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大三千位列仙班第7节

只有稀疏月华的林间,岑蓝周身拢着淡淡银光,朦胧的比月色还要美。

她抓住姜啸,带他朝着登极峰上飞去,速度不快,姜啸看到密林在自己脚下渐渐变小,看到岑蓝带着他穿透滚动的浓黑云海。

看着她拢着银光的长袍在山风之中四散飞舞,姝丽的眉目也在这银光之下温和到极致。

姜啸怔然地看着她,岑蓝拉着他落在登极峰的崖边,便是那天吓唬他要将他扔下去的地方。

她开口说,“我将你的灵力压制,你进阶太快不易稳固,待到时机合适再进阶。”

姜啸不说话,岑蓝抬头看他,“听到没有,你神魂还不够强大,不能在外游荡太久,我现在将你送入身体,会有点难受,忍着。”

岑蓝说完之后,姜啸突然感觉到身体猛地被什么东西拉着下坠,和当时坠崖的感觉一模一样。

可当时畏惧到灵魂的那种绝望,此刻却不复存在,她是真的在帮他……

为什么呢?

姜啸想不通,她是双极门老祖啊,是这世间许多人高山仰止却不得一见的先辈,折辱戏耍他可以说是见不得人的私欲,可帮他是为何?

他不过是门中最最不起眼的小弟子而已。

姜啸猛地跌落到底,下一瞬感官回归,他惊天动地的咳了起来。

池水微动,他撑不住滑腻的池边,跌入了一个人的怀中。

那人以灵力理顺他后背,他整个人的重量都压在其上,下颚就在她湿漉的肩头。

分明是清瘦又纤柔的身体,却能轻而易举的撑住他的重量。

玉髓池中水汽朦胧热度不低,姜啸咳意被安抚下来,不合时宜的想起了那夜她这纤瘦的抚他后脊的手臂,如何攀住他的脖子……

姜啸猛地一僵。

听到岑蓝在他耳边浑然不知的柔声道,“我就没有见过神魂这么不稳还敢出窍去疯的,若是不慎说不定就回不来了你知道吗?”

“以后不能……”

姜啸没有听清她还在说什么,只是盯着她侧颈的一缕湿水弯曲在她颈项的发,无法自控的出神。

作者有话要说:  作者:乖乖你听说过一句话吗?

姜啸:啥?

作者:记吃不记打。

第7章 亲我一下

岑蓝将姜啸的神魂弄回身体后,半拥着给他梳理融合。

她都做好了姜啸回过神要推开她的准备,结果两个人在这水汽袅袅的玉髓池中保持这般亲密相拥的姿势半晌,姜啸只是乖乖地站着,由着她梳理动作,并没有挣扎起身。

这么听话?

岑蓝还有点不适应他这么乖,难道是被吓得不敢再做出反应了?

这倒也不稀奇,听话更好,岑蓝就喜欢听话的。

她手指带着灵力轻柔地抚在姜啸的后脊上,微微侧头正对上姜啸搁在她肩头的下颚。岑蓝对着他透红的耳朵吹了吹,声音懒散中带着笑意,“怎么了,害怕了?”

姜啸这才起身,微微和岑蓝拉开了一些距离,垂头看着她带笑的眉目。

不同于之前岑蓝只想打发他那种不耐和恼怒,这会她是对姜啸有着绝对耐心和图谋的,因此显得格外的温情。

“师祖,”姜啸抿了抿唇,有些难以启齿,但最终还是问,“师祖为我疏阔经脉,压制境界,是……是想要我做什么?”

若是她对他坏,对他很坏,姜啸反倒会心安,之前的种种也印证了岑蓝就是这般肆意妄为的性子。

姜啸心里骂她老妖婆,觉得她坏才是理所当然。

可发现她真的在对自己好的时候,姜啸却很慌张,因为他想不出岑蓝这样的身份,为什么要对他好。

他不过是双极门中最普通不过的弟子,修为一直以来也提升得十分缓慢,就连自己是天生灵骨这种说法,都是他第一次听到,师尊从未对他说过,只叫他勤勉修炼。

岑蓝有些离奇地看着他,她有对他好?

她虽然记不起自己在浑噩的时候对他都做了什么,可岑蓝对于自己有十分充分的认知,总归不可能是好。

不过是阴差阳错令他进阶,却也几次险些当真取他狗命,现在只是给他梳理了下经脉,拉他神魂归位,在他看来这便是好吗?

岑蓝觉得连契约兽都不至于这般的亲人,他这记吃不记打的性子……在门中可少不了要受欺负吧。

她好笑的伸手拢了下他在水下已经有些微松散的腰带,缓声问道,“你觉得呢,我为什么对你好。”

姜啸按着自己的腰带,他身上就这一条亵裤,幸好长发湿漉地贴在前心后背,足够浓密,遮盖住大半身体,不至于让他不自在的躬身。

他看着岑蓝,看她用那双微红的柔美手指,撩着水一下下的泼在他的胸膛,咽了口口水之后,又抿唇,呼吸有些乱。

岑蓝近距离看着他的表情,新奇地发现他抿唇的时候,双颊竟然都有酒窝,看上去十分可爱。许是他这些天都没有笑的原因,岑蓝也是才刚刚发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