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大三千位列仙班第14节

这算是姜啸第二次主动亲近她,虽然是在她的诱惑之下。

岑蓝手里抓着焚魂锏扎在地上,撑着自己被姜啸低头压得有些后仰的身形,她顺着他的肩头看向这幽深繁茂的林间树梢,看到听不到焚魂锏清音的飞鸟振翅而去,慢慢地勾起唇。

她喜欢乖一些的人,姜啸如今这样倒是比前些日子听话多了,若此番真能助她渡过欲劫,她倒不介意在修真界为他寻安逸的庇护修炼之处,也算是跟她一场的酬劳。

自然她这般想法,姜啸不可能知道,他满心都是难言的酸楚,咕嘟嘟的如同沸腾的热油。

“师祖,”姜啸紧拥着岑蓝,头挨着她的头,声音也很近地问,“你为何对我如此。”如此好。

岑蓝松开焚魂锏,任由那绝世神器掉落在地,抬起手摸了摸姜啸的长发,哼笑道,“不是说了,想要你做我道侣,这回你可愿意重新考虑了?”

姜啸心脏又狂跳起来,到如今听到这种话,他还是觉得荒谬至极。

为何是他,他有何处能够入得了双极门老祖的眼?

修为低劣,容貌在修真界俊男美女遍地的门派之中,他自认还不如生得一副霁月清风的魏欣师兄……

他嘴唇抿了抿,吭哧了半晌想要答应,却怕极了。

怕岑蓝只是随口说说,怕她并非是因为喜爱自己,而是有其他的原因。岑蓝在他的面前从不曾掩饰心性,姜啸不认为她是个良善温良的寻常女子,他必须考虑自己这条命,若当真从了她的愿,还能有几分活头。

可他又没出息的舍不得这从未曾得到过的温暖,像一条饿得极了不得不咬钩的鱼,纵使身体还在水中,却只等对方提起钩子,生死便由不得他了。

“为什么……”姜啸慢慢推开岑蓝的肩头,近距离地看着她。他眼眶泛着激动的潮红,连嘴唇也咬得色泽格外艳丽,加上本就双唇姣好丰满,像衔着一枚鲜红的小果子。

“为什么是我。”姜啸鼓起勇气问。

岑蓝也不知多少年没有这样被人当面质疑过,片刻后笑了起来,她个子分明比姜啸低了些,但姜啸从来连低头看她,都如同在仰望的。

“我就不能是喜欢你么,”岑蓝伸手捻起他肩头乌黑如墨的长发,“你这么没有自信,这些年双极门门中,没有师姐师妹对你表达过喜欢么?”

还……真没有。

入得了双极门的,无论男女,在修真界那一辈中,都得算是资质上佳的,一心奔着修炼。

就算走双修之道,那也是择选比自己强,或者与自己差不多修为的。谁会向下看,喜欢个修为低劣的小子。模样就更不在考虑的范围,姜啸不算格外出挑,且修真界还缺出挑的男子么?

岑蓝一看他表情,倒也不难猜出他的境遇。若不是自己受兽丹的影响,莫名的捉他找他,而他又恰巧能令自己的欲劫动了,她怕是这辈子也不会注意到门中有这么个小子,哪怕这是她救回门中的。

她稍稍收敛了一些笑意,伴着清风用手指卷姜啸的长发,想到他在门中际遇,很显然和自己当时带他回来的时候,对姜蛟下的命令有关系。

她不想让他死,又不想他过得好,谁敢对他好?那几个师兄弟明显是受到了姜蛟的嘱托,哪怕想照顾他,也几次三番都恶声恶气的,正常人早就对他们厌恶极了。

岑蓝收敛了所有的笑意,抬头看向姜啸紧绷的脸。

他不一样,他一点点的好就能够感恩戴德,哪怕上一刻险些被这个对他好的人杀了,所以他才会说,师兄弟都待他极好。

这般性子,出了双极门要被这险恶的修真界给吃了,可正因为他这软绵到极点的好性子,让他没有错过身边稀薄的善意。

是福是祸,岑蓝一时半会倒也不好说。

“别怀疑,就是喜欢你,”岑蓝说出这样的话,根本不需要去想什么是喜欢,“不然我为什么专门去山下抓你,为什么要为你拓展经脉,又陪你下山?”

姜啸几乎被这话惊得后退了半步,满眼都是难以置信,在登极峰上他被折腾得死去活来,这就是……她的喜欢么。

可她又确实为他拓展经脉助他进阶,随他下山,现如今又赠他法器。

姜啸看着岑蓝,一错不错,想要在她眼中看到他以为的戏谑和玩笑,但是没有。

岑蓝眼中如一片蔚蓝静谧的深海,他站在岸边,只能看到温柔的波涛在水天之间向他层层滚来,推开一层层清缓拂过他的海浪。

一个十几岁的小娃娃,如何能够看穿一个三千多岁老妖婆的心机。

一点点假象,就骗得他手足无措。他慌忙垂下头,很快两只耳朵,甚至整片脖颈都红了起来。

岑蓝看着他的模样,却丝毫没有什么愧疚之心,情爱于修炼大道,是最无用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