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大三千位列仙班第13节

因为他们之间实在是糟糕至极的开始,再者姜啸从来都不觉得,岑蓝是真心的想要跟他这样一个人亲近。

他记忆里面没有所有人都有的家人父母,更没有连妖魔兽都有的家,他仅存的一点记忆就是漫长的孤寂和一个从不与他说话的怪女人。

进入师门之后,师兄师弟还有师尊待他都很好,可这好,并不带任何的亲密,到如今,愿意这样与他亲近的,唯有岑蓝一人。

他闭上眼,感受经脉中缓慢积蓄的灵力,相比于从前那滞涩的经脉,是溪流与奔流江水的区别。

姜啸并不自怜自艾,只要岑蓝不表现杀意,他甚至在内心的深处,并不很抗拒与她这般……他只希望岑蓝不要经常失控,失控之后的她什么都不记得,那样子也未免太可怕。

姜啸悄悄地叹息一声,昨天他昏死过去之后,一定没有去鹤州殿抽签,如今该去问问,不知道师兄们有没有帮他抽签。

被子里温暖柔软,肩窝躺着还在熟睡的人,他没有动。

姜啸以为岑蓝还在熟睡,但岑蓝是何许人也,她永远不可能在任何人的身边毫无知觉地睡去。

因此姜啸睁眼的那一刻,她的意识就已经苏醒,却连呼吸都没有变过一分,自然也察觉了姜啸的小动作。

她在姜啸看不到的地方缓慢地勾唇,这般浅薄的心性年岁,倒也实在好骗,或许无需等到历练回来,他便会死心塌地的跟在自己的身边了。

待到两个人从床上起来的时候,晨光已经斜照在窗扇上,姜啸后来又不慎睡着,竟然睡了个十分香甜的回笼觉。

可醒过来两个人面对面,十分难得的温馨静谧,岑蓝眉目温柔地看着他,长发散落在他的头发之上,发丝勾缠亲密难言,就如同……就如同他们本就同床共枕多年一般。

岑蓝又这时候伸手来摸他的脸,吐气如兰在他的唇边,语调慵懒,“醒了?方才我听阳真殿你的小师弟说,你几个师兄正在找你。”

姜啸眨了眨眼之后,岑蓝又顺着他的下颚朝着被子里看了一眼,“去方便下,憋的难受吧,以后晚间少喝水。”

姜啸坐起来太猛了一阵眩晕,但他顾不得什么,面红耳赤跌跌撞撞的下地穿衣,然后连一眼也没敢回头看岑蓝,一溜烟的跑了。

岑蓝见他身影消失,面上笑意渐渐淡了。

她起身,百无聊赖的在这阳真殿中转,姜蛟的品味实在令人堪忧,若非身为一派掌门实在不好看,岑蓝毫不怀疑他会将殿内密室里的那些金银宝器,一股脑的都镶嵌在房中。

岑蓝派姜蛟去魔界寻有血池的地方,她对姜啸与她的渊源越来越好奇,更好奇他为何能够让自己屡次动欲。

人欲千万种,她自己也弄不清自己屡次动的是何种欲念,但姜啸对她来说,确实特殊。至少能够牵动她两次欲劫的人,不能再太随意的对待,万一一不小心玩死了,再寻一个也不知还有没有这种效用。

她不能对姜啸随意,旁人自然也不行。如同昨日那样重伤濒死的事情不能再发生,而且他修为实在低劣,这般修为出门历练,哪怕有她跟着,万一一个不慎死了,那就不好玩了。

因此岑蓝开始琢磨着为姜啸挑选法器,他手里拿的那弟子剑属实寒酸至极,还有就是在距离下次最终选拔下山弟子之前,好好的让他涨点本事。

岑蓝亲自回了一趟登极峰,在自己的密室当中为姜啸寻法器。不能太厉害,他这点修为驾驭不住反而会被武器操控。

但也不能太差,她密室当中就没有差的东西。

挑挑拣拣了许久,带着东西回到阳真殿,又加固了几层法印,姜啸竟然还没有回来。

岑蓝等的有些许不耐烦,今日也不是弟子对战的日子,这人能去哪里?离开她这么久不怕蛊虫噬心?

她索性出殿去寻,循着姜啸身上的衣物和佩玉,很快在一处幽静的山水间找到了正和几个修士对战的姜啸。

岑蓝隐匿身形和气息,上前凑近查看,便见姜啸被之前那一个牤牛样的修士,一脚踹出老远,撞在不远处的树上又滚到草地上,实在是狼狈至极。

岑蓝:……她都决定暂时不再欺负的人,谁敢欺负?!

她立刻就要现身,然后眼睁睁地看着从地上爬起来的姜啸颠颠的跑到那个牤牛弟子那里,笑出一脸的小酒窝,“谢三师兄指点。”

岑蓝:……

她简直想要转头便走,她怎么会对这样的傻子动欲?动也是杀欲!

岑蓝还没等走,姜啸便又在她身边对着那牤牛弟子说,“三师兄,你刚才那一招再来一次,我看看能不能从侧面躲开……”

然后姜啸就又被一脚凌空踹飞,再跑回来。

岑蓝觉得她年纪大了脾气确实是好了不少,若是从前,她怕是已经不分青红皂白的将这几个小崽子给碾得跪地求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