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吻第76节(第2/3页)

可是,南绍却没有和她一起回来。

这个可爱善良的男孩子,明知那是一条死路,还是义无反顾地跟着他们一起去了。

他甚至连半点犹豫都没有。

只要一想到这一点,她就没有办法停止地想要去找到O,想要立刻缉捕这名世界上最危险的犯罪分子。

她一定要让O为这一切的罪孽和死亡都付出代价。

在Shadow总部集合之后,所有人都坐在一起开了个会,连孟方言也来了。

这位早就已经退休的战神其实根本不需要参与此次行动,但他还是坚持要来。

“撒旦协议是我夺回的,当年Ghost也是被我击杀的,我没有办法眼睁睁地看着传承了Ghost遗志的O继续在这个世界上为非作歹。”

孟方言坐在会议室里的时候,这么说道,“并且我很了解Ghost,鉴于O有他的影子,和他很像的基础上,我可以为你们找到O提供思路和建议。”

言锡这时指了指大屏幕,对他们说:“这几天我们的人和小蒲领导的凡人无畏的一些优秀黑客,都试图循着JC和亡灵的电子设备里的一些踪迹,去反追踪O的所在地点。”

“O确实隐藏得很好,哪怕是和自己的亲信联络,他用的都是加密装置,所以依然没有找到他本人隐藏的地点。不过,他其他的一些零散的根据地,倒是都有通信漏洞,因此在黑客们的强势攻击下都接连暴露了出来。”

童佳在旁边补充道:“我们已经让世界各地Shadow的成员将那些暴露出来的根据地都一一围剿了,也就是说,O现在整个血蝎子组织的所有分部都已经被我们清除干净,只剩下他本人所在的核心巢穴了。”

徐晟说:“但这最后一个,一定是最难清除的,无论是从地理位置,还是从其中的人员分布,以及从O本人的防范意识来看。”

蒲斯沅这时淡声说:“我认为核心巢穴的地理位置可能会比较隐蔽,他会选一个地势没那么好进攻、却易于防守的地方。但我认为,他的核心巢穴,却不一定是人员最密集的。”

“小蒲说得对。”

孟方言轻轻地拍了下手掌,“像O这种人格扭曲变态的人,和亡灵、Ghost这种人一样,他们都有一个通病——对自己极度自信。”

“极度自信的人,一般不会在自己的身边留许多人来保护防卫自己,那样会显得他很无能。”蒲斯沅继续说,“他只会留一队自己最信任的精英在他的身边,因为他觉得,如果真的到了已经被突破到他自己跟前的时候,让再多打手在场其实也只是个虚设而已。”

“那样不是很好打吗!?”

言锡这时兴奋地拍了下桌子,“如果只有那么几个前特工在O的身边,我们这里的人,哪一个比那些前特工差?分分钟就能把他们给干死然后直捣黄龙好吗!?”

孟方言摇了下头,用手里的笔轻轻地怼了一下言锡的脑袋:“你怎么当了爸了还是那么四肢发达头脑简单?”

言锡一听这话,立刻不乐意了:“靠!方言哥你可别人身攻击,你这是把你自己也攻击进去了,你也当爸了好吗!”

孟方言耸了耸肩:“那我也和你不一样,我是世界上最俊美智慧的爸爸。”

歌琰忍不住抚了抚额头:“……我想吐。”

只要孟方言这戏精一在,整个工作氛围每次都会变得很轻松。

老L这时咳嗽了一声,强行想把现场的氛围又拉回来:“Mars,好好工作,你别老捣乱。”

“我哪里捣乱了?”孟方言故作泪状,“老L,我一退役,你就不爱我了,你就只爱小蒲了……”

蒲斯沅冷漠地看了他一眼:“孟方言,你再捣乱,我就叫静姐过来把你领回家。”

孟方言立刻动手做了一个把自己的嘴巴拉上拉链的动作。

歌琰不禁感叹,孟方言这明骚的家伙,到底还是没办法敌得过她家这位闷骚的同学。

死神不愧是战神的接班人,真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蒲斯沅这时合上了笔记本电脑,不徐不缓地说:“我脑中有个想法,应该可以让我们找到O。”

所有人都将视线汇聚到了他的身上,聚精会神地听着他说话。

“我很清楚地记得撒旦协议上所有那些前特工的名字,其中有几名前特工是特勤能力非常强的,这些人在我们之前的围剿当中都没有出现过、也没有被我们捕获过,因此我推断,这几个人应该是被O留在了自己的身边。”

“其中有一人名字叫做莱尼,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歌琰你应该和他有过交集。”

他这时将目光转向了她,神情温柔地说:“他以前也是CIA的一名探员,你当时在CIA的时候,对他有过救命之恩,这是我从JC的电脑上发现的资料信息。”

“即便他已经投效了O,但他应该也不会完全忘记你当时是怎么将他从死亡边缘救出来的。所以,如果是你给他打电话,他应该没有办法做到完全视而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