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吻第75节

童佳说:我这一辈子都没有见过那么浪漫的告白方式,老大爱你爱到, 连他自己的名字都可以舍弃。

他说,她就代表了他。

也就是说,他现在,既不是死神, 也不是K神。

他只是火吻的男人。

从车上下来以后,他们俩径直地走进了一栋僻静的小洋房。

那是Shadow在兰利的安全屋。

歌琰自从在手机上看完了那场黑客行动的现场直播后,原本因为在JC家发生的事情就心绪难安的心情,再度变得更加复杂了。

可是她一时也说不上来这种感觉究竟是什么。

等进了屋,蒲斯沅将JC的电脑和其他相关资料都放进了书房后,走去厨房洗手倒水。

歌琰脱下外套,在浴室里洗完手后,径直走到了厨房的门口。

她靠在门边上,看着蒲斯沅挽起毛衣的袖管,安静地收拾东西、拿杯子、烧热水……他在做事的时候,神情总会不由自主地变得比平时更专注一些。

这个场景,无论哪个女人看到,都会感到心动无比。

厨房的灯光洒落下来,像星光点点一样,落在他的发、眉梢和眼睫,再顺延到他的唇、下颚、脖颈和锁骨。

还有他的手,她一想到那双手曾经是怎么样触碰她的脸颊和身体时,就会感到一阵阵悸动。

她总在想,这个世界上,为什么会有那么完美的男人。

而比起这一点更让她感到心跳不止的是,这个如此完美的男人,是属于她的。

在歌琰自己反应过来的时候,她已经轻手轻脚地走到了他的身后。然后,在他回过头来看自己的时候,她已经一手抚住了他的脸颊,微微踮起脚,吻住了他的嘴唇。

在他们的唇瓣触碰到彼此的那一刻,刚刚歌琰一直感到难以言说的那种感觉,终于找到了落地和归宿的出口。

在黑帽大会上第一次相遇,她将他的面具掀起来的那一刻。

在少女拐卖的巢穴里,他在地狱长廊里捂住她的眼睛的那一刻。

在CIA对她的围剿里,他将她光明正大地从里面带出来的那一刻。

在八度空间里,他在暴风般的黑水中吻住她额头的那一刻。

在墨西哥亡灵节的夜晚,他们在人海中旁若无人地接吻的那一刻。

在亡灵的巢穴里,他从火海中将她抱出来、替她扛所有罪孽的那一刻。

以及……他将她从黑暗和冤屈中彻底拉出来,将自己的名字永久归属于她的那一刻。

在那么多的时刻里,她都感受到了这个男人有多么地热爱她、珍惜她。

她这一生,都再也不可能遇到第二个像他这样的人了。

因为他,她愿意勇敢地向前走。

因为他,她想要一直在这个世界上做出所有她能做出的贡献。

因为他,她变得更加热爱这个世界,热爱她的使命。

也因为他,她才想到了永远。

她想永远都和这个男人在一起。

以爱人、以伴侣的名义。

以一生为期。

歌琰心中对于蒲斯沅的诉求已经快要满溢出来,又在她触碰到他的那一刻,潮水般地朝他那边涌了过去。

她想要他。

她知道他是属于自己的,可是她想要更实际、更亲密的那种归属感。

她已经等不及了。

她连一分钟都等不了。

在他们相拥接吻的时候,她也同样感觉到了他海啸般热烈的情感。

厨房里的空间并不大,但也足以让他们两个人在其中施展开来。

蒲斯沅很快就将他们两个人的位置调转了过来,并将原本在他身后的她,拉到了自己身前来。

在接吻的时候,她的两只手臂紧紧地扣住了他的脖颈往自己这边拉近,蒲斯沅的手原本环在她的身后,这时顺势将她整个人从地上直接抱上了流理台。

他们两个人此时的这个高度,可以说在某些事上,有着得天独厚的契合和便利。

歌琰感觉到了他的手即将要滑进自己的衣服布料里,而后,她微微地从他的唇瓣前退开一些,轻声对他说:“我来。”

他听完,眼睛轻轻一眯。

“今天由我来主导。”

她注视着他的眼睛,将这句话说得更透彻了一些。

然后,她还坏心眼地轻舔了一下自己的嘴唇,故意在他的唇前呵了一口气:“蒲斯沅,我想在上面。”

蒲斯沅原本还竭力在控制自己的神情,但在这一瞬间,却轻而易举地就被她勾得彻底分崩离析。

“好。”

他用力地吻了一下她的嘴角,哑声替她重复了一遍,“你在上面。”

……

歌琰今天是铁了心自己亲手点的火,她其实也很清楚她这样蓄意引诱蒲斯沅会是什么样的下场。

但是她想要去拥抱他,也想要让他属于自己……这种对于他的欲求,已经彻底盖过了她能不能承受他的渴望这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