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大三千位列仙班第2节

岑蓝看着床榻上各色的小瓶子们,表情茫然且难以置信,这些东西都是她的,她的东西她虽然不知道数量,可她不至于不认得。

所以她……到底都干了什么?

姜啸突然靠近,岑蓝被他突然的动作惊得起身后退,瞬间退到了门边,惊疑不定的眼睛看着他,宛如看着什么洪水猛兽。

姜啸只是想要起身离开,见岑蓝这幅样子,顿时气不打一处来,分明被作践的人是他!她做这幅样子干什么!

姜啸气笑了,从床边抓起自己的外袍迅速裹上,气冲冲地朝着门口走,岑蓝看着他走过来,袍袖中的手指微微攥紧,这是要动手的征兆。

这件事实在混乱,超出了她的接受范围。她在姜啸走到她身边的这几步之间,连把他埋在哪里都想好了。

但是姜啸却似乎知道了她的德性,见她抿唇顿时停住脚步,瞪着她说,“师祖,徒孙只是要离开!”

岑蓝手指微微放松,姜啸绕着她走到门口,谨防她随时出手伤人。

伤人后又救人,把他折磨得不成样子再好好的治疗。做了那些事情,每次也不知是真的不记得,还是装的不记得故意戏耍他好玩,他实在是怕死了性情难测的岑蓝。

不过走到了门边,姜啸终究还是忍不住站定,顿了顿拿出了十足十的恭敬态度,对着岑蓝半跪。

“师祖,仙门历练就要开始了,徒孙修炼紧迫,实在不能再受伤了,”姜啸忍着屈辱自暴自弃说,“师祖要是实在想玩,能不能等徒孙参加完历练回来再……”

“我不会再找你,”岑蓝说,“你放心吧。”

姜啸猛地抬头,眼中如星河倾落般亮起,总算透出了少年的灵动。

他勾了下嘴角,短促笑了下,笑容似黑夜中滚过原野的火种,他感恩戴德地对着岑蓝道谢,比最开始拿到那些天材地宝炼制的灵药还要开心。没人喜欢被折辱折磨,尤其对方是他绝对不能反抗也求告无门的开山祖师。

岑蓝的保证,就是他的生机和活路,他甚至绝望地以为他某天会无声无息的被她折磨致死。现在她开口,如赦免他的死罪!

姜啸口口声声的保证,自己绝不会对任何人提及半句他来过登极峰的事情,欢天喜地地走了。

岑蓝站在自己的寝殿门口,幽幽地对着空荡的登极山叹息一声。

不行,她还得闭关。免得自己再做出什么破廉耻掉下限的事情来。

岑蓝当夜去了一次藏书阁,带着化用兽丹的典籍闭关。

可是仅仅过去三天,她再一次从混沌中惊醒,便看到她身侧跪地,捧着她的足踝虔诚低头亲吻后,仰头看着她,眼神却血红含恨的姜啸。

第2章 红透了脸

岑蓝在清醒的第一时间便将微微湿热的脚抽了回来,闪电般掩盖在自己的袍子之下。

她看着半跪在她面前的姜啸,眼中迷茫和惊愕反复交替。

面前人做着这般过火的举动,可那双狭长秀美的眼睛里,却全都是怨恨和水雾,可见本身是十分的不情愿。

“师祖是还要打徒孙,还是要问徒孙为何在这里。”姜啸瞪着岑蓝,一字一句,都像是从齿缝搓出来的。

他眼圈红得滴血一般,屈辱和憎恨几乎要化为实质扑向岑蓝。

岑蓝盘膝坐在打坐的软垫之上,脑中一片空白,想不起任何关于他是如何出现在这里的记忆。

可不需再问也知道,以姜啸的修为,登极峰都上不得,如何能够进得来这坠星台闭关之处,定是她又犯病,不知从哪里将这小徒孙掳了来……

岑蓝仔细看着姜啸,暂且忽视他之前卑微亲昵的姿态和眼中违和的憎恨,她还是觉得他有些熟悉,却又死活也记不起为什么熟悉。

而且为什么是他?

若那神兽的兽丹不曾好好化用的结果不仅是失去记忆,还会影响心智甚至行为,那为何她屡次捉来的都是他?

岑蓝对之前的事情记不得,可就这仅仅间隔了三日的两次来说,哪怕是要捉弄人,双极门弟子内外门加一起足有几万,她山下守峰弟子就有几十个,还个个都是高阶弟子,按说折辱起来更经得住,她却为何偏偏一犯病就专门去捉姜啸这个修为低微的?

岑蓝自认她绝对没有什么折辱人的癖好,她这般实在是太诡异了。

“你三日前说,你乃阳真门姜蛟座下弟子……”岑蓝本不在意,此刻要弄清怎么回事,却不得不问,她秀眉微拧,问,“姜蛟是阳真门的长老?”

至少要到长老级别才能收弟子。

多年不曾关心门中事,岑蓝唯一记得的,便是她的那几个弟子。

按照年月来说,她的几个弟子如今都该是双极门之下各分门的掌门,但这姜蛟她实在没有记忆。

岑蓝问过之后,恨恨盯着她的姜啸顿了顿,嘴角抽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