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吻第69节

第63章 团聚

歌琰从来没有想过, 自己有一天,竟然会看到这样的蒲斯沅。

他被原本和他根本搭不上边的七情六欲完全占领了。

他平时冷得像冰,可是现在却热得如火。

仿佛要将她整个人都灼烧殆尽。

她觉得现在的“死神”, 或许可以被称之为“欲神”。

这个男人,欲起来是真的要命。

这是对她而言全然陌生的领域,比应付难缠的敌人更要让她焦头烂额。

说是害怕,其实也不然,更多的是紧张和羞涩。

即便她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也依然有些手足无措。

所以她有一瞬间真的是有点疑惑,同样都是新手小雏鸡, 为什么她慌得一匹, 而某人却淡定自若地仿佛早已身经百战了似的?

“别紧张,宝贝。”蒲斯沅这时温柔地亲了亲她的脸颊,“这也是我爱你的一种方式。”

因为这句话,让她的身子一下子就软了下来, 她鼻息急促,紧咬着牙等待着他。

毕竟这是她最爱的人。

她想,她可以承受他所有的爱。

……

直到凌晨时分, 歌琰终于累极躺在蒲斯沅的床上沉沉睡去。

在入睡前,她的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这个男人在床上的时候,比在其他时候,甚至是血刃敌人的时候, 更加可怕千百倍都不止。

这尼玛哪里是犬系男友,这简直就是豺狼男友还差不多!

老天是真的不公,为什么有些人,天赋秉异到在哪方面都可以被开发到极致?甚至是在这种让人难以启齿的方面!

蒲斯沅在看到她睡着后,替她盖好了被子、掖好被角, 然后俯身在她依旧泛着红的眼尾处,流连点点地亲了亲。

他那低垂着眼眸的温柔模样,像是在对待一件最珍贵的宝物。

在床边静静地看了她一会,他起身披上了一件居家服外套,去楼下给她倒杯热水放在床头,以防她睡到一半口渴想喝水。

等蒲斯沅拿着杯子从厨房里出来时,他的脚步经过客厅,然后在壁炉前停了步子。

他在月色下,看着那幅全家福画像上的人,然后轻轻地弯了弯嘴角。

他想起他们一家四口以前围坐在客厅里聊天看电视的时候,蒲父老拿他打趣说:“咱们斯沅,整天冷着一张脸比冰箱还能制冷,把学校里的小女孩儿都吓跑了,长大以后要是找不着老婆该怎么办啊?”

蒲母这时候会在旁边轻轻地拍一下蒲父说他是个老不正经的东西,然后立刻安慰他说:“斯沅,别搭理你爸!咱们斯沅长得那么帅,长大以后肯定咱们家门槛都要被追你的女孩子给踏破了。”

Kermid这时候就会在旁边边吃零食边口齿不清地说:“我看他对电脑的兴趣都比对女孩子要大,要等他开窍,可能我娃都抱俩了……”

然后沉默了全程的他,就会直接拿起一块饼干塞进Kermid的嘴里,让他再也说不了话。

整个家里都回荡着幸福的笑声。

蒲斯沅看着那张照片,觉得那个场景仿佛就发生在昨天。

现在你们都该放心了吧。

我已经找到了我命中注定的另一半。

她善良、可爱、勇敢,像火那样炙热,像繁星那样璀璨。

我无比珍视热爱着她。

她以后会是这个家的女主人,也会陪着我一起思念你们。

直到我在天堂与你们重聚。

-

歌琰睡到清晨,虽然身体还是极其疲惫的,但因为实在是有些口渴了,便迷迷糊糊地睁开了眼睛。

她揉了揉眼睛,身体还没动,就听到身后传来了一声低冷的男声:“水在床头柜上。”

她一怔,微微转过头,就看到蒲斯沅侧躺在她的身边,正目光温柔地看着她。

见她傻愣愣的,他低笑了一声,索性伸长了胳膊越过她的身子,替她拿起了那个水杯,然后递到了她的手边。

歌琰这才后知后觉自己人生第一次和一个男人同床共枕了,虽然这个男人是她名正言顺的男朋友。

不……还不止是同床共枕。

于是,等她在喝水的时候,蒲斯沅那双漂亮漆黑的眼睛一眨不眨地盯了她一会,突然道:“你怎么脸红了?”

……草。

“要你管。”歌琰在喝水时含糊地怼了他一句。

他顿时笑意更浓,等她喝完水,他长臂一捞将她搂进了自己的怀里,紧紧地怀抱着她。

歌琰靠在他的脖颈边,她闭上眼睛,红着脸装了一会死后说:“外面是不是下雪了?”

刚刚她喝水的时候曾经瞥过一眼窗外,看到了白茫茫的一片。

“嗯。”他应了声,“凌晨开始下的。”

屋外是寒冷的风雪,屋内却很温暖。尤其是这个人的怀抱,让她忍不住想要靠近一点,再靠近一点。

歌琰在这份让人沉溺的温暖里,渐渐被困意再度席卷。只是,她在快要睡着前,忽然低声开口道:“有个问题,我其实一直想要问你,为什么你会给你的黑客基地命名为凡人无畏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