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吻第82节

他身上的枪眼,有的在四肢,有的在肩膀,还有一处最致命的在胸口。

莱尼的血越流越多、越流越快,她知道,就算救援队来得再及时,他也无法支撑到那个时候了。

歌琰眼看着他的呼吸变得愈来愈微弱,眼尾慢慢地湿润了。

在莱尼开出这一枪之前,她原本以为他只是个言而无信、一心向恶的无可救药的末日囚徒。

可是到了这一刻,她才发现,莱尼配合蒲斯沅,做出了帮助他们扭转乾坤的一击。

他其实可以选择不帮他们的,因为只要他选择了反水,他就知道自己很有可能会因此而死。

血蝎子的人绝对不会放过他,而他就算能侥幸苟活,其实Shadow也不会真的接纳他、并如承诺的那样给他一个光明磊落的新身份。

因为他已经从过恶事,他已经不能再回到光明里,他之后的一生都只能生活在灰色的牢狱之中。

这些他其实都知道。

可是即便如此,他还是选择了帮助他们。

莱尼看着歌琰,他在他呼吸停止前的最后一秒,动了动嘴唇,轻声地说出了他在这个世界上的最后一句话。

他说:“我也看到过阳光了。”

我在黑暗中生存了很久,我也知道我无法再回到光明里。

但是在临死前,我也想为光明做出一些贡献。

而在做出这个选择的那一刻,我也看到了阳光。

那阳光,真的很美好。

歌琰这时闭了闭眼,将莱尼轻轻地放回到了地上,她扬手脱下了自己的外套、轻柔地盖在了莱尼的尸体上。

随后她转过身,大步朝在悬崖边,已经差不多将O制服了的蒲斯沅走去。

蒲斯沅将被他打得血流不止的O整个人都压在了地上,并用刚刚捆绑着他自己的那根绳子将O的手反绑在了身后。

然后,他直起身回过头,看向正在朝他走过来的歌琰,冷俊的脸庞上慢慢地绽开了一抹足以融化冰雪的笑容。

清晨的天空逐渐被初升的太阳所照亮,原本还隐藏在云层中的日光倾洒了整片大地。

歌琰看着她近在咫尺的爱人,她在风中扬起唇,通红的眼眶里有晶莹的水光在闪烁。

她的心终于落回了实地。

她终于可以心无旁骛地拥抱住她的爱人了。

孟方言他们这时已经将剩余的血蝎子亲卫尽数击毙或俘虏,医疗队也都就位了。一片忙碌的景象中,孟方言不经意间转过身,看向了悬崖的尽头。

可在他看过去的那一刻,他原本脸庞上的轻松陡然一扫而空。

“小心!——”

他一边举起枪往前狂奔,一边朝蒲斯沅他们厉声大喊。

但还是迟了。

在他扣动扳机击中O的那一刻,O用他那张恐怖的脸扯出了一个穷途末路的笑容。

同一时刻,O用那根绑着他手的绳子的多余部分,猛地缠住了蒲斯沅的脚,他自己朝后倒去的同时,也用尽全力将蒲斯沅整个人都往后拽去!

歌琰原本看着蒲斯沅的脸庞走到他的面前,刚想要开口和他说一句什么。

她想说,他们终于还是做到了。

她还想说,他这一出反间计可真是绝唱。

她更想说,他怎么舍得从出发时就开始给她下套把她骗得那么辛苦,他打算怎么补偿她。

可是,下一瞬,她的瞳孔就陡然缩紧了——她看到O的胸口绽出了一朵血花,随后她面前的蒲斯沅就被一心寻死的O牵连着一起,向后直直地坠落下去。

他们的身后,是白崖的万丈深渊,是汹涌浩瀚的大海。

也是死亡的入口。

歌琰看得瞋目裂眦,她猛地扑过去朝蒲斯沅伸出了手,她的半个身子几乎都冲到了悬崖外,拼尽全力地想要抓住他的手臂或者肩膀……可是到了最后,就差了那么一丁点儿,她的手只堪堪触碰到了他的衣服布料。

她感受到了他的衣服布料从她的指间摩擦滑过,而后,她看着他朝她微微笑着,彻底消失在了底下汹涌翻滚的浪花之中。

他最后的笑容好像在说——亲爱的,这没有关系。

我唯一的愿望,就是你好好地生活在这个世界上。

我真的很想很想陪你走过潮起潮落,四季更替,我连做梦都想。

可是没有关系,即便我死了,只要我守护了你,那便足够了。

“啊——”

歌琰冲着悬崖,泪如雨下地发出了痛彻心扉的哭喊。

她看着那卷走了蒲斯沅的风浪,头也不回地就要跟着一起往白崖下跳去……可是她没有能够成功,因为她被及时赶到的孟方言从后猛地拽回了悬崖的平地上。

随后赶来的言锡和童佳他们都已经是泪流满面,他们一边派出了专业的搜救队立刻下白崖进行搜救,一边哭着拽住了歌琰的手,怎么都不肯让她跳下白崖。

歌琰一边流泪,一边发着抖,她不断地在说:“为什么不让我下去?我会游泳,我可以救他的,我知道他也会游泳,可是他的脚被绳子缠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