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大三千位列仙班第10节

据守殿弟子说将一个女修给赶出去了,这里哪来的女修,只能是老妖婆。

姜啸不知她为何不直接以本尊进去,可按照她的脾性,没有将守殿弟子扇飞了就是克制,她肯定是气得回到登极峰了吧……

按理说他应该赶紧追过去,可他心口却没有疼,姜啸按了自己心口几次,又运转灵力在经脉中游走,并没有察觉任何的异样。

他犹豫着要不要去登极峰。

但很快他就放弃了,因为登极峰不是随便谁能上得去的。

再者说老妖婆若真的回去,两个人如今距离已过百丈,他没有蛊虫噬心,说不定……说不定蛊虫死了呢。

再或者是老妖婆记错了,她毕竟年岁太大了,老糊涂也说不定。

他抱着侥幸心理回到了阔别多日的修德院,这个时间弟子们大多在上晚课,或者自行寻了清净处修炼。修德院中人不多,没有人注意到他回来了,就像没人注意到他消失数天。

姜啸站在自己的小屋门口,深吸一口气,推门进去。这里并非凡尘俗地,因此他走了数日,屋子里依旧不染纤尘。

他关上门,下一刻滚到自己床上打了好几个滚,浑身每一处都舒坦极了。

他的屋子很小,一张床一张桌子一把椅子,一点能够转身的地方就是了。可没有其他地方让他这么舒服,他小时候住惯了山洞,对这小屋子格外的钟情。

他没有乖乖回登极峰,甚至没去膳房吃东西,随便翻出些先前囤积的干粮点心,吃了些就抱着被子睡了。

月上柳梢,这静谧的只余一人清浅呼吸的小屋子,门悄悄地被打开了。

月光顺着门照进来,映着一个纤瘦的身影走到了床边。

影子慢慢举起手,朝着正熟睡的浑然不知的人脖颈上挥去。

午夜,虫鸣风轻。

姜啸在窒闷的梦境中猛地惊醒,坐起来看清周遭,赫然发现一切都很陌生!

他有瞬间以为自己还陷在梦中,直到他慢慢侧头对上了一个撑着手臂好整以暇地看着他的人。熟悉的脊背发寒的滋味顺着周身弥散,他一个激灵,彻底醒了。

“老妖……”姜啸及时止住声音磕巴道,“师,师祖……你怎么在这里?!”

“老妖什么?”岑蓝声音带着笑,却比噩梦还瘆人。

姜啸头摇的拨浪鼓一样,呼吸乱糟糟的,借着被子的遮掩悄悄朝着床边蹭。

岑蓝轻哼一声,“我为什么在这里?这里是我的床,是我该问你你为什么在这里吧。”

作者有话要说:  岑蓝:(人偷走。)

岑蓝:你在问我?是你自己爬到我床上来的呢。

第10章 你过来。

问题就在这里!

姜啸明明记着他在自己的屋子里睡得十分香甜,为什么会突然跑到这里来的……这里又是哪里!

岑蓝撑着手臂压着笑意看他,姜啸被她倒打一耙,弄得十分慌乱,磕磕巴巴道,“可这里,不,不是登极峰。”

姜啸意思很明显,不是登极峰你为什么在这里。

岑蓝挑眉,“整个双极门都是我的,我在哪里要向你报告么。”

姜啸说是说不过这老妖婆的,打也打不过,虽然他心里认定了是她在捣鬼,却也不敢说。

他只好掀开被子准备下床,别管这里是哪里,只要还在双极门,他就能找到修德院。

可他掀开被子,朝着床下爬的时候,虽然速度也很快了,却也还是被抓住了脚腕。

姜啸本来都没有那么怕老妖婆了。可这半夜惊醒,噩梦与现实交织的情境,让他又找回了毛骨悚然的感觉,加之白天的时候他发现老妖婆消失了没有及时去找她,这在她的眼里肯定是算“不乖”,姜啸心虚啊!

岑蓝两指捏着姜啸的脚踝,看上去像是在捏个什么小玩意,她甚至还翘着指尖,实在是算不上用力。

可姜啸就像是那被捏住了翅膀的飞虫,别说挣动飞走了,心理加上生理的畏惧,他那被捏住的脚踝和半条腿整个都麻了。

这还不算,怕什么来什么,岑蓝开口声音清缓,不带怒意和质问,却让姜啸头皮也一道跟着麻了。

“你白天为什么没有找我?”岑蓝说,“不怕蛊毒反噬吗?你不是一直怕死么,怎么突然就不怕了呢。”

姜啸保持着朝床下爬的姿势,撅着屁股对着岑蓝。他听到这话的第一反应不是别的,而是将头埋在了被子里。

岑蓝笑出了声,姜啸一害怕的时候,总是喜欢做这个姿势,蜷缩起四肢把自己尽量的缩小,又撅起屁股埋起头,好像不看不听危险就会过去。

这是自然界很多被逼到绝路的小动物都会做的姿势,按理说姜啸好歹是个成年人的身形,做这姿态实在窝囊。

可他又做得毫无违和,只着了一身中衣,圆溜溜的小屁股对着岑蓝,乌发如墨的散了一床,半缩在被子里面,没能埋起来的半只耳朵红得厉害,实在是好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