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大三千位列仙班第17节

他抓着岑蓝的手,愣了片刻将自己的暖呼呼软绵绵的脸蛋贴在她手背上。

他也不知道自己想要干什么,蹭了蹭之后,又拉到嘴边亲了口。

岑蓝:“……你不会吃药也吃醉了吧。”

“哎!”岑蓝话音未落,姜啸咬住了她的食指指节,力气用得还不小。

岑蓝伸出另一只手要打他,他却又松了力道,只是用牙齿细细密密地轻轻硌着。

这个狗东西,拿她磨牙么!

作者有话要说:  姜啸:师祖,饿饿,抱抱。

第17章 想咬我?

姜啸听着岑蓝一喊,顿了顿,又抬头痴痴地看她。

岑蓝对上他的视线,颇有些哭笑不得,他眼中亮晶晶的,分明是狭长的眼型,都瞪得发圆了,内里看不出什么具体的情绪,一片雾蒙蒙的迷茫。

“醉丹了?”确实,一次服用的清灵丹太多了,清除杂质的效用太好,这是把人清得傻了。

可一般醉丹后的人,都是循着本能行事,他的本能是咬人么?

岑蓝好笑地看着他,问他,“早就想咬我?”

姜啸愣愣的,慢吞吞地点头。

岑蓝眯了眯眼,收敛了笑意。

她一这般,那点岁月静好如梦似幻的仙子模样就没了,眼中锐利冰冷,看人尖锐刺骨,仿佛能够一眼穿透人的皮肉,戳进他的肺腑,挖出他内心深处最深的私密心思般。

这才是属于一个大能修者的真实模样,岑蓝被咬的指节在姜啸的口中转了圈,用指尖按上他的犬齿,“想咬我,还有呢?”

她捏住姜啸的犬齿,姜啸下意识的用舌尖抵了下,岑蓝又掐住他的舌尖,让他动不得。

“是不是还想杀我?”岑蓝凑近一些,带着引诱的意味问他。

姜啸看着她,眼睛都不会眨了一般。

他的眼睛太清澈了,岑蓝甚至能够从这双眼中,看到他纯澈的灵魂,他骗不了她。

可他只是看着她,好像反应不能一般,理解不了岑蓝的问话。

岑蓝用另一只手,以灵力幻化出一把匕首,递到姜啸的眼前,“想用它切开我的脖子么”

姜啸眼珠转了转,低头看了眼匕首,似乎终于听懂了岑蓝说的话,眼睛睁得更大些,慢慢抬起了手。

岑蓝眼神危险至极,姜啸若敢,她便即刻拔下他所有尖牙,让他彻底做个没牙没爪的小傀儡。

可姜啸却没有去抓匕首,而是一把将匕首打翻在地。

他力道用得还不小,“啪”的一声,把岑蓝的手心都打麻了。

岑蓝:……

她松开了姜啸的牙,姜啸却抓住了岑蓝被他打的那掌心,拽到自己的脸边上,看了片刻,低下了头。

温热的气流吹到掌心,岑蓝下意识的瑟缩了下手指,满脸一言难尽。

姜啸双膝跪地,捧着她的手掌,认真至极地低头。墨般的长发随着他的动作散落肩头,遮盖住他痴痴的眉眼,他在撅着嘴吹她的手心。

岑蓝:……真是高估他了,他就是个傻子。

“起来,别在地上跪着,”岑蓝拽回了手,“上床睡觉吧。”

姜啸似乎盯上了岑蓝的手,随着她的动作起身,还朝着她收起的手吹气,岑蓝怀疑他被这上百颗清灵丹给弄成了痴呆。

于是她拉着姜啸上床之后,抓着他手腕探入经脉查看。

灵力充盈饱满,暗伤全部都被温养得不见痕迹,这小子的灵脉又宽了不少,距离下一次进境不过咫尺。

岑蓝探查过他没事,便撤回了灵力,却被姜啸体内的灵力追寻纠缠上来,最后不得不得将探入的灵力留下了。

这人怎么连灵力都这般的缠人?

岑蓝睁开眼看他,姜啸眼珠不会转似的看她,内府经脉对她毫不设防,命门大开简直随手能够碾死。

“看什么,傻子。”岑蓝伸手按在他的脑门上戳了下。

姜啸朝后仰了下,又默默地挪回来。

他抓住了岑蓝的手,又点在了他脑门上。

岑蓝:“……”

她莫名其妙的陪着姜啸玩了好一会点脑袋,姜啸总算乖乖的闭眼躺下了。

岑蓝看着自己又被咬又被抓着按脑门的食指,嫌弃的用清洁术清洁了好几遍,才也躺下了。

她还是头次见人醉丹后完全不见阴暗的私欲,闭着眼感叹姜啸心中倒是意外的纯澈。

一夜好眠,自然说的是姜啸。

姜啸清早起来想起昨晚的事情,虽然他回忆起来总像是隔着层什么,却没有忘。

他躺着回忆了一番,面红耳赤的起身,迅速跑了,去膳堂吃早饭。

膳堂里面这个时间弟子竟然不少,此次秘境的历练,是不拘哪个门派,只要是双极门中的弟子,在选拔中胜出就能参加的。

自然除了双极门,同去的还有修真界其他门派,据说此次秘境乃是已经陨落的上古火乌妖修留下的,名为火乌秘境。