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大三千位列仙班第16节

他先前来阳真殿想要见自己师尊姜蛟一面,却被弟子拦住,可现如今他随意出入姜蛟寝殿,却无人拦着。

姜啸猜想或许是师祖交代过这些弟子了,却并不知他腰上的阴阳游鱼佩,不仅仅是能够温养整个门派的灵泉玉佩,还是双极门比长老还要高等的通行玉佩。

上面的符文姜啸修为低微是看不懂的,可但凡守门弟子都经过辨识这些符文的培训,自然能够看懂,虽惊讶,却也没人敢拦他进出。

姜啸一回到阳真殿,岑蓝便问,“吃饱了?”

姜啸点头,岑蓝便对他伸出手,“带上焚魂锏,跟我走。”

姜啸拿出放在储物袋中的焚魂锏,走到岑蓝的身边,低头看了看她的手,想到昨天那些非人的折磨,咽了口口水。

不过他渴望变的很强,渴望得到别人的喜欢,成为被人敬仰敬佩的人,因此他的迟疑只有片刻,便伸手抓住了岑蓝的手。

两个人手掌相握的瞬间,姜啸只觉眼前白光一闪,周身的空间便瞬间扭曲。

下一瞬,两个人便出现在一处野外,漫山遍野的郁郁葱葱,辽阔广博的草原,阳光炽烈地照在头顶,照得姜啸微微眯眼。

“这里是上登极峰的第一阵,”岑蓝松开他的手,面色淡淡,“记住抓稳武器,无论见到什么都不要退,退就是死。”

姜啸也不知是紧张的,还是被阳光照的,手心微微冒汗。

但他极其坚定地点了点头。

岑蓝笑起来,笑得特别好看,姜啸被她的笑容晃得微微失了下神,岑蓝便瞬间消失在了他的面前。

姜啸到这会还不知道岑蓝为什么对他笑得那么好看,不过很快,他就知道了——

惊天动地的魔兽吼叫声传来,姜啸被震得几乎失聪,他来不及去寻找岑蓝去了哪里,才刚刚循着声音回头,便骤然间被铺天盖地的一个大爪子给凌空抽得飞了出去。

五脏移位,腰腹断裂,姜啸连抬手迎一下缓冲的机会都没有,直接看到自己被凌空腰斩,半空中的双腿被浑身覆盖着幽绿色鳞甲、如牛似狗、流着腥臭涎水的丑陋魔兽给抓着吃了。

他甚至都没有来得及细细地去品味死亡的疼痛,就眼前一黑失去了意识。

然而失去意识的下一刻,姜啸猛地睁眼,他竟然回到了阳真殿。

岑蓝的手看起来好像才刚刚放开他的手,他惊魂未定地朝着自己的下半身看去——幸好还在!

“师祖我……”姜啸还未弄清楚刚才到底是真的还是他的幻觉。

岑蓝便微微皱眉,“这么快?”

“什么……”什么这么快。

“去吧。”岑蓝说,“阵法内外时间已经被我调整过,并不流通,你有足够的时间练习。”

下一刻,姜啸眼前再度白光一闪,他又出现在了那片陌生的丛林之中。

只不过他连恐惧在心中聚拢的时间都来不及,便再度被那通天彻地的吼叫声给震得几乎七窍流血。

他什么都来不及想,拔腿便跑,可仅仅两步,他便被兽爪踩成了肉泥。

岑蓝通过阵法看到姜啸死得那叫个稀巴烂,微微不适地皱眉,嫌弃之情溢于言表。

下一瞬,姜啸出现在她面前,满眼都是惊惧,岑蓝点着他脑门道,“叫你不要退,退就是死。”

姜啸嘴唇微张,颤巍巍道,“……不退就不会死么?”

他这样的修为对上那种境界的魔兽,姜啸哪怕没看清也能通过那身形和吼叫声判断出至少那魔兽有五阶的修为!

这无异于以卵击石,要他和那妖兽对战,分明就是拔苗助长。

岑蓝顿了下,而后道,“不退至少不会死得这么难看。”

她把阵法境扯到姜啸面前给他看,“你看看,死得恶心不恶心。”

任谁看了自己的血淋淋的尸体,还是一滩正被魔兽抓着吃的烂泥,也很难承受。

姜啸控制不住生理的反应,“呕”的一声要吐。

可在他吐出来之前,岑蓝又一巴掌把他拍入了阵法之中。

他听到头顶传来的魔兽的怒吼,心中漫上绝望。

又是轻易地被杀。

他反复的回到阳真殿,回到岑蓝的面前。

岑蓝每一次都笑得令人如沐春风,却每一次都心狠手辣的不给片刻喘息的机会再把他给送入阵法。

时间在阵法当中流速极其缓慢,姜啸用一整天的时间见识了自己的百万种死法。

岑蓝一直看着他,倒是不如往日无聊了,每次姜啸死的时候她都看得十分仔细,顺便留意着自己心中欲劫是否有动的趋势。

很遗憾,没有。

但凡她对姜啸生出一丁点的怜悯之心,她都会叫停这场完全越级,完全不对等的战斗。

可她没有,她兴致勃勃地看着姜啸一次次在面前死去,一次次亲手把他送入阵法。

不过姜啸能够在阵法当中待着的时间却越来越长,这种野蛮到极致的对战,求生欲和五感被运用到了极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