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吻第84节

两个小时前蒲斯沅自己来取走了钻戒。

按照店员的说法,他们不可能将钻戒交给别人,所以只能是他自己来取的,店员也都认识他的脸,不可能会说谎。

歌琰感觉自己的心脏,已经快要从自己的嗓子眼儿里跳出来了,她来到了繁华的大街上,看着眼前的茫茫人海,不断地急促地呼吸着。

他到底在哪里?

如果他两个小时前来取的钻戒,为什么直到现在也不联系她?

就在她漫无目的地在街道上四处寻找奔跑的时候,她视线一瞥,猛地停下了脚步。

她看到一旁公交车站的LED屏幕上的广告忽然消失了。

同一瞬间,那面LED屏被一片火焰的背景所替换,在火焰的上方,打着一行清晰的字。

【他在等你回家。】

落款是凡人无畏。

歌琰看得怔住了,她走到那面LED屏幕前,盯着那片屏幕足足看了一分多钟,然后转头朝自己的前方望过去。

她发现自己视线所及之处所有联网的电子设备,全部都被同样的背景和文字所替换了。

整座城市的每一个角落,全都是凡人无畏的杰作。

在路人的惊呼声中,她忍不住在心中感叹——这些人可真不愧是黑客之王带出来的好兄弟们。

过了半晌,歌琰终于从震惊中回过神来,她忍不住想笑,可是一笑,她的眼眶又开始发酸,她再也没有停顿,转身就朝停车场跑去。

这片火焰,在照亮她回家的路。

-

这段回家的路其实并不长。

只是她哪怕开得再快,也觉得那在亲眼见到他之前的每一分每一秒都很漫长。

直到歌琰将车停在了家门口,她几乎是整个人直接滑下了车,朝着屋子里狂奔而去。

她此时此刻的大脑其实是一片空白的,她所有的行动也都是出自于自己的本能。

直到她跑进了空荡荡的客厅,然后站在原地喘了两口气,才听到厨房里好像有动静。

于是她屏住了呼吸,大步朝厨房走去。

等走到厨房门口,歌琰咬着牙,微微颤着手将厨房的帘幕掀开。

然后,她就看到一个她日思夜想的熟悉身影正背对着她站在流理台边。

他身上穿着一件宽大的黑色毛衣,一只手搁在流理台上,另一只手则拿着一只咖啡杯,正在咖啡机前煮泡咖啡。

他的肩膀上似乎有伤,有纱布从他领口的地方露出了一个边角。

她近乎贪婪地看着这个背影,连呼吸都不敢呼吸。

也只不过是几秒钟的功夫,对方便慢慢地转头朝她看了过来。

“回来了。”

蒲斯沅这时放下了咖啡杯,而后慢步朝她走了过来,勾着嘴角低声说,“看来他们的执行力还是挺强的。”

他们,指的是凡人无畏的那些黑客们。

歌琰就这么眼睁睁地看着他一步一步地走到她的跟前,她看着他的脸庞、他的身体、他的手……她看着他的每一寸,仿佛她从未看见过那样专注又认真。

她总害怕自己现在是在做梦。

“取完钻戒之后,我问店员借了点钱去买了花。”

他站定在她的面前,而后抬起手,温柔地抚了抚她的发,“跑了好几家花店,才总算是买到了满意的花,而后想想,你喜欢吃蛋糕,随后又去蛋糕店挑了一个蛋糕。”

“所以一来一去,就有点儿耽搁了,没想到进家门的时候,你刚好出门去钻戒店了。”

说到这,他又停顿了一下,似乎有些无奈:“我的手机在海里被泡坏了,又身无分文,所以没有办法立刻联络到你,只能先回家开电脑让凡人无畏的朋友们帮我打个路灯,接你回家。”

歌琰看着他,之前好不容易止住的眼泪又再次滚落了下来。

她就站在原地,一句话都说不出口,只是沉默地掉着眼泪。

她有那么多那么多的话想要对他说,可是当她真的看到他了,她又什么都不会说了。

歌琰似乎还觉得此情此景不够真实,垂在身边的手指无意识地在掐着自己的手心,仿佛要借此机会确认自己并没有处在幻想中。

“对不起。”

他注意到了她手指的动作,立刻将她的手牵了起来,将她攥着自己的手指抚平,放到自己的唇边连绵地亲了又亲,“让你担心了,真的对不起。”

“我被浪卷到了白崖附近的一座临海城市,还好遇到了一位善良的渔民从岸边把我带回家,还请了医生帮我疗伤,我昏睡了足足一个星期,直到今天早上才刚刚清醒过来,就立刻马不停蹄地赶回来了。”

“是我不好,我在路上的时候应该先给你发条消息的,但是我太心急想见到你了,而且我应该一回来就立刻赶回家的,我不应该先去取钻戒买花的……是我疏忽了,我总想着快点见到你,快点让你看到我准备的钻戒,真的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