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大三千位列仙班第5节

而登极峰上只有双极门老祖岑蓝,虽然老祖多年未曾进境,可双极门中,无人知道她卡在欲劫,见她突破,门中上下沸腾一片,尤其是她的几个弟子,个个向着祥瑞显现的登极峰赶去。

赤金的祥云弥漫天边,分明是早晨却如晚霞般笼罩天地,弟子们都暂停手边做的事情,尽可能离登极峰近一些,沾染这祥瑞的金光,抓紧催动内府灵力,说不定能够借势参透甚至冲境界。

而修真界其他门派无不为双极门老祖时隔千年再度进境的事情所震动,整个修真界一连数日,到处谈论的都是双极门老祖进境的盛景。

被无数人谈论的岑蓝却在登极峰设下重重结界,连来朝贺护法的亲传弟子都不见,将登极峰外浩浩荡荡的一群人全都用冰冷的结界挡在外面。

按理说大能修真进境,是会给门中弟子传授些许心境,最差也会见一见弟子,说些鼓励的话。

但岑蓝不曾露面这件事,双极门的弟子们却也不觉得怎样,因为岑蓝进境从不曾传授什么心境,她早在开宗立派之时,便已经毫无保留地将独创功法七情道教授出去,入了双极门的弟子无人不熟背功法,只是能否修得,却要看自身悟性。

不过即便是七情道功法人尽皆知,若不按照双极门传授的内门独授口诀去修炼,无异于自寻死路,因此纵使天下皆知,也无人敢擅修此道。

弟子们只是蹭一些岑蓝进境的祥瑞也已经很开心,马上就是门中试练,此番得到些许助益的弟子都格外的欢喜,即便是未能参透什么的,也不妨碍他们与有荣焉的心境。

毕竟师祖的强悍,代表的就是门派的强盛,他们行走在外,尤其是试练场地上遇见其他门派弟子,也能处处得到尊敬,想要对着双极门使阴招,也要看看双极门是不是好惹的不是。

门中停止授课一天,专门用来庆祝,长老们都将私藏的法器拿出一些,奖赏给因此进境的弟子。

而相比于登极峰之下的欢庆场面,登极峰之上,却是安静非常。

岑蓝一直在稳固境界,而侥幸没死的姜啸,已经又昏死了好几天,正堂而皇之的躺在岑蓝的高床软榻,睡得不知今夕是何夕。

他真是狗屎运逆天,先前已经连进两阶,现如今因为岑蓝的治疗和疏通经脉,加之岑蓝进阶的时候他就在旁边,被强悍的灵力灌体,又进一阶,已经到达了哀劫中阶。

他身上的伤处不仅全都好了,还面色红润的抱着被子撅着屁股,翻来覆去的睡得十分香甜。

梦中的孤寂和寒冷被舒适驱散,他透红的面颊衬着秀挺的眉目,看上去像个透了馅的薄皮包子,十分可人。

今日修炼结束的岑蓝,就坐在他的身边,察觉到他快醒了,坐在床榻边上,伸出纤长柔美的手指,在他鼻子上温柔无比地碰了碰。

姜啸睁眼看清的第一幕,就是那个杀他不眨眼的老妖婆,正温柔无比地在用手指摩挲他的面颊。

姜啸回过神,被捅一刀似的惊坐起,抱着被子缩到了床脚,悚然无比地看着她。

岑蓝手落了空,顿了顿之后竟然对着他笑了下,如同春回大地,将她本就纯良温婉的眉目衬得极致柔美。

她开口,声音也如黄莺轻唱,婉转动听,“醒了?饿不饿?”

作者有话要说:  岑蓝:我能杀你不眨眼,也能将你宠上天。

第5章 你多大了

“别怕。”岑蓝见姜啸神情,语调更加的温柔一分。

“昨夜的事情我都想起来了,”岑蓝说,“怨不得你。这十几日实在委屈你,我亦不是故意。你不知,我在几年前服用了神兽兽丹,化用不良,这才会时常记不住所做的事情。”

“我被兽丹影响了心智,让你受苦了。”岑蓝直视着姜啸,十分真诚道,“我会补偿你,你想要什么,可以随便提。只要我有,只要我能够做到。”

她轻声细语的说起什么来,十分的具有迷惑性和让人沉下心信服的能力。

只是如果一个人上一刻还要杀你,下一刻就对你柔情似水,那么哪怕这个人笑起来再让人如沐春风,也会让人毛骨悚然,让人觉得她木石心肠,是个不折不扣的疯子。

而对于姜啸来说,岑蓝就是这样一个疯子。

他眼中惊惧半点未减,甚至又加上十足十的戒备,抓着被子的手更加紧了。

那双好看的凤眼也瞪得老大,紧紧盯着岑蓝,那样子显然是只要看岑蓝的脸色不对,他下一刻就会蹿到地上跑掉。

可见前几天鬼门关走了一遭,他实在是吓得狠了。

岑蓝也不急,不给他太多的言语和眼神逼迫。她只是轻轻挽了袖子,露出纤瘦娇嫩,如白瓷般的手。

这只手在姜啸的记忆里险些掐得他灵魂出窍,虽说不是直接掐,却也足以让他浑身僵硬,让已经治愈完好的喉骨隐隐作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