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吻第66节

于是她立刻微微红着脸瞪了他一眼。

看到她的脸上又出现了生动的表情,蒲斯沅才似乎放心了一些。

他的一只手始终拉着她的手没有松开过,这时还无意识地将她的手牵起来,放在唇边,亲了又亲。

她看着他低垂着眸的模样,心也更软了:“你睡过没有?”

“睡过一会了,不是很累。”他说,“你其实也没有昏睡多久,一个夜晚加半个白天而已。”

她点点头,然后问:“芊芊呢?”

蒲斯沅:“芊芊现在在你隔壁的病房里,已经清醒过来了,她身上的外伤也都是轻微的,医生说很快就可以恢复。”

没等她说话,他又说:“你现在人不难受的话,我就带你去看她。”

“嗯,我没事的。”她说着,就从床上翻身下来了。

歌琰其实在血蝎子巢穴里清场的时候,自己并没有受什么伤,那些打手对于她来说,根本连身都近不到她,所以她之前昏过去纯粹只是因为南绍的死导致她情绪太激动、再加上一下子动手频率太高而已。

等他们到了歌芊芊的病房里,就见到歌芊芊正拿着一本本子和一支笔靠坐在床上,时不时地写写字,而她的床边则坐着徐晟。

徐晟原本正非常专注地在看着歌芊芊并和她聊天,甚至脸上还罕见地带着一抹淡淡的笑。

等发现他们进来的时候,他脸上的笑容立刻就收了回去,变回了平时的严肃正经。

“芊芊。”

歌琰两三步走了过去,在歌芊芊的床边坐了下来。她拉着歌芊芊的手,仔仔细细地把歌芊芊端详了一遍,才说,“真的没有哪里不舒服吗?有哪里难受一定要告诉姐姐。”

歌芊芊摇了摇头,笑眯眯地在本子上给她写:姐姐,我没有不舒服,你放心吧,你自己怎么样?

歌琰看到她写的字,脸上也带上了笑:“姐姐是打不死的小强,哪里都很好。”

歌芊芊点了点头,随后又在纸上“唰唰”地写字:小蒲哥哥他们都对我很好,非常照顾我。

写到这,她又换了一行:尤其是徐晟,他一直在陪我聊天,还安慰我,照顾我,给我弄吃的。

看到这儿,歌琰立刻抬起头看向徐晟:“徐晟,真的非常谢谢你照顾芊芊。”

徐晟听到这话后略显僵硬地点了下头,有一瞬间他的脸上甚至闪过了一丝异样——这抹异样一定要追究的话,竟然是有一些不好意思。只是现在的歌琰还没有及时发现,反倒是全部落在了蒲斯沅的眼里。

于是,等歌琰和歌芊芊在聊姐妹私房话的时候,蒲斯沅和徐晟便退到一边看着这两姐妹。

两人相对沉默了一会,蒲斯沅忽然冷不丁地来了一句:“你或许会碰到史上最难搞的娘家人,比老虎和狮子更可怕的那种。”

徐晟一开始老脸一红,后来他又侧过头看了一眼竟然会主动开始聊八卦的自家老大,还怀疑自己的耳朵是不是出问题了。

过了老半天,被戳中心事的徐晟才慢慢吞吞地回了一句:“……老大,说自己的老婆比老虎狮子更恐怖,你这样真的好吗?”

蒲斯沅面不改色:“你先自求多福吧。”

歌芊芊和歌琰聊了一会儿之后,忽然用笔在本子上写下了这么一行字:姐姐,南绍哥哥,他真的离开我们了吗?我不想他离开我们。

写完之后,歌芊芊就红了眼眶。

一看到这句话,歌琰心里最痛的地方又凹陷着疼了一下。

她忍住了鼻尖一阵一阵冒上来的酸涩,轻轻抬起手捏了捏歌芊芊的脸:“姐姐也舍不得他,但是南绍哥哥去了一个很美好的地方,他不会再觉得痛、也不会再伤心难过了,他会过得很幸福的。”

然后,她抬起手,指了指窗户外湛蓝色的天空:“你看,南绍哥哥一直在那里看着我们呢。所以,芊芊,你一定要在姐姐的身边开心快乐地生活下去,不要再让姐姐和南绍哥哥担心了,好不好?你能不能答应姐姐?”

歌芊芊用力地点了点头。

她甚至张开嘴,想要努力地发出声音,去说一声“好”。

歌琰看着她,刚刚一直努力隐忍着的泪,终于再次忍不住,从眼角边滚落了下来。

-

南绍的葬礼,坐落在城郊的一片偌大空旷的墓地里。

原本大家想要在殡仪馆中举行葬礼仪式,但方敏坚持说,南绍喜欢晒太阳,所以想要将葬礼安置在室外。

碧绿的草坪上,南绍静静地躺在所有人面前的灵柩里,这座灵柩并不厚重,外表是褐色的,闪动着浅浅的光,灵柩周围也放置着一束一束的鲜花。

这些鲜花色彩各异,却以粉色居多,因为在南绍生前,歌琰曾经无数次地听他提到过他是个有着“少女心”的男人,最挚爱的色彩就是粉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