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吻第80节

她没再说什么,只是暂时将枪放了下来。

莱尼很快就带着她离开了这片黑暗,进入到了一个全新的区域里。

这个巢穴的设计很像是一个海螺。

新的空间灯火通明,偌大的空间的正中央有一排长长的直通向上的阶梯。

莱尼带着她走到了那条长阶梯的最底下,然后开始慢慢往上走。

这里实在是太安静了。

整个空间安静到,似乎除了他们两个人以外,根本就没有第二个人存在。

这怎么可能呢?

这是O的核心巢穴,也是他最后的防线,哪怕他没有留很多人手在这里,但至少会有一些守卫时时刻刻在各个区域巡逻,以防被特工突破。

在转到第二个楼梯转角的时候,她终于从后面叫住了莱尼:“为什么这里一个人都没有?”

莱尼脚步未停,也没有开口说话。

歌琰心中不好的预感愈来愈强,但她现在在这里唯一的信息窗口就是莱尼,无论莱尼接下来要带她去的地方是哪里,她也只能跟随着莱尼。

她有九成的直觉,蒲斯沅可能根本没有按照原计划进入到O的房间里。

整个上楼梯的过程中,歌琰的神经都是高度紧绷的,这条长长的阶梯好似没有尽头似的,缠绕螺旋向上,仿佛可以直通天际。

终于,他们走到了楼梯的尽头。

那里有一扇门。

莱尼走到门前,轻轻地按下了门把手。

歌琰的眼前顿时出现了一个令她瞋目裂眦的场景。

偌大的房间里,空荡荡,几乎什么摆设和家具都没有……但她正对面的那堵白墙上,却悬挂着五个人。

是的,是五个活生生的人。

这个场景,和她当时在血蝎子人口拐卖少女巢穴里看到的,几乎如出一辙,瞬间唤醒了她深埋在脑海里、永远都不愿意再回想起来的噩梦长廊。

而在这里被悬挂着的五个人都是成年男性,他们赤|裸着上半身,身体上都是血淋淋的伤口和疤痕,而他们的手臂和当时那些少女们一样,都被捆绑起来,悬挂在了墙壁上的长钉上。

这些男人的脸上都套着布袋,因此她根本看不到他们的脸庞,只能看到那布袋上渗透着他们的血。

歌琰站在原地,她的手紧紧地握成了拳,几乎都将自己的拳头握出了咯咯作响的声音。

她这时转过头,眼神如冰剑般射向了莱尼。

莱尼没有说话,而下一秒,从这个房间里不知道哪个角落的一扇暗门后,忽然“呼啦”一下子涌出了一大群血蝎子的人。

其中几个,她以前曾经遇到过,都是各大安全局的前特工,也就是现在O的亲卫。

这些全副武装的前特工们此时在房间里站了一圈,所有人都将枪口直直地指向了她。

难怪她刚刚在下面就感觉到整个空间里连一个人都没有。

原来这些人早就已经在这间房间里守株待兔了。

她中套了。

莱尼反水了。

或者说,他根本就不是真心答应要履行和她的协议。

歌琰看着面前的场景,闭了下眼睛,冷声道:“莱尼,你这一手碟中谍可玩得真妙啊!”

莱尼耸了耸肩:“别那么说,正常操作罢了,只能说没想到你们这些身经百战的顶尖特工竟然还能那么天真地来相信我。”

说完这句话后,莱尼便朝她做了一个“请”的手势,似笑非笑地说:“你的爱人就在这间房间里,先把他找出来,你们俩再一起上路吧。”

在莱尼的这句话音落地的时候,歌琰的脑袋猛地“嗡”了一声。

莱尼说,蒲斯沅就在这间房间里。

可她肉眼所见的地方,那些血蝎子的人都不是蒲斯沅……那么在这间房间里,唯一她还看不到相貌的,就是挂在墙壁上的那五个男人了。

莱尼这时在她的身后阴恻恻地补了一句:“抓紧一点,你只有三分钟的时间。”

歌琰咬了咬牙。

然后,她在所有人的注视中,一步一步走到了那面挂着五个男人的墙壁前。

在距离墙壁还有两米左右的地方,她停下了步子,静静地望向了墙壁上的那五个人。

刚刚在看到这个房间里场景的那一瞬间,她其实有想要杀死这整个房间里所有人的冲动,可是,在她即将要被愤怒冲昏头脑前,她忽然想到了蒲斯沅以前曾对她说过的一句话。

他说,有时候,眼睛看到的,并不一定全是真的。

O是一个极其残忍又泯灭人性的罪犯,他的乐趣是以折磨他人、观赏他人的痛苦和悲伤为乐。

O也知道,在这个世界上,最能够激发和颠覆她所有情绪的人,就是蒲斯沅。

所以O一定会将蒲斯沅作为折磨她、引导她的诱饵,直到将她整个人拉进不可自控的情绪中,那样O就赢了。

歌琰的目光此刻落在那些男人裸|露在外的皮肤和身体形态上,她看得很认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