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吻第65节

她怎么会不记得呢?

这个明明嘴上说得比谁都要贪生怕死的人,却比谁都对死亡要更慷慨。

他明明才是最勇敢的那个人啊!

房间外这时传来了高呼、怒吼、惨叫以及各种杂乱的声响,应该是其他楼层和巢穴的血蝎子成员赶到了这,并和言锡他们带领的Shadow、以及当地安全局的人开始交战了。

歌琰这时努力地控制住了自己的情绪,她从蒲斯沅的怀里抬起了头,一动不动地看着他。

蒲斯沅抬起手,他用手指温柔地拂去了她脸上所有的泪渍:“方敏那边你放心,孟方言已经将她解救出来了,之前从奥兰多潜逃的那两个血蝎子巢穴的人也已经都在这里被缉捕了。”

她听完,鼻音浓重地“嗯”了一声。

因为长时间的哭泣,她的嗓音已经完全黯哑了。

然后,她张了张嘴:“我想……”

在她后面的话还没有说出口的时候,蒲斯沅就已经伸出了一根手指。

他用那根纤长的食指轻轻地抵在了她的唇前,制止了她接下来所有要说的话。

接着,他只说了两个字:“去吧。”

歌琰目光颤抖地注视着他深邃好看的眼睛,过了一会儿,她从他的怀里起身,拿起地上的两把枪支,转身从这间房间里走了出去。

……

这一天,墨西哥城的夜空,都被火光染成了红色。

整个墨西哥的血蝎子巢穴在一夜之间被颠覆,而这里最大的巢穴里,则横尸遍地。

到最后,Shadow和安全局的人都选择带着所有被关押着的女性、俘虏等提前从中撤了出来,他们所有人似乎都敬畏又惧怕着此刻独自一人在巢穴里的那个女人。

那个一头红发的女人,仿佛从地狱里来的阎罗,但凡见到一个血蝎子的人,就会将其当场击毙在地。

言锡和蒲斯沅一同将南绍和歌芊芊从里面抱了出来,当言锡童佳他们看到南绍的尸体后,都当场就落了泪。

歌芊芊则被医护队送到最近的医疗基地进行紧急救治,徐晟一路陪同在旁。

连L也从美国赶过来了。

他站在蒲斯沅的身边,和他一同立在这个墨西哥最大的巢穴大门外,沉默地看着渐渐从巢穴中心开始蔓延出来的冲天火光。

L看着那片火光,转过头肃容着对蒲斯沅说:“她这样大肆的屠杀,会让她背负罪孽,世界各大安全局也不可能坐视不理的。”

就在L说完这句话的时候,有一个摇摇晃晃的身影,也终于背靠着那片火光,从巢穴中一步一步慢慢地走了出来。

她的身上全都是敌人的血,整个人仿佛都与那片红色的火光融为了一体。

她的背后,是尸山和火焰。

就像一场最盛大的祭奠。

蒲斯沅在看到她的虚影出现的那一刻,就已经抬步朝她走了过去。

他大步走到了她的面前,抬手脱下了自己身上的外套,把她整个人都裹了起来,然后他将她一把从地上打横抱了起来。

他垂着眼帘,眸子里仿佛藏了一整个宇宙的温柔。

“我们回家。”

歌琰轻轻地点了点头。

她两手一松,那两把枪支终于掉落在了地上。

她闭上眼睛,眼角飞快地闪过了一丝晶莹的光。

L站在原地,远远地看着蒲斯沅抱着歌琰朝自己走来。

他的脑海中,不断地重复着蒲斯沅刚刚走过去前扔下的那句话。

他说:“所有的罪孽和处罚,我会替她扛。”

作者有话要说:  我真的再次哭成疯狗

我会永远记得南绍,他和kermid一样,是最年轻最勇敢的孩子,他们会在天堂里幸福地守望。死亡并不是终点,而是对生命最好的答复。他的付出,是驱逐黑暗的重要一步。

我会永远记得。

我也永远爱小蒲,他是这个世界上最温柔的存在。

接下来应该不虐了吧。。。我自己哭了两天也快不行。。。

第60章 纪念

歌琰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

她梦到自己独自一人走在一条林荫小道上, 不知道走了多久,她看到前方出现了一栋漂亮的花园别墅。

那栋别墅,和她小时候的家很相像。

有郁郁葱葱的绿植、争奇斗艳的花簇, 枝叶们攀爬在铁栏杆上,绕成柔软肆意的形状。别墅的入口附近还有个小水池,水很清澈、其中游曳着各种各样的鱼。还有鸟语声,藏在别墅周围那些高大的树木上。

她走到别墅的大门口,伸出手轻轻地推开了铁质的大门。

“吱呀”一声。

门应声打开。

她鼻间忽然闻到了一阵阵蛋糕烹饪的香味,那股香味、熟悉到让她一瞬间眼眶就热了。

顺着那股香味,她又慢慢地走到了别墅的正门处。

还未伸手, 门突然就从里面被打开了。

“回来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