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吻第83节

孟方言在说这些话的时候, 声音里几不可见地带着一丝颤抖。

这对于他这样的人来说, 也是极其罕见的。

老L这时背着手站在歌琰病床的另一头,他闭了闭眼, 看着歌琰,一字一句地说:“歌琰, 我知道你是这个世界上最爱小蒲的人,可是你别忘记我们每一个人也都很爱他, 哪怕只有千万分之一的可能, 我们都会去找到他,并把他救回来。”

“但是白崖那片海域本来就很凶险, 风浪大、暗流湍急, 一般来说,在这样的海域里,如果在12个小时以内都没有找到, 生还的几率就很低了,而我们尝试了整整24个小时。”

L的鼻尖也有些发红,但他的音调还是很沉静:“为了找到他,我也会让各个安全局的搜救队继续工作24个小时。”

48个小时。

歌琰知道,这已经是L能尽到的最大的努力,使用搜救队耗费人力物力巨大,而且这一次是各国的搜救队在白崖只为了寻找蒲斯沅一个人,这样的事情,在整个特工界的历史上已经是前所未有的了。

在L他们所有人这样竭尽全力的帮助和努力下,她真的没有办法、也没有理由再去苛责任何人。

“所以,歌琰。”L这时落下了最后一句话,“我希望你能做好最坏的心理准备。”

歌琰闭上了眼睛。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她没有再开口说过一句话。

她也没有像刚刚那样仿佛把孟方言当作自己的救命稻草去祈求幸运的降临。

如果她的眼角没有那些依然在不断滚动的泪水,所有人都会觉得她只是静静地躺在床上,仿佛睡着了一般。

不知道过了多久。

在安静得连根针掉在地上都能听得到的病房里,所有人听到她开口说了一句话。

她说:“我不会做准备的,因为他绝对不会离开人世。”

-

歌琰原本就没有受什么伤,只是因为受到的刺激太大再加上孟方言故意打晕她的手刀才会导致晕厥,所以在她个人的强烈要求之下,医生只能提前让她离开了医院。

况且,其他人也根本拦不住她。

于是,她跟着孟方言他们一起再次前往了白崖,并登上搜救队的船在那片海域持续搜索蒲斯沅的踪迹。

24个小时。

从白天到黑夜,她没有一分钟合过眼。

浩瀚汹涌的海域里,她企图在那些浪花中找到哪怕一丝一毫关于他的痕迹——哪怕是衣服,哪怕是鞋子,但是直到24小时的极限到了,他们也依然一无所获。

直到黎明的光亮再次照耀了整片大地,所有搜救队的成员也都在L的指挥下停下了工作,依次将船靠回了岸边。

童佳在搜救的最后几个小时里,一直都默默不断地在流泪,连那么外向的言锡也没有开口说过一句话,甚至是性子寡淡如徐晟,眼睛也始终都是红的。

48个小时过去了,他们已经搜遍了这附近、甚至是更远一些地方的辽阔海域,但是他们依然没有找到蒲斯沅。

无论他们有多么不愿意面对,这似乎也已经成为了一个定局——蒲斯沅牺牲了。

他们最信任、最热爱、最珍惜的光,离开了这个人间。

等所有人都上了岸后,L送走了其他安全局的搜救队员,然后走到了站在白崖边静静地看着海面的歌琰身边。

她的脸庞在此刻看上去格外沉静,令人感到惊讶的是,她的神情既不像是极度悲伤后的麻木,也不像是选择了放弃。

饶是L这样已经看惯了那么多年尘世间肝肠寸断的人来人往,也没有见过这样的表现。

还没有等L开口说话,歌琰便说:“我不会同意举办他的葬礼的。”

说完这句话,她转过身,看着L和站在一边的孟方言他们,一字一句地对他们说:“无论你们觉得我是疯了也好,还是觉得我不肯面对现实也好,我依然坚持我的看法,他一定没有离开人间。”

“我相信他,我也更相信我自己。”

这么说着,她转过身,大步离开了白崖。

-

在Shadow和各大安全局的联合努力之下,血蝎子连同之前Ghost的残部都被完全瓦解,这个经营了数年、在全世界造成数不清的死亡和罪孽的犯罪团伙终于彻底被正义战胜,且再无翻身之机。

那些还活着的俘虏都经历了严格审讯,并按照法律获得了自己应有的审判和制裁。

而在最后关头反水帮助正义的莱尼,也得到了一块特别纪念的墓碑,这是所有人对他的谢意和尊敬——他虽没有英雄之身,但却在临终前做出了英雄之举。

参加完了莱尼的葬礼之后,歌琰谢绝了言锡他们要叫她一起去吃饭散心的邀请,独自回到了她和蒲斯沅的家中。

她知道言锡他们所有人都非常地担心她,她也知道他们这段时间也和她一样,没有睡过一个整觉,没有露出过一个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