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大三千位列仙班第11节

姜啸犹豫了。

岑蓝说,“你若不在乎蛊虫噬心,我也无所谓,反正你今日白天离我太远,心头血能压制却不能安抚,你体内的蛊虫现如今应该正在准备反噬。你不来就忍着吧,反正你不出这屋子也死不了,我明日早起会救你的。”

岑蓝胡编乱造之后,就像模像样的打了个哈欠,背对着姜啸躺下了。

姜啸又被骗,他并没有感觉到身体任何的异样,方才以灵力游走经脉也很顺畅,他对老妖婆的说法十分的怀疑。

可是他不敢赌,于是岑蓝闭着眼,听着姜啸磨磨蹭蹭的到了床边,最后靠着被子在外躺下了。

岑蓝勾起嘴唇,回身就掀开被子把他卷进来,动作十分熟练,主要是用容天法袍没少卷他。

姜啸眼前突然一黑,本来打算不动,却冷不防腰间揽上一条手臂。

那手臂勒得他有点疼,姜啸扯了下。

“你别动,我不说了两只蛊虫亲近么。”岑蓝语气十分像个花楼里面哄姑娘快]活的人渣。

“可我上不来气了……”被子里闷闷的传来姜啸无奈的声音。

岑蓝将被子朝下蹬了一点,露出两个人的脑袋。

两个人面对着面,姜啸脸却慢慢又红起来,在被子里猛地抓住岑蓝的手腕。

“干什么,这样最有效,你小小年纪的,难不成还得让我再布个合欢阵才行?”岑蓝说得丝毫不羞,姜啸却羞得整个人都要烧起来。

“你骗我,就是要……”姜啸要起身,却被灵力压制得起不来了。

“你放开我,”姜啸着急地低吼,“老妖婆!”

岑蓝许是被他叫得习惯了,竟然也没有生气,“随便你叫,解气么,可我真没骗你,这是最好的压制蛊虫的办法呢。”

“我不!”姜啸脑袋能动,在枕头上摇得一头长发乱糟糟。

“不行!”

“为什么?”岑蓝稀奇地撑着手臂,自上而下地看他,“又不是第一次,这对你我都好啊,你历练的事情我已经同你师尊说好了,你乖乖听话,我随你一起去。”

她说着继续动作,姜啸却将嘴唇都咬出了血,额角青筋跳起,“不行!你不如杀了我吧!”

他说完闭上了眼睛。

岑蓝眯了眯眼,瞬间杀气外泄,她温柔的模样瞬间消失无踪,一双美目满是戾气。

“你跟我玩上了宁死不屈么,你真觉得我枕边会缺人?”岑蓝轻笑一声,裹着威压碾得姜啸涌上喉间的血顺着嘴角流下。

岑蓝抬手正欲将他挥下床,她还真的不缺什么人,若非他令自己欲劫动,她会稀罕?

不过既然他可以,说不定旁人一样可以,她当真不是非他不可。

但她正抬手的时候,求生欲让姜啸急急开口,“这里不行。”

他睁着红透的眼看向岑蓝,满眼哀求讨好,“不是我不行,是……”

他羞耻得将自己又咬出了血,滴在洁白如羽的软枕之上尤其刺目,他颤声说,“是这里不行。”

这里是他师尊的寝殿,怎么能……

岑蓝顿了顿,片刻后周身气息慢慢收敛,伸手碾了下他嘴角的血迹,送到唇边舔了舔,血的滋味腥]咸,却让她笑起来。

作者有话要说:  姜啸:我行,真的。

第11章 你先出去

“因为这屋子是你师尊姜蛟的,所以你觉得……不行?”

岑蓝看着姜啸几近崩溃的小模样,那点没来由的气倒是因为他的理由散了,还顺手给他施了个清洁术。

姜啸点头如捣蒜,“师祖,师祖求你了……别这样,这里真的不行。”

岑蓝稀奇道,“你倒是蛮敬重你师尊,可你师尊最敬重的师尊现在就躺在你床上,你又怎么说?”

姜啸但凡是沾到一点火星,现在已经轰的炸了。

岑蓝不说之前他还没有想到这茬,毕竟他和岑蓝有什么关系,也不是出自他自愿。

但她这么一说,姜啸甚至不敢见他的师尊了,师尊有多么敬重这个老妖婆他是知道的,被他知道了自己干的那些事……姜啸毫不怀疑,按照姜蛟那性子,说不定要一口吞了他嚼吧嚼吧活吃了。

他又多了个崩溃的理由,岑蓝却好笑地看着他表情变化,好玩地撑着手臂捏他脸蛋。

“怕什么,不逼你,就是逗逗你,”岑蓝手指在他面颊酒窝的位置戳个不停,“等你愿意做我道侣,我陪你参加完了仙门历练,回登极峰后再好好的玩。”

至于玩什么……反正不会是岑蓝。

她向来信心十足,按照姜啸的年岁和心性,这场历练结束后,他定会愿意做自己道侣,岑蓝毫不怀疑。

姜啸却连她话中的意思也没有听全,见这老妖婆不再急色地逼迫他了,他这才渐渐的松了口气。

“你乖乖的,我已经让姜蛟安排好了,我会装作一个外门才升上来的普通弟子的模样跟着你一起去参加历练,”岑蓝揉了揉姜啸的头发,又捏了捏他鼻子,“这一路上,可还要劳烦师兄多多照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