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吻第78节

徐晟:“三个臭皮匠,顶个诸葛亮。”

连歌芊芊也皱着眉头,用力地朝歌琰摇了摇头——她也不希望歌琰一个人以身犯险。

老L暂时没吭声,只是将目光投向了一旁的蒲斯沅。

如果要阻止歌琰的决定,那在这里也就只有蒲斯沅才能做到这一点了。

可是谁知,在所有人都有意无意地将目光递过去的时候,蒲斯沅却并没有要阻止歌琰这个决定的意思。

他只是转向了言锡他们三个,平静地道:“你们三个不用先进去,留在巢穴外等讯号支援就好。”

言锡他们都傻眼了——大家都以为蒲斯沅会是最斩钉截铁地去反对歌琰一个人入巢的人,毕竟他才是这个世界上最疼惜最保护歌琰的人。

可谁知道,他非但没有阻止歌琰,还要让他们不要跟着歌琰一起去。

他究竟在想什么?他是真的忍心就这么看着自己的爱人独自以身犯险吗!?

在所有人都神色各异的场面下,孟方言却是除了蒲斯沅以外表情最为淡定的那一个。

他这时拍了拍手,懒洋洋地招呼老L和言锡他们都离开房间:“我们都先出去,让他们两个商量一下和莱尼联合的计划。”

言锡他们几个在离开房间的时候,还一步三回头地去看表情如常般淡然的蒲斯沅。

等孟方言关上了那间房间的门,言锡终于忍不住抓住了孟方言的手臂,连连追问道:“小蒲踏马到底在想什么啊?这可是他老婆啊!就他平时那个小心宝贝呵护歌琰到极点的样子,他怎么能同意让她一个人先进去啊!?”

孟方言抱着手臂,似笑非笑地回视着言锡:“你怎么知道他同意了?”

此话一出,大家都愣住了,童佳惊讶地说:“可是他都没反对火姐的决定,还让我们都别跟着一起进去,这不是同意还能是什么?”

孟方言叹了口气:“你们都跟了他那么多年了,还不了解他么?”

“蒲斯沅的骚都在里面。”

他不徐不缓地说:“就歌琰那个脾气,如果明着不同意她去,她能找出整整两百个理由来反驳你,所以他不可能明着阻止,只能暗着来,玩儿阴的。”

言锡他们几个面面相觑了一会儿,还是一副搞不明白的样子。

孟方言这时轻轻地按了下言锡的肩膀:“想不通就别想了,等会静静看着就知道了。”

徐晟忍不住问:“方言哥,你是怎么一眼就能看出来老大的算盘的?”

孟方言朝他们摆了摆手,转身离开:“因为我也有深爱的人,我也什么样的事情都为我的爱人做过,所以我太明白小蒲会怎么做了。”

-

歌琰和蒲斯沅一起和莱尼进行了讯息沟通后,敲定了针对O的围剿计划。

明天清晨五点,歌琰会通过白崖的一个暗门进入到O的核心巢穴里,而莱尼则会从里面接应她,并将她直接带到O的卧室附近。

接下来,莱尼会以调虎离山之计将那几名24小时守卫着O的亲卫调开,并在那三十秒的时间差里,让歌琰进入到O的卧室中擒贼先擒王。

一旦歌琰成功进入到O的卧室并给蒲斯沅发出讯号,那么在外面的蒲斯沅就会同时带着言锡他们一起朝巢穴发起进攻,他们会将所有血蝎子的人引到巢穴门口,从而给予歌琰充分的时间制服O。

机会只有一次。

任何一个环节出错,她都活不过当下。所以这个计划只许成功,不能失败。

盘定了计划后,他们俩便一起从会议室离开,准备收拾东西出发前往白崖。

当整理完东西要离开卧室的时候,蒲斯沅忽然从后面轻轻地勾住了歌琰的手。

歌琰回过头看向他,调侃他道:“怎么,现在知道担心我了?”

从刚刚在会议室里她提出要先行进入巢穴后,他就一直没有提出过反对意见,她知道他心里一定很担心她,只是不习惯于在那么多人的面前表现出来而已。

毕竟这个人可是她的“召唤兽”,他疼她的程度,可能要比她自己疼她自己都更深。

蒲斯沅这时轻轻地勾了下嘴角:“一直在担心,从未停止过。”

“你就放一百个心吧。”她笑着摇了摇他的手,“你爱人从来都不是徒有虚名,我遇到过险象环生的局面没有几千次也有几百次了,我每一次都能成功突破的。”

“再说了,我现在有了你,就更不一样了,我可是有幸运之神加注的幸运儿噢!”她故意逗他。

他静静地注视着她,抿着唇笑:“嗯,我非常相信你的能力和运气。”

“对了。”

他在开门前,忽然轻描淡写地将一个小小的锦囊一样的东西递给了她,“这个收着,一定要等我们抓到O之后,你再把它打开。”

歌琰接过了那个小锦囊,仔细地端详了一会儿,发现小锦囊里似乎装着什么东西,她只要一拉开抽绳就能看到,只是他说了现在还不能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