泪大颗大颗地往外滚,她尽力地弯下腰,去贴近他的嘴唇,想要去听清他究竟在说什么。

他说——

“对不起……”

“是我活该……”

“敏敏,照顾好敏敏……”

“歌琰,谢谢你……”

“谢谢你相信我……”

当她听完他最后的那句话,就感觉到他的嘴唇停止了颤动。

她慢慢地从他的嘴唇上抬起脸。

南绍的呼吸已经停止了。

他闭着眼睛,而他的眼角边上,凝固着一滴泪。

晶莹的泪珠,像是钻石那样。

璀璨闪耀,永垂不朽。

他的嘴角,甚至还牵着一抹笑。

他好像,去了一个幸福的地方。

作者有话要说:  我真的哭成疯狗

我跪下

我跪下

第59章 火光

整个房间里, 此刻寂静无声。

只有歌琰无法自抑的泣声,从她的喉间不断地爆发出来。

她的眼泪如决堤的泄洪。

她多么希望这只是一个噩梦。

等梦醒了,她依然能够给南绍一拳头骂他是个彻头彻尾的大傻瓜, 依然能够跟他打打闹闹,也依然还能够揪着他陪着自己继续闯荡这个世界直到他们双双离开人世。

她还想要他见证她和蒲斯沅的爱情,还想要看他和方敏终成眷属。

他才二十岁啊。

他还那么地年轻,他还那么地眷恋这个世界。

歌琰能感觉到,这个躺在她腿上的人,生命正在流失殆尽。

这条美好鲜活的生命,原本像一朵灿烂绽放的鲜花, 然而此刻, 这朵花却在风中,渐渐凋零枯萎。

在她的父母去世之后,这是她再一次,亲手送别自己至亲至爱的人。

她甚至漫无边际地幻想着, 时光是否可以倒流——上帝能否让她重新回到她和南绍初遇的那一天。如果可以,那她那天一定不会借用他的电脑。

如果是那样的话,他的人生轨迹是不是就不会被她改变。

如果没有遇到她, 他是不是就不会被卷入这无边的黑暗里,或许他永远只会是那个傻乎乎的中二黑客小子,在自己的世界里快乐自由地过一辈子,和自己的爱人在阳光下白头到老。

如果是那样的话, 那么他今天是不是就不会如此草率地离开人世。

蒲斯沅这时缓缓站起身,他先将歌芊芊妥帖地放到了一旁的沙发上,然后他走到歌琰的身边,将她的手轻轻地放到了南绍的胸口处。

他注意到,南绍在呼吸停止前, 特意抬起了自己的手,放到了他自己的胸口处。

歌琰这时侧过头,泪眼朦胧地看了蒲斯沅一眼,在他对着她点了点头后,她便试探性地在南绍的胸口动了动手指。

然后,她感觉到南绍胸口处的衣服口袋内,似乎藏了什么东西。

她立刻抬手抹了抹自己的眼睛,然后她一只手握着南绍的手,用另一只手从他的胸口处,抽出了一张折叠整齐的纸张。

那是一封南绍亲笔写的信。

她展开信笺,几乎在看完第一行字后,眼泪就再度模糊了眼眶——

///

歌琰:

当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我应该已经不在人世了。

其实以前我是很贪生怕死的,有时候躺在床上,只要想到自己最终会变为这世间的一片尘土,我就会害怕得连觉都睡不好了。

是不是很好笑?别看我整天缺根筋似的,有时候我又比谁想得都多。

我刚懵懂懂事的时候,爸爸妈妈就病逝了,后面的那几年,我一直寄住在邻居方敏他们一家这儿。方敏的爸爸妈妈都对我很好,像对待自己亲生儿子那样,他们让我觉得自己不再孤独,也让我觉得自己是被爱着的。

方敏算是我的青梅竹马,她很可爱,很温柔,也很善良,我很喜欢她。只是,可能是因为我太傻了,我不知道应该怎么样向她表达我对她的情感。她总说我只是把她当成妹妹,其实我没有,我知道我是真的喜欢她,是男人喜欢女人的那种喜欢。

我的人生轨迹一共被改变过两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