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大三千位列仙班第8节

姜啸垂目看了好一会,这才小心翼翼的从池中起身,穿起来。

说是按照他的尺寸便是按照他的尺寸,比他之前那一套合身数倍。虽然制式相同,可无一丝褶皱,且腰身笔挺,袍袖飘逸。

竟然还有发带……

姜啸将头发施法术弄干,以五指拢着用发带端端正正的在头顶束好,墨般的长发顺着头顶散落下来,落在月白色的衣袍之上,如同一幅上好的水墨画,整个人干净清爽白皙透粉,俊秀的眉目满是忐忑。

他抿了抿唇,一对酒窝若隐若现。

他脑子乱糟糟的,确实如岑蓝所想,他倒不至于傻的不可救药,先前几次生死捏在岑蓝手中,她如何恶劣从不曾遮掩。他自然也没有迫不及待的答应做道侣。

不过他想这么许久,也不是一点事情没有想清楚,他准备试探下岑蓝的态度,他要下山回阳真门。

于是他缓缓呼出一口气,从屋子里走出去,岑蓝就坐在软垫上打坐,姜啸缓步走到她身侧,下意识的想要跪,却屈膝到一半顿住,笔直地站着看向岑蓝。

岑蓝察觉到他,睁开眼看向他,对于他这身衣物流露出满意的神色。她抬手朝着姜啸挥了下,像是在对他招手,那衣袍之上便瞬息闪过密密麻麻的符文,又飞速地隐没。

姜啸并未注意到自己的衣物,只是看着岑蓝。

岑蓝抬头看向他,带着温和笑意,“怎么?想清楚了么?”

姜啸慢慢吸一口气,说道,“我想回阳真门。”

岑蓝笑容逐渐消失。

她骤然出手凌空抓着他的衣领,十分粗暴地将他扯到自己的身前。

姜啸吓得差点真的尿出来,他跌在岑蓝的身上,双手按着她的肩头,心脏狂跳。

姜啸心中无声地尖叫,她果然是个老妖婆,一个不顺心就原形毕露,又要折腾他了!

岑蓝伸手抓着他的头发扯得他凑近,贴着他耳边,声音阴沉可怕,“你中了束心蛊不能离开我百丈之外,回阳真门?你想蛊虫噬心而死么?”

其实束心蛊已经解了,两个人什么亲密的事情都已经做了。那蛊虫是乌水沉喂养出来逼她哥哥就范的,鱼水欢好后自然就解了。

可岑蓝用这个东西拿捏姜啸呢,自然不会告诉他。

姜啸头发疼都顾不上了,他感觉到岑蓝生气了,她此刻周身气息十分肃冷,他怕得正要开口求饶,岑蓝却突然松开了他头发,手指掐了下他耳垂。

她吐气如兰,语气瞬间从疾风冷雨转为春风撩人,她说,“非要想回去……倒也不是不行,但你得亲我一下。”

作者有话要说:  姜啸:不……不要脸!

第8章 喜欢么。

亲……亲?!

姜啸一时之间不知作何反应,只是半跪在岑蓝的软垫之上,近距离地瞪着她,惊讶的嘴唇微张。

岑蓝抬头看着他,片刻后啧了一声,“不愿意?那你就在这登极峰上待着吧。仙门历练仙门大比都别想参加了。道侣也不愿做,那就依你做炉鼎,反正只要同我双修上一次,你也就差不多身死魂消了。”

岑蓝说着这样的话,面上竟还是带着笑的,恶鬼都没有她这般可怖。

不过她话音刚落,已经回神的姜啸就非常识相的赶快低头,照着她的侧脸亲上去。他心一横,闭上了眼睛,反正两个人再过火的事情都做过了……

只是他贴上之后发现触感不对,猛地睁开眼瞪大,就见到岑蓝近在迟尺的弯弯眉眼,而他唇端端正正的贴在她唇上,两个人呼吸交缠。

姜啸下意识的便想要后退,是岑蓝留意着他的动作,在他凑上来的时候故意转头。

她自然不会让姜啸就这样退开,而是扯住了他的头发,甚至还在手上缠了一圈,迫使他唇压得更实。

姜啸手掌按着岑蓝肩头,因着这个动作,双膝都跪在她的身前,退不得,岑蓝却也没有下一步的动作。

姜啸咽了口口水,放缓呼吸,反正也这样了,便索性闭上眼不看。他缓慢且生涩地扶住岑蓝的侧颈,微微偏头,嘴唇在她的唇上轻轻辗转。

他不知他的表情演绎的是好一番逼良为娼,而岑蓝本也是逗他,就喜欢看他羞耻难言又不得不照做的模样。

她突然有点遗憾想不起之前折腾他时候的许多记忆,否则也一定很好玩。

姜啸颤巍巍地轻吻,岑蓝知道他是在害怕,可他这般小心翼翼的样子莫名就带着些虔诚的味道。

岑蓝全程都看着他,并没有任何投入的迹象。这世间痴男怨女多不胜数,她却不能够明白这吻为何被描述得那般美好的原因。

不过就是唇齿相缠,到底令人沉醉在哪里?

姜啸并没有亲吻多久,心脏跳得太快致使他的亲吻并不热烈,也未曾堵住彼此的呼吸,他却感觉到呼吸不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