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大三千位列仙班第9节

看样子竟然还算光鲜精神,可见并没有吃什么苦头,且境界……这是连升两级?!

他瞬间眼中又闪过嫉妒,都说师祖喜怒无常,可若能在师祖手下得到指点,也不知是几世修来的福分,偏生让这资质愚钝的傻子给占了便宜,实在令人不甘!

“魏欣师兄,我回来了。”姜啸声音掺着喜悦,注意不到魏欣眼中一闪而逝的嫉妒和鄙夷。他正欲问师尊姜蛟可在门中,便骤然间劈头盖脸被扔了一堆的书籍。

姜啸连忙去捡,魏欣故作惊慌,“哎呀!对不住,是师兄不小心!不过师弟你回来的正好,这些书籍是藏书阁长老要的,过些时日门中历练要用,正好你送去吧。师尊交代了我更重要的事情,我正愁没有帮手,你回来就太好了!”

藏书阁长老性情怪异,十分爱书,这些书籍半点不能损坏沾染灰尘,否则定然要受到处罚。

姜啸顾不得什么连忙去捡,一本本以法术驱散灰尘,没有看出魏欣的恶意,还当他真不是故意,好说话道,“好的,这些书籍我来送,师兄你快去办师尊交代的事情吧。”

姜啸说着还抬头对着魏欣笑了笑,一对小酒窝十分的好看。

岑蓝这么多天也没见他笑,这会乍一见了,心情却没有上扬,而是阴沉了下来。

魏欣“嗯”了一声,迈步便走,姜啸还在傻兮兮地收书籍。

岑蓝因为刻意施法将自己的气息和身形模样都掩藏到最低,所以魏欣全程都未曾注意过她。

只在离开的时候朝着她的方向瞥了一眼,自然也是对于这个模样平平修为几乎可以忽略不计的女修毫无在意。

岑蓝看着姜啸已经将书籍都捡起弄干净,回头对她说,“师祖,我要去一趟藏书阁,你跟在我身后百丈之内便好。”

岑蓝冷笑,“这便是你说的……对你十分好的师兄?”

姜啸点头笑起来,“嗯,魏欣师兄待我很好。”

岑蓝:……

她先前估算岔了,姜啸就是个纯种的傻子。

“你过来,”岑蓝说。

姜啸捧着一堆书疑惑转头,只觉得面前白光一闪。

作者有话要说:  岑蓝:你过来小傻子,我教教你什么是好。

第9章 一个激灵

眼前白光闪过,姜啸就似乎被拉入了一个十分玄妙的状态当中。

他惊觉自己竟然变成了小虫,被一股力量托着悬在半空之中,朝着一个方向推去。

他双臂已经变成翅膀,下意识的挣扎,便骤然间高度上升。他这才看清,他竟然跟在一个人的身后。

这人不是别人,正是先前在门口碰见的魏欣师兄。不过魏欣并没有如他所说的去办师尊姜蛟交代的重要事情,而是在半路上与其他门的弟子结伴而行,闲庭信步的朝着膳堂走去。

“你说你那小师弟姜啸回来了?从登极峰?”走在魏欣身侧的弟子是个修真们中的异类,难得的胖子,突眼大嘴,瞪着眼惊讶的模样活像个大青蛙,连声音也像,一张嘴就能吐出细长的舌头卷走飞虫一样似的。

“门中不是说登极峰最顶是老祖居住的地方,常年寸草不生,连个活物也没有的吗,你这师弟这么好命,竟然还能活着回来啊。”

魏欣听了青蛙弟子这么说话,也没有反驳,只是微微蹙眉。然后他说道,“反正就是回来了,去找我师尊,看样子是要去说参加仙门历练。”

“哈?”那青蛙弟子一张嘴更像个青蛙,“他那点修为进入内门已经是姜蛟师叔开辟阳真门先例,还要参加试练,不是裹乱么。”

魏欣也只是摇摇头叹口气,青蛙弟子说,“你还要在秘境护着他吧,麻烦死了,毕竟也不能让他死在那里,那阳真门都不够丢人的。”

“别说了,走吧,至少他回来了在历练之前还能帮点忙,大不了我去找师尊说不让他参加历练。”魏欣不欲再提,径直和青蛙弟子朝着膳堂的方向走去,没有再交谈。

姜啸将这两个人的话听得真真切切,待那两个人走远了,他突然感觉被什么拉扯着,而后在眩晕和白光中睁开了眼睛。

他还站在原地,怀中抱着一堆书,保持着侧头看着岑蓝的姿势,手臂也不是翅膀,好像刚才那一切都只是幻觉一般。

“听到了么,你的好师兄弟们是怎么看你的?”岑蓝面带讽刺,她声音从来缓若流水,疾言厉色很少出现,其他的情绪也是向来吝啬,可对着姜啸,她却忍不住露出恨铁不成钢的表情。

“你说你得傻成了什么德行,才会觉得这样的师兄弟们是对你好?”岑蓝说,“你到底是怎么长大的?”

姜啸抱着书籍垂头站着,面上表情并不见显而易见的受伤,而是一种认真思考的表情。

岑蓝问他,他就抬头,“一个人。”

他那双狭长的、本该显得十分精明甚至狐媚的好看眼睛,透出了一点天真到让人无语凝噎的傻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