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大三千位列仙班第6节

更不可能放过渡劫的任何办法。

元阴对她根本不算什么,只要不影响修为,她倒不介意哄他和自己相好,兴许能一举渡欲劫得大道。

她的打算毫不掩藏,可她就算贴耳告诉姜啸,姜啸也根本不敢相信。

姜啸被岑蓝的凑近吓得四肢都不会动了,脊背僵直地闭着眼睛,颤声解释,“我,我不是故意的,我不能自控,是,不是,那晚……那晚是师祖非要我那样做的!”

他句句属实,却语无伦次。

岑蓝闻言,看着他狂颤的睫毛再度发笑。

片刻松开他,语调陡然正经起来,对姜啸道。

“你睁眼看着我,好好回答我的问题。”

姜啸不得不睁开眼,却被入目的场景惊得恨不能自剜双目。

岑蓝衣袍半解,露出半片肩头,其上斑驳密布,牙印丛生。

她指着一处泛着血色的牙印问姜啸,“这也是我逼你下的口吗?”

姜啸僵成一截木头,眼睛直直盯着那处淤血的牙印,深觉自己真的活不成了。

这个还真的不是……

他嘴唇动了几动,却不知如何解释。

岑蓝拉起衣袍,看着他魂不守舍,面色赤红如血。

她伤处早已经治愈,方才那是故意模仿先前的印记,她伸手将傻愣愣僵成柱子一样的姜啸鬓边散落的发别到耳后,问他,“你多大了。”

“上月师尊摸过骨,说我十八上下……”

岑蓝闻言倒是迟疑了一瞬,这未免也太小了些,比她足足小了三千多岁。

但她的良心一闪而过,抓不住踪影,很快轻笑,“那你是属狗的吗?”

她一语双关,是最寻常不过的调笑。

姜啸却要哭了。

作者有话要说:  姜啸:呜呜呜,我死了,牙印是我自己咬的。

作者:我明白,又恨她,又初尝情事克制不住。

姜啸:呜呜呜。

第6章 傻透了!

“好了,别多想,我又没有怪你,你先休息。”岑蓝眼见着姜啸没出息的要哭出来,便不再继续逼他吓唬他。

她笑了笑,从床边起身,退到不会令姜啸紧绷屏息的距离,而后说,“你师尊姜蛟那边我已经派人去告知过,历练的名额暂且给你留着。左右门派历练也要下月中,既然你不愿食用红莲,这期间我再想想其他办法,看看能不能压制蛊毒。”

姜啸快速抹了眼里将落未落的水雾,抬眼看向岑蓝的后背,这老妖婆真的告知了他师尊他在这里了吗?

姜啸心里安稳了一点点,若她当真告知了,便不会轻易的杀他了吧……毕竟悄无声息的杀他无人敢追究,可若门中知道了他就在这登极峰,后却不明不白的死了,总也会生出流言,于她的名声有损。

况且,况且他师尊一向还算疼他,不会完全不管他!

岑蓝不须猜测,只扫一眼,就能看出姜啸心中想法。

实在是太稚嫩的心性和年岁,浅薄的毫无遮掩般透底,这倒也好,省去许多麻烦,好操控。

毕竟她不喜欢麻烦的任何人和事。

“你先休息,或者稳固下境界,我就在隔壁偏殿,”岑蓝想了想说,“我已经派弟子同你师尊交代过,这些时日你的修为我来指点,你有何不通不懂,皆可问我。”

她语气柔和,说得像真的一样,姜啸却连句话都不敢接。

不过这件事他确实想岔了,因为岑蓝自他醒来和他说的话,虽然确实没几句真的,但这一句倒属实。

她不介意亲自指点他功法,毕竟她图的是姜啸能够动她欲劫,进阶对岑蓝来说是世间第一等重要的事情,对于有用的人,她自然也不吝赐教。

岑蓝退出正殿之后,姜啸总算是缓慢的放松下来,他靠着床脚浑身瘫软酸痛,并非受伤所致,而是过度紧绷的因由。

可很快,看着这殿中摆设,甚至是身下的床被,他又安稳不下来了。

这老妖婆为何突然变化他想不通,竟还将寝殿让与他,自己去了偏殿……

姜啸看着殿中灵雾有序地在这寝殿的上空流动,肉眼竟可以捕捉,这乃是灵力极度充裕的征兆,可见这登极峰上的聚灵阵如何强大。

他久久愣神,其实还不太敢相信他竟然真的死里逃生了,回想这些时日几度生死一线,恍如大梦一场。

接下来他该怎么办呢?

身中束心蛊,他离不得老妖婆百丈之外,更不敢食用她的本命红莲,那他便如同被囚于这登极峰,囚于她身侧,若是寻不到其他的解毒办法,他这一生便只能伴她左右了?!

姜啸想到这里,突兀且凄凉地笑了,他太异想天开,他何来的一生?

此次他虽然侥幸活下来,那老妖婆却说不定什么时候又犯病了,什么神兽兽丹化用不良,这种鬼话说出去鬼都不信!

她就是性情恶劣喜欢戏耍施虐,偏生他倒霉催的不知哪里合了她的癖好撞在她手中,才遭此劫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